以人為鑒 三國東吳名將陸遜(圖)

三國東吳名將陸遜(圖)

分享

 

陸遜,字伯言,吳郡吳縣人。孫權為將軍之時,陸遜在幕府任職。孫權數次向陸遜請教經世策略。陸遜說:“現在英雄四起,豺狼窺望,想要殲滅敵人平定戰亂,軍隊數量少是不行的,而且山中的賊寇倚仗的是險要阻塞之地。倘若境內不安定,我們就難以遠處征戰。因此將軍要壯大部隊,取其精銳。”孫權採納了陸遜提出的策略,並任命他為帳下右部督。

就在這時,丹陽的費棧接受了曹操的印綬,煽動東吳境內的山越人做內應,起兵反叛。孫權派遣陸遜前去討伐。費棧黨羽眾多,但派往增援的兵馬並不多。陸遜增加軍中的大旗,將大鼓分佈在各處,夜間潛入谷中,擊鼓前行,山越人立刻嚇得四處潰敗。陸遜在東三郡徵兵,強壯的人征為士兵,羸弱的人征為軍戶,最後整編出精兵數萬。陸遜軍隊所到之處,寇盜望風披靡,最後由來已久的寇患終於得到了根除。

呂蒙患病,前往建業。陸遜前去拜訪他,問道:“關羽駐軍邊境,為何遠離駐地呢?”呂蒙回答說:“誠如來言,然而我身患重病。”陸遜說:“關羽自誇驍勇善戰,總是盛氣凌人。近來剛打了勝仗,意驕志逸。他只想着北進中原,不特別在意我們。如今又聽說您生了病,必定更加不防備。現在我們出其不意,一定可以將他擒獲。您見到主公時,要好好地謀劃一番。”呂蒙說:“關羽向來勇猛,不可小覷。況且他已佔據荊州,大行恩信。再加上他最近打了勝仗,膽勢益盛,恐怕不好對付。”

呂蒙到建業後,孫權問他:“誰可以接替你呢?”呂蒙答道:“陸遜深謀遠慮,才智過人。他的言談舉止,可以擔當大任。他沒有威名,關羽也不會把他放在眼裡。沒有比他更好的人選了。倘若要用他,就讓他行事低調,暗中觀察形勢,然後可打敗關羽。”孫權於是召見陸遜,任命他為偏將軍右部督,接替呂蒙的職守。

陸遜到陸口後,給關羽寫書信說:“之前我看到將軍治軍有方,一個小小的軍事調動就能殲滅掉比自己多幾倍的敵軍,何等的威武雄壯!敵國失敗,有利於我們的同盟。我聽到捷報後,撫摸着手中的符節,真想跟着您即刻席捲天下,重新興復漢室。我剛剛來到陸口上任,非常仰慕您的威名,急切渴望得到您的指教。”又道:“于禁等人被您擒獲,四面八方的人都讚嘆不已,認為將軍功高蓋世。即使當年晉文公的城濮之師,淮陰侯的拔趙之略,都遠不如您。聽說徐晃等曹軍將領懼怕您的勇猛,裹足不前。曹操是個狡猾的奸賊,不會善罷甘休,恐怕他會增加部隊,妄圖洗刷前恥。雖說曹操年紀大了,但仍然很驍悍。況且捷戰之後,一般人都會犯輕敵的毛病,古人的訓導應該牢記在心。真誠祝願將軍能旗開得勝,全殲敵軍。我一介書生,忝居高位,聽聞近鄰的威德,高興得不知所措,這雖說不合乎常情,心裡卻一直有這樣的想法。”關羽看到陸遜的信中都是謙卑之語以及對他仰慕的話,就大為放心,不再留意東吳軍隊的動向。陸遜把情況稟報給孫權,力陳關羽可以順利擒獲。孫權暗中增兵,逆流而上;任命陸遜與呂蒙率領先頭部隊展開進攻。陸遜的軍隊一到就攻克了公安、南郡。

黃武元年,劉備率大軍來到東吳西部邊界。孫權命陸遜率領五萬人禦敵迎戰。從巫峽、建平一直到夷陵邊界,劉備駐軍有幾十處,真可謂大兵壓境。劉備用金銀官爵引誘夷人參戰,又命將軍馮習為大督,張南為前部,趙融、廖淳、傅彤等人各為別督。劉備先派遣吳班率領數千人在平地紮營,進而向東吳挑戰。

東吳諸將都想出去迎戰,陸遜說:“這其中必定有詐,暫且觀察一下。”劉備看到東吳沒有什麼反應,只好讓埋伏在附近山谷中的蜀軍出來。陸遜說:“之所以沒有聽從諸位的建議去迎戰吳班,是因為我揣測到這裡邊必定有詐。”

陸遜上疏孫權說:“夷陵是個要衝,更是國家的重要關隘。雖然容易取,但也容易失去。失去它,不止損失了一郡之地,荊州的安全也必然受到影響。現在要奪取夷陵,以順乎天意。劉備違反天地綱常,不守好自己的疆界,寇犯我國邊境,就是自取滅亡。臣下雖然沒有什麼才能,但憑藉陛下的威名,順天討逆,擊敗劉備在此一舉。考察劉備一生的戰績,發現他總是敗多贏少。這樣來看,他不足為慮。臣起初還唯恐他水陸並進,誰知他捨棄舟船,採取陸地行軍的方式,處處結營。我觀察了他的軍營布置,必定不會再有其他變化。伏願主公高枕無憂,不必挂念。”

諸將都說:“進擊劉備應當在最開始的時候,如今竟然放他進入邊境五六百里,讓他囂張了七八個月。他們在所有的要害之處都已防守得很牢固,現在進攻肯定不利。”陸遜說:“劉備非常狡猾,見多識廣。他的軍隊剛開始集結時,一定都士氣高昂,我們不能硬碰硬。但是他們待的時間久了,占不到我們的便宜,兵將都神情沮喪,所以防守必定鬆懈。消滅蜀軍就在今天。”陸遜命人先攻打一個軍營,結果沒有得勝。諸將都說:“此戰不過是讓士兵去白白送死罷了。”陸遜說:“我已有破敵之術了。”命令每個士兵都手持茅草,打算用火攻的辦法對付蜀軍。

看到蜀軍營地火起,陸遜命令所有軍隊發起大反攻。東吳斬殺了張南、馮習以及胡人頭目沙摩柯等人,擊破蜀軍四十餘營。劉備的將領杜路、劉寧等人被逼得走投無路,只好下馬請降。劉備登上馬鞍山,讓士兵圍着自己來禦敵。陸遜督促各軍四面圍攻,蜀軍頓時土崩瓦解,死傷無數。劉備慌忙趁夜逃跑。驛站士兵燒了軍服斷後,劉備才得以逃回白帝城。蜀軍的舟船器械、軍資物品毀棄無餘,屍骸漂流,塞江而下。劉備羞憤至極:“我竟然被陸遜羞辱,這難道不是天意嗎?”

起初,孫桓在夷道進擊劉備的先頭部隊,遭到蜀軍的圍困。孫桓向陸遜求救,陸遜說:“不可以去救。”諸將說:“孫桓乃是王公貴族,現在被困,為什麼不救?”陸遜說:“孫桓很得軍心,城堅糧足,不必擔憂。等我的計策施展後,即使不去救他,他也能自己解圍。”等陸遜施展火攻的計謀成功後,劉備潰敗,孫桓之圍自然就解了。孫桓見到陸遜,說:“以前我埋怨將軍見死不救,直到今天,才知道你調度有方。”

最初在抵禦劉備時,陸遜手下的將領要麼是孫策時的舊將,要麼是王室貴戚,都很驕橫,時常不聽從號令。陸遜提劍砍在案上,說道:“劉備天下知名,曹操都忌憚他。如今他在吳國疆界之內,是個不折不扣的強敵。諸君都蒙受國恩,應當團結一致,擊敗劉備,以報皇恩。若不順從號令,則不能達到這個目標。我雖只是個書生,但受命於主上。國家之所以讓諸君受我的節度,就在於我有一點值得稱道,那就是能夠忍辱負重。如果大家都各行其是,我們怎能打贏這場戰爭!軍令如山,不可冒犯!”直到擊敗劉備,而且計謀大多出自陸遜,諸將這才對陸遜心服口服。

孫權問陸遜:“當初為什麼不把違抗軍令的部將上報給我?”陸遜回答道:“我受恩深重,擔任的職務已經超過我的才能。這些將領或是親信,或是勇將,或是功臣,他們都是國家需要的人才。臣下雖駑鈍,但一直努力效仿當年藺相如的道義,以完成國家交給的重任。”孫權大笑,加拜陸遜為輔國將軍,擔任荊州牧。

劉備不久病亡,兒子劉禪即位。諸葛亮向孫權提出聯合抗魏的建議。這時由於形勢的需要,孫權立即命令陸遜給諸葛亮一個肯定的答覆。孫權讓人刻了一枚自己的印章,置於陸遜的住所。孫權寫給劉禪、諸葛亮的書信,常常交給陸遜觀看,讓他評判合適與否;陸遜若有改定之處,就加蓋孫權的印章。

黃武七年,孫權讓鄱陽太守周魴引誘魏國大司馬曹休來犯。曹休舉兵進攻皖地。孫權任命陸遜為大都督前去討伐曹休。曹休倚仗兵精馬多,便與陸遜交戰。陸遜率領中軍,令朱桓、全琮為左右兩翼,三路俱進,順利擊敗了曹軍。陸遜追亡逐北直到夾石,俘虜曹軍萬餘人,曹休的軍械、糧食也盡歸東吳軍隊。曹休回到家後,背部發毒瘡而死。陸遜凱旋,孫權將御蓋賜予陸遜,讓他在出入殿門時使用。凡是孫權賜給陸遜的物品都是御用之物,必定是上好的珍品,當時東吳其他人臣所受到的待遇都不及陸遜。

嘉禾五年,孫權北征,命陸遜與諸葛瑾攻打襄陽。陸遜派遣韓扁去給孫權送信。韓扁在回來的路上,遇到敵軍而被俘虜。諸葛瑾聽說後非常恐慌,給陸遜寫信說:“賊人抓到韓扁,必然知道了我們的底細。主公已經順利回京,現在河水乾涸,我們當務之急是趕快撤退。”陸遜沒有答覆,照常催人種豆,和將領們照常下棋射箭。諸葛瑾說:“陸遜一向有謀略,現在這樣做一定有原因。”於是親自來見陸遜,陸遜說:“敵人知道主公已經回去了,就不會再害怕,而要專心對付我們。再說他們已經守住要害之處,監視我們的行動。因此我們應當保持鎮定,以迷惑他們,然後想出對策,這樣才能全身而退。如果馬上撤退,敵人一定認為我們膽怯了,必然要追上來,這樣對我們很不利。”陸遜於是和諸葛瑾秘密商定計策。

諸葛瑾率領舟船,陸遜率領所有兵馬,向襄陽城進發。敵軍一向忌憚陸遜,急忙撤回城內。陸遜虛張聲勢,從容行軍。敵軍不明實情,都躲在城中按兵不動。東吳軍隊到達白圍後,陸遜借口要停下來打獵,暗中派遣將軍周峻、張梁等人襲擊江夏新市、安陸、石陽等地。周峻等人突然而至,城外的敵軍紛紛後撤,擁向城門,造成了城門的擁堵。守城敵軍不得不砍殺了很多堵在門口的士兵,關上城門。東吳軍隊趁機斬殺了城外的敵軍將領,俘虜了幾千名士兵。陸遜對俘虜都嚴加保護,不讓東吳兵士欺侮他們。俘虜的家屬前來探望,陸遜也不禁止。陸遜對那些死了妻子兒女的俘虜都會發給衣服和糧食加以撫慰,然後把他們釋放遣還。遇到仰慕而來投奔的人,陸遜總是親自去迎接。

魏國江夏太守逯式掌握兵權,經常為害邊境。但他與魏國老將文聘向來不和。陸遜聽說後,就偽造了一封答覆逯式的書信,寫道:“收到你的來信,才知道你與文聘有矛盾,勢不兩立。得知你來歸附吳國,我立刻將你的來信秘密上報主公,並率軍在此相迎。這件事應儘快地悄悄辦好,定下準確的時間。”陸遜讓人把書信放在邊界上,逯式的士兵撿到書信後拿給逯式看。逯式看後惶恐不安,急忙送妻子兒女回洛陽。因為這件事,將士都不再信任親附逯式,不久他就被罷免了。

赤烏七年,陸遜成為東吳丞相。陸遜死後,二兒子陸抗襲繼承了他的爵位。

《孫子兵法·軍爭》篇有:“夜戰多火鼓,晝戰多旌旗。”夜間作戰要多使用火光和戰鼓,白天作戰要多用旌旗。陸遜討伐山越人時,增加大旗的數量,將戰鼓分佈在多處,通過壯大軍威來迷惑敵軍。《孫子兵法·計》篇有:“出其不意。”在敵人意想不到的情況下,採取突然襲擊。陸遜認為呂蒙稱病,關羽會放鬆警惕,主張出其不意地消滅關羽。《孫子兵法·計》篇有:“卑而驕之。”輕敵之人,要設法使其更加驕傲。陸遜給關羽寫的書信中,謙卑之意溢於言表,使得關羽不再防範自己。《孫子兵法·行軍》篇有:“其所居易者,利也。”敵人不據險要而占平地,肯定有陰謀。陸遜認為吳班在平地設營,其中必定有詐。《孫子兵法·軍爭》篇有:“避其銳氣,擊其墮歸。”避開敵人的銳氣,等敵人鬆懈、疲憊後再出擊。陸遜認為劉備的軍隊在剛開始集結的時候不宜攻擊,而要等到他們疲憊的時再攻擊,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孫子兵法·九變》篇有:“愛民,可煩也。”只知道愛民,就會被敵人煩擾,從而陷於被動。陸遜認定孫桓沒有危險,就沒有顧惜他,救援他。《孫子兵法·虛實》篇有:“我不欲戰,乖其所之。”不想與敵交戰,而設法改變敵人進攻的方向。陸遜在大兵當前之際,照常種豆下棋,敵軍因此不敢輕易冒犯。《孫子兵法·計》篇有:“親而離之。”要想辦法離間親密團結的敵人。陸遜偽造書信,離間了魏國將士和太守之間的關係,從而達到驅除逯式的目的。

(責任編輯:文恩)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