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鑒 九朝良臣 心念蒼生(上)(...

九朝良臣 心念蒼生(上)(圖)

分享
契丹地理之圖,元至正四年(1344年)雕版墨印,現藏中國國家圖書館。地圖中主要表現當時中國北方的山川大勢、京府州鎮、長城關塞以及鄰國部族等內容。

 

【新三才首發】元代的蒙古帝國地跨亞歐,溝通了中原與西域各國之間的文化和經濟聯繫。很多少數民族深受漢文化影響,不僅生活習俗大大改變,而且在文化上也濡染了幾千年中原傳統文明的精華,湧現出精通詩文書畫,善於治國的良臣。

元代統治者將民眾劃分為蒙古人、色目人、北人、南人等不同等級。雍古部是元代色目人中受漢文化影響較深的部族。雍古部,又譯作汪古、王孤、甕古、旺古、汪骨、汪古惕等,金元時期生活於陰山以北地區。據《史集》載,金朝皇帝為了防禦蒙古、克烈、乃蠻等部,築了一道城牆,交給該部守衛。這道城牆在蒙古語中稱為atkū,因此該部得名汪古。從族源上,雍古部可追溯到唐代遷居陰山地區回鶻​​人的後裔。雍古處於漠北草原文化與農耕文化交彙的地帶,許多人通曉多種語言文字,文化水平較高,甚至有的家族在元代得到重用,出將入相,而趙世延則是雍古部中的佼佼者。
趙世延石像
趙世延(1260~1336年),字子敬,是雍古部名臣,元代傑出的政治家、文學家。他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性格耿介清廉,不畏權貴,敢於直言進諫。他從政近五十餘年,經歷了元世祖、成宗、武宗、仁宗、英宗、泰定、文宗、寧宗、惠宗等九朝,先後在雲南、湖北、江南、山東、安西(陝西)、紹興、四川、陝西、江浙、大都等各路及行省擔任要職,其官職涉及樞密院、御史台、中書省等重要部門,其中任職檢察部門時間最久,晚年官至翰林學士承旨、中書平章政事。他關心軍國利弊,知無不言,具有悲天憫人、心念蒼生的博大胸襟,被譽為元代“九朝良臣”。同時,趙世延漢學功底深厚,擅長文學詩詞,文章與書法造詣都很深厚,與元代文人趙孟頫、虞集等交往密切。至順元年(1330年),他奉命與虞集負責編修《皇朝經世大典》,因編修有功而受封為魯國公。
一、顯赫家世 懷柔西南
清順治年間的雲中府地圖
趙世延的先祖生活於雲中塞上(今山西大同境內)一帶。在宋末元初社會變革的時代,趙氏家族以勇敢善終而聞名,成為元朝顯赫一時的大家族。趙世延的祖父按竺邇(1194~1263年),自幼父母親雙亡,寄養在外祖父黑水千戶術要甲家。當時人將“術”訛讀為“趙”,稱他為“趙要甲”,遂改姓為趙,後世均以趙為姓。按竺邇自幼精於騎射,驍勇善戰,年輕時追隨成吉思汗西征南討,屢立赫赫戰功,被封為蒙古漢軍徵行大元帥,受命長期鎮守四川,故舉家定居成都。窩闊台時期,他轉戰西北、西南地區,先後參加了滅金滅宋的戰役,為元朝的統一屢立奇功。忽必烈即位後,賜按竺邇“璽書褒美,賜弓矢錦衣”。延祐元年,仁宗追封他為秦國公,諡號武宣。按竺邇有十個兒子,其中徹理、國寶最為有名。
1907年的大同府城牆照片
趙世延的父親趙國寶也是進攻四川的先鋒軍統帥。中統元年(1260年),趙國寶統率元軍先鋒部隊進攻重鎮重慶,迫使南宋守將張實投降。他採用溫和的懷柔手段,勸說吐蕃酋長勘拖孟迦入朝,因功授三品印,為蒙古漢軍元帥,兼文州吐蕃萬戶府達魯花赤。此後,他又勸說扶州諸羌大酋長呵哩禪波哩揭歸附,使其受封萬戶。趙國寶治理文州時,有善政。他以儒家仁政思想治理少數民族,使其主動歸順,穩定了西南地區。仁宗追封他為“梁國公”,諡號忠定。
二、民生休戚 直言進諫
趙世延自幼聰慧,喜好讀書,二十歲時,就得到忽必烈的召見,送入樞密院御史台學習。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時年二十四歲,出外為官,任承事郎、雲南諸路提刑按察司判官,協助省臣出兵平定烏蒙蠻的叛亂。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趙世延提升為監察御史,當時恰逢桑哥任丞相,把持朝政。桑哥善於斂財,濫印鈔幣,加重賦稅,專事搜刮,以至於民怨沸騰。趙世延果斷採取行動,與同僚彈劾丞相桑哥不法,但奏章被桑哥的親信趙國輔所扣押,其餘五位官員均遭桑哥報復被排擠出朝,惟有趙世延因年輕而得以倖免。不久,趙世延受命調查平陽郡監也先忽都的巨額貪污案,審訊董仲威殺人案,均秉公執法,處理公允。
元成宗時期,趙世延先後任山東肅政廉訪副使、江南行台治書侍御史。武宗至大四年(1311年),他調任中奉大夫、陝西行台侍御史,身為言官,他堅持原則,對於禍國擾民之事敢於直言進諫。當時,雲南行省邊境八百媳婦國(今泰國北部、緬甸東北部、泰國清邁周邊)發生叛亂,志大才疏的右丞劉深率大軍征討,因路途遙遠、水土不服等原因,慘遭失敗,全軍覆沒,劉深被斬首。而好大喜功的皇帝與樞密院大臣不甘心失敗,準備命右丞相阿忽台率大軍繼續征討。而趙世延認為解決民族矛盾的根本在於收服人心,反對軍事鎮壓,主張委派能臣,緩和民族矛盾。
八百媳婦國是古代滇南的一個小國,位於今天的泰國清邁與緬甸撣邦一帶地區,傳說其酋長有妻八百,各統一寨,所以號稱“八百媳婦”。
於是,他多次上書,反對出兵遠征八百媳婦國。他極力諫言:“蠻夷事,在羈縻,而重煩天討,致軍旅亡失,誅戮省臣,藉使盡得其地,何輔於國?今窮兵黷武,實傷聖治。朝廷第當選重臣知治體者,付以邊寄。兵宜止,勿用。”然而,樞密院臣卻以為用兵國家大事,“不宜以一人之言為興輟”。趙世延依然堅持上書,在他的勸阻之下,元廷最終放棄了武力征討的做法,而是推行招撫的策略,緩和了與八百媳婦國的矛盾,為其日後的朝貢鋪平了道路。
延祐元年(1314年),趙世延升任參政知事,兼管國子學,任中書省僅二十個月,即升任御史中丞。延祐三年(1316年),升翰林學士承旨,兼御史中丞,劾奏權臣太師、右丞相帖木迭兒十三大罪。帖木迭兒為人狡黠貪婪,專橫貪虐,在答己皇太后庇護之下,結黨營私,罔上欺下,打擊正直不肯依附於他的官員。武宗去世後,皇太后任命帖木迭兒為右丞相,仁宗即位,仍以為相。趙世延上書彈劾他的十三條不法罪行,以其罪行應當處斬,仁宗聞奏大怒,砸碎帖木迭兒太師印,詔奪其官職,並欲斬首。但帖木迭兒藏匿於答己太后的興聖宮近侍家中,因仁宗不願忤逆太后,僅以罷官了事。不久,趙世延升為翰林學士承旨,仍兼任御史中丞。 1320年,仁宗去世,帖木迭兒被皇太后重新起用,再次任中書右丞相,獨攬朝政,對彈劾他的官員蓄意報復。當時趙世延任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被鐵木迭兒陷害入獄。英宗對帖木迭兒陷害趙世延之事瞭如指掌,在英宗與丞相拜住的庇護之下,趙世延才免遭毒手。不久,帖木迭兒病死,趙世延才再次獲釋,擺脫魔掌。
(待續)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