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鑒 張釋之忠正廉明 天下無冤(...

張釋之忠正廉明 天下無冤(圖)

分享

【新三才綜合整理】 張釋之,字季,西漢南陽堵陽(今河南方城東)人。曾事漢文帝、漢景帝二朝,官至廷尉。以工作務實,執法公正,不畏權貴而聞名於世。

公正直言得重用
他由於三次公正直言,秉公執法,受到了漢文帝的重用。

第一次,當時他還是侍奉皇帝的一個小官,叫偈者僕射。有一次,他隨皇帝到皇家野生動物園遊玩。文帝問公園負責人這裡有多少禽獸,還問了一些其他的問題。這個負責人答不上來,弄得瞠目結舌。這時他旁邊的一個人上前替他回答了文帝提出的問題,並夸夸其談,顯示出很健談的樣子。

文帝聽了,很讚賞他,要下旨提拔這個人。張釋之看這個人說話有點言過其實,就上前阻止說:“您認為絳侯周勃和東陽侯張相如這兩個人怎麼樣?”

文帝說:“他們兩個人都是忠厚長者。”

張釋之說:“您既然知道這兩個人都是忠厚長者,為什麼還要提拔這個人呢?周勃和張相如平時說話雖然有點口吃,不能很好地表達他們的意思,但他們的人品為人稱道,當官一樣很稱職。難道您要讓大家學這個夸夸其談、嘴尖舌巧的人嗎?”

文帝聽後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就沒有提拔這個人。回宮後倒把張釋之提拔為負責皇宮警衛的公車令。

張釋之任公車令期間,太子(劉啟)與梁王共車入朝,他倆到了皇宮的大門口還不下車,直闖入宮。違反當時宮衛令“諸出入殿門公車司馬門,乘軺傳者皆下,不如令,罰金四兩”。張釋之是負責皇宮警衛工作的,飛奔上前攔阻,不准他倆進宮,並且向皇上彈劾他倆不敬之罪。事情鬧到了太后那裡,文帝脫下帽子請罪說:“是我沒有教導好兒子。”太后讓人拿了寬赦兩個皇子的詔書送到張釋之那裡,張釋之才准許兩位皇子進宮。

從這件事上,文帝感到張釋之剛正不阿,提拔他為中郎將。

一次,張釋之隨文帝去霸陵,文帝登上北山,對隨行人員說:“如果用北山上堅硬的石頭做棺木的外槨,再用萱麻、絲棉調上漆,塞在棺木的外槨之間,還有誰能撬開它呢?”

隨從大臣好多人都說文帝說的對。

這時張釋之走上前說:“如果用很多的金銀珠寶進行厚葬,就會使人產生慾念去盜墓。那麼,即使用鐵水把棺木包起來,也會有空隙讓人盜。如果不用金銀珠寶而薄葬,就不會引起他人盜墓的慾念,即使不用堅石做棺木,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後來赤眉之亂,皇帝和后妃的幾乎陵墓均遭盜掘,唯漢文帝陵墓完好,因為他們知道漢文帝墓中沒有貴重物品。

文帝稱讚他說的對,又提拔他擔任了廷尉。廷尉是當時國家最高的司法機構的負責人。

縣人犯蹕
張釋之當上了廷尉之後,不畏權貴,秉公執法,剛直不阿,依法辦事,受到了皇帝信任和和百姓的好評。

一次,漢文帝出巡至中渭橋,有人違反蹕(交通管制)令,突然從橋下竄出,驚嚇到文帝乘馬。文帝大怒,把這人交給廷尉張釋之治罪。經審訊表明,此人在橋下躲避皇上的車駕,誤以為車駕已過,急着回家,沒想到驚嚇了御馬。張釋之認為此人是偶然的過失,只是違反了“清道令”,張釋之依法“蹕先至而犯者罰金四兩”判處罰金後釋放。文帝認為判決過輕。張釋之以“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為由,拒絕加重判決。

天下無冤
後來,有人偷竊了漢高祖廟中神座前的玉環。漢文帝對竊賊敢於盜祖廟大為惱怒。盜賊很快就被抓到了。漢文帝下令把盜廟賊交給廷尉嚴加懲治。張釋之依據西漢法律中規定的偷竊宗廟的珍寶、服飾、器物的條款,判處盜賊斬首示眾的“棄市”刑罰。

張釋之把這個判決上奏,漢文帝勃然大怒,責問張釋之:“這個賊無法無天,為非作歹,竟敢盜竊皇家祖廟中的玉環器物。我所以把此案交給廷尉去處治,就是要你嚴加懲處,判以滅族重刑。可是你卻像辦平時其它案子一樣,只是按照法律條文的規定,上報判處的意見。你這樣處置他,怎麼能夠維護先帝的尊嚴呢?再說也違背了我尊奉祖先,恭敬、孝順的心意。”

張釋之脫帽叩頭謝罪,口裡卻依然據理力爭地辯駁說:“根據法律規定將竊賊判處‘棄市’就是最重的了。到底是判斬首棄市罪還是判滅族罪,應該按照罪行情節的輕重來定。現在要是對盜竊了宗廟中的玉環器物的賊就判以滅族罪的話,那麼有朝一日,再有個膽大妄為的亡命之徒,若公然去挖掘祖廟,到那時陛下又將用什麼刑罰來加以懲治了呢?”

漢文帝聽後沉思不語,下朝後與太后商量,並接受了張釋之的判決。

由於張釋之執法嚴明,依法辦事,不以個人好惡來論罪,對皇上也不阿諛逢迎,所以在他任廷尉期間避免了許多冤案,得到了當時百姓的稱頌。歷史上記載說:“張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冤民。”

面對侮辱,坦然接受
當然,張釋之不阿諛權貴,依法辦事,也招來達官貴族的忌恨。漢文帝死後,漢景帝即位。張釋之知道有人會藉機報復,故託病準備辭官。這時,有一個叫王生的老人來到張釋之辦公的衙門,當著眾多的公卿大人,對張釋之說:“你替我把襪子脫下來。”張釋之照做了。過了一會兒又對張釋之說:“你給我把襪子穿上。”張釋之當著眾人,跪下來為王生老人穿好了襪子。過後,許多人責備王生老人為什麼要在衙門當著眾人這樣侮辱廷尉張釋之?太過分了!

王生意味深長地說:“我又老又貧賤,自己這一生都沒有對廷尉張釋之做過什麼好事,也不知怎麼樣來報答他。張廷尉是如今全國有名的德高望重的大臣。所以我故意耍弄他,讓他為我脫襪穿襪,是想藉此提高他的聲望。”

張釋之沒有責怪王生的無禮,反而恭恭敬敬的按照老人的要求去做,使當時在場的公卿大臣更加敬重張釋之的為人。

王生老人為了提高張釋之在君臣中的聲望,甘冒犯戲弄大臣之罪的危險。這說明張釋之受到了當時廣大臣民的敬慕。他公正廉明、以法治國的精神歷來受到稱頌。

(責任編輯:香香)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