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中國古代的解剖學

中國古代的解剖學

分享

 

【新三才首發】中華醫學源遠流長,神農嘗百草奠定了中醫基礎。扁鵲、和李時珍等大醫學家,以其高尚的醫德、高超的醫術享譽古今。而且,中國古代還出現了外科手術和人體解剖術,並成功醫治多人。

李約瑟說:“中國古代的解剖學出現較早,從扁鵲就開始了,到王莽時代廣泛採用,並持續到稍晚的三國時期。從此以後,也像歐洲一樣,解剖學便絕跡了,直到中世紀晚期才再度出現。”(《中國科學技術史》)“解剖”一詞最早出現於《靈樞經》(即《黃帝內經·靈樞》):“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視之。”

春秋時期的扁鵲,精通脈理、針灸等多種治療手段,同吋對人體解剖也有一定的了解。相傳他曾經對齊恆公的腸胃和太倉的頭痛症實施外科手術治療。
司馬遷在《扁鵲倉公列傳》中曾介紹過一位上古時期的名醫:上古之時,有叫俞附的名醫,治病不以湯藥、針灸等方法。因五藏有病,他先是割開皮肉,疏通經筋,按摩神經,接着拉開胸腹膜,抓起大網膜,最後洗浣腸胃,漱滌五臟。這段記述,神奇的讓人覺得難以置信。但卻是條理分明,層次清楚。使人懷疑作者加進了西漢時期的解剖知識。漢代時,我國的解剖知識已相當豐富。

馬王堆出土西漢《五十二病方》中有疝修補手術和痔瘡切除術的記載。

《後漢書•華佗傳》記載:“若疾髮結於內,針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無所覺,因刳破腹背,抽割積聚(腫塊)。”麻沸散今已失傳。

人體解剖術可能在更早時期就已出現,據韓康信等介紹,在國內考古中已經發現開顱術案例三十多起,其中可以確信帶有病理治療色彩的約有十一起,時間多為距今2000~4000年前, 而2001年在山東廣饒傅家村大汶口文化遺址392號墓發現的一個顱骨則將我國開顱手術歷史上推到5000年前,該顱骨右側頂骨有31×25mm橢圓形缺損,“根據體質人類學和醫學X光片、CT檢查結果,392號墓墓主顱骨的近圓形缺損系開顱手術所致。此缺損邊緣的斷面呈光滑均勻的圓弧狀,應是手術後墓主長期存活、骨組織修復的結果。這是中國目前所見最早的開顱手術成功的實例。”1991年考古工作者在新疆鄯善縣蘇貝希村發掘距今約2500年的古代墓葬時發現一具男性乾屍,腹部有刀口,以粗毛線縫合,很有可能是腹腔手術,到唐代,人體解剖學有了長足的進步,有了比較完備的人體解剖圖:“明堂圖”。唐太宗閱讀“明堂圖”之後發現人的重要器官基本上都集中在背部,為避免給人造成致命傷害,唐太宗下令實行鞭笞刑法的時候,只允許擊打受刑者的臀部,不能損傷受刑者的背部,以此保護受刑者的生命安全。

到了北宋時期,人體解剖學得到了空前的發展,在此期間曾先後進行過兩次大規模的屍體解剖活動,積累了更多的屍體解剖知識,由此產生了兩部人體解剖學圖譜,《歐希范五臟圖》和《存真圖》。

《存真圖》影響較大,“明清諸多臟腑圖與內景圖均以《存真圖》為藍本,或原圖引用,或衍化成新圖,影響長達七百餘年。”

《存真圖》的繪製十分精細具體,它不僅有人體胸腹內髒的正面、背面和左右側面全圖,而且還有分系統、分部位的分圖。如《肺側圖》為胸部內髒的右側圖形;《心氣圖》為右側胸腔內的主要血管關係圖;《氣海橫膜圖》為橫膈膜及在其上穿過的血管、食管等形態圖;《脾胃包系圖》為消化系統之圖;《分水闌門圖》為泌尿系統之圖;《命門、大小腸膀胱之圖》為泌尿生殖系統之圖。圖中描繪的解剖位置和形態基本正確,並且所繪諸圖後均附有描述性的說明文字,具有極高的研究與應用價值。

到了清代,著名醫學家王清任在行醫過程中深感解剖知識的重要,於是致力於人體臟腑研究達四十餘年,最終編寫出繪有臟腑圖譜的《醫林改錯》一書。

王清任在行醫的過程中,在研究了古代的一些臟腑書籍和圖形後,發現裡面存在着不少矛盾。於是他經常觀察死人的屍體,到亂葬崗觀察犬食之餘的小兒屍體,還三次去刑場察看屍體。在沒有屍體供解剖的情況下,他就飼養家畜做比較解剖實驗。他是我國解剖史上第一個做動物解剖實驗的醫學家。但是他始終沒有看到人的膈膜形態、位置。有一次,他出診看病,偶然遇見一個親眼見過橫膈膜的人,王清任大喜過望,虛心求教,終於弄清了橫膈膜的位置。公元1830年,他根據臨床心得編寫並繪有臟腑圖譜的《醫林改錯》。

書中共有二十五幅圖譜。王清任把古人畫錯的和他自己改正的,作了對照。他糾正了古人認為肝有七葉,肺下有二十四行氣孔和氣管直入心臟的錯誤說法。他發現了氣管有兩個分支和小支氣管, 同時他還發現了許多過去醫書上從來沒有提到過的重要器官,如腹主動脈(王稱其為衛總管或氣管)、上腔靜脈(榮管即血管)、頸總動脈(左右氣管)、腎動脈、腸動脈、幽門括約肌(遮食)、總膽管(津管);胰臟、十二指腸的入口(津門)等。此外,他還發現了視神經,並指出視神經與腦的關係,從而敘述了對腦功能的看法。在懷胎、天花方面他也有精闢獨到的認識。

王清任在觀察內髒的過程中發現屍體內瘀血頗多,由此他聯想到治療換血的重要性。他結合臨床經驗,自創新方三十一個,化裁古人婦產科方劑兩個。這些方劑大部分現在還在運用,對於治療冠心病,中風後遺症,均有相當的療效,是醫學寶庫中的一份珍貴遺產。

【新三才首發 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