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中國 古人重陽愛賞菊

古人重陽愛賞菊

分享

現代人從王維“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的詩中看到了唐代重陽節習俗,不僅有“登高”,還有“插茱萸”。其實,古代人過重陽節時,有不少內容和“菊花”相關,比如賞菊花、詠菊詩、戴菊囊、喝菊花酒等等。

漢代劉歆所著《西京雜記》卷三“戚夫人侍兒言宮中樂事”篇謂:“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餅,飲菊花酒,令人長壽。菊花舒時,並採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謂之菊花酒。”這種酒就是把菊花的莖葉放在黍米一起蒸熟、發酵的低度甜酒,少喝一點確實無傷大雅。更重要的是“菊酒”跟“久久”、“九九”諧音。故而,從節氣、健康、精神等多個層面來看,在重陽節喝菊花酒是很得人心的,人們對此趨之若鶩也在情理之中。陶淵明稱“酒能祛百慮,菊能制頹令”。唐明皇時代著名將領郭元振說得更直白:“辟惡茱萸囊,延年菊花酒。”

人們的潛意識裏,總以為曠達不羈、傲視世俗的魏晉文人是古人推崇菊花的原因,且有陶淵明於重陽節“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為憑。但是,唐宋時期的文人比魏晉時期更喜歡菊花,唐詩詠重陽菊的比比皆是。譬如王維的“無窮菊花節,長奉柏梁篇”,李欣的“風俗尚九日,此情安可忘,菊花辟惡酒,湯餅茱萸香”,甚至連黃巢也寫道“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宋代文人雅士更厲害,不僅直接把“菊花”喚為“延壽客”,而且重陽節白天賞菊花、詠菊詞、戴菊囊,晚上還要喝菊酒。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卷八“重陽”篇謂:“九月重陽,都下賞菊有數種。其黃白色蕊若蓮房曰‘萬齡菊’,粉紅色曰‘桃花菊’,白而檀心曰‘木香菊’,黃色而圓者曰‘金鈴菊’,純白而大者曰‘喜容菊’,無處無之。”重陽節期間的北宋首都開封儼然成了大型菊花展。宋吳自牧的《夢梁錄》曰:“以菊花、茱萸,浮於酒飲之。”同時,宋人詠菊的詞也是汗牛充棟。膾炙人口的就有李清照的《醉花陰》:“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可見,在市場經濟已萌芽的宋代,“賞菊”已發展成一種文化產業。

菊花,屬多年生宿根草本植物,品種繁多,是我國十大名花之一,也被譽為花中四君子(梅蘭竹菊)之一。史載,我國栽培菊花的歷史已達3000多年,從周朝的《周官》至春秋戰國時代的《詩經》、《離騷》等均有記載,為地道國花,現已香遍全球。其經歷風霜、傲然剛強的氣質總令人折腰,又被封為“花中隱士”。其不同的顏色,也有不同的解讀。譬如黃色的菊,寓意淡淡的、低調的愛;白色的菊,則有哀婉之意;而暗紅色的菊,卻表示嬌媚動人。古代人並沒搞什麼等級量化,視賞菊、詠菊乃至喝菊花酒為一種修身養性的閒情,這才使“重陽賞菊”傳承併發展下來,也使菊花成為重陽節不可或缺的角色。

來源: 北京晚報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