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鑒 九朝良臣 心念蒼生(下)(...

九朝良臣 心念蒼生(下)(圖)

分享
圖中碑文為趙世延所作,著名書畫家趙孟頫(1254﹣1322)手書。
 
三、仁政愛民 發展經濟
 
【新三才首發】趙世延是一位體恤百姓疾苦,仁政愛民,重視發展地方經濟的官員。他曾在陝西、四川、湖北、雲南等地任廉訪使及平章政事等職,關心民間百姓疾苦,革除弊政,維修水利,開荒屯墾,深受當地百姓的愛戴。
 
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趙世延轉任奉議大夫,出任江南湖北道肅政廉訪司事。他訪查民情,關心民間疾苦,積極倡導儒學,興辦學校,撤毀淫祠,開啟民智;他還關注水利工程的修建,修復澧陽縣壞堤,維修河堤,平息水患,發展農業生產,設立義倉,救濟貧困百姓,懲治豪強地主,頗有善政。
 
大德十年(1306年)世延調任安西路總管。安西路乃故京兆(今西安市)省台所治,是西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號稱“會府”。歷來政務繁多,而其前任官員敷衍塞責,導致壅滯積案達三千件。趙世延上任不到三個月,便全部處理完畢。陝西省發生飢荒,省台商議擬上奏朝廷要求賑濟,趙世延說:“救荒如救火,願先發廩以賑,朝廷設不允,世延當傾家財若身以償。”遂發稟賑災,救活者甚多。
 
他曾兩次在巴蜀地區任職,元武宗至大元年(1308年),任四川肅政廉訪使,任內清除積弊,為民除害。他還組織當地百姓,維護、整修和疏浚都江堰,使成都平原大獲其利,使深受戰亂之禍的天府之國重現繁盛的景象。延祐五年(1318年),他進職光祿大夫、昭文館學士、宋大都留守乞補,外拜四川行省平章政事。為了解決四川等地軍民飢荒問題,趙世延決定在重慶路立屯田,利用江津、巴縣一帶閒田783頃,召軍上1200餘人墾種,當年就獲粟11700石,從根本上解決了軍民的飢荒問題,減輕了百姓的負擔。因此,他深受當地吏民稱讚,受到當地百姓的愛戴。
四、重視文教 編纂典籍
 
趙世延在元代還是與馬祖常、虞集齊名的大文學家。他漢學修養深厚,詩詞、文章、書法造詣都很深厚,可惜流傳至今的作品不多。 《元詩選》收錄其詩七首,《全元文》中收錄文章17篇。他晚年負責編纂《皇朝經世大典》,因編修有功而受封為魯國公。而且他一生始終關心教育事業,重視人才的培養,負責編纂
大型圖書,為中華文化的承傳做出了貢獻。
 
《皇朝經世大典》插圖,原書今已散佚,僅部份殘存。
延祐二年(1315年),元朝首開科舉,知貢舉為平章政事李孟,讀卷官為參知政事趙世延與集賢大學士趙孟頫。此年,元代文學家許有壬參加科舉,趙世延為此次會試的讀卷官,對他大加賞識,大力拔擢他。許有壬中進士及第,授同知遼州事,兩人結下深厚的座師與門生情誼。趙世延有一女趙鸞,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精通經書,還善於彈琴,為當時一才女。許有壬喪偶後,娶趙鸞為繼室,趙世延與許有壬結成翁婿之誼,兩人在政治與學術上合作頗多。
 
元仁宗延祐三年(1316年),趙世延自捐薪俸,在四川綿竹城北二十里張軾故居紫雲居修建書院。書院歷時兩年,於一三一八年竣工,落成後,元廷下詔,賜名紫巖書院。泰定四年(1327年)十月至十二月,任中書右丞,提調國子監。泰定五年(1328年),泰定帝為他平反昭雪,加授翰林學士承旨、光祿大夫,並負責經筵事,與虞集、段輔、馬祖常等同為經筵官。
 
文宗即位後,趙世延因擁立有功,天歷二年(1329年)加授集賢大學士、奎章閣大學士,拜中書平章政事。同年冬,世延多次請辭所任官職,文宗不許,並以其年高多疾,特許乘小車入朝。至順元年(1330年),文宗令趙世延與國史院編修官虞集等人仿唐宋會要體例,纂修《皇朝經世大典》。趙世延以年高多疾為由,屢次上書,請求解除中書政務,專意纂修。文宗以其德高望重不允。 《經世大典》由趙世延任總裁,虞集任副總裁,於四月正式開局編纂,次年五月修成,凡八百八十卷,略十二卷,公牘一卷,纂修通議一卷。 《經世大典》為後世編修《元史》提供了重要的資料。
 
雍古氏家廟碑。
元順帝至元二年(1336年)回到成都,次年去世。至元三年(1337年)秋,元順帝專門在其故鄉甘肅禮縣敕建家廟碑,以示表彰。 “敕賜雍古氏家廟碑”,世稱“雍古氏家廟碑”,由龍首、碑身、龜跌三部分組成,碑高3.5米,寬1.3米,厚0.42米。該碑由翰林學士承旨程鉅夫奉敕撰文,大書法家趙孟頫奉敕書丹並篆額,面額書八字,正面四周陰刻串枝蓮文,中間刻文皆為楷書,右起豎刻33行,行64字,共1230多字(個別字損)。碑文記載了翰林學士承旨、中書平章政事趙世延祖孫三代六英,為建立和鞏固元朝政權所創的豐功偉績。該碑至今仍保存在甘肅省禮縣南郊,現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對研究蒙元史及書法藝術有極高的價值。
 
《元史·趙世延》稱讚他:“世延歷事凡九朝,歷省台五十餘年,負經濟之資,而將之以忠義,守之以清介,飾之以文學,凡軍國利病,生民​​休戚,知無不言,而於儒者名教,尤拳拳焉。”在蒙古貴族統治之下的元朝,少數民族官員尚能恪守儒家思想,心系蒼生,關心民間疾苦,尚做到救民如救火,敢於直言進諫,革除弊政。可見傳統儒家文化澤被深遠,在古代不同王朝治下都湧現出大量清正廉明的有識之士。而今天的中國大陸面臨種種社會問題,昔日的良臣今何在?為什麼我們失落了一度深入人心的道德操守呢,又該如何找回民族的靈魂呢?這實在是每個人都該思考的問題。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