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盛事 公主和蕃 大唐文化融入西藏...

公主和蕃 大唐文化融入西藏(圖)

分享

 

【新三才首發】大唐盛世是中華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在思想、文化、國力等方面幾乎都達到了鼎盛。文成公主遠嫁吐蕃(今西藏),把大唐文化帶入西藏,教化萬民,仁德廣布。也使文成公主成為歷史上的傑出女性之一,千百年來,廣為流傳。

松贊干布求親
七世紀初,唐高祖李淵、唐太宗李世民父子於618年以長安為都城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空前的大唐王朝,成為當時東亞地區乃至世界文明的中心,對周邊民族部落為生了強烈的影響。大唐以海納百川的氣量,化育萬方,仁德佈於四海,許多民族部落紛紛與唐朝修好,或稱臣內附,或納貢請封。

松贊干布是藏族歷史上的英雄,崛起於藏河(今雅魯藏布江)中游的雅隆河谷地區。629年,松贊干布(又名棄宗弄贊,棄蘇農)繼位為贊普,遷都邏些(今西藏拉薩)。據《舊唐書》記載:“弄贊弱冠嗣位,性驍武,多英略,其鄰國羊同及諸羌並賓伏之。”最後,松贊干布統一青藏高原,建立吐蕃王國。他發展農牧業生產,推廣灌溉,命吞米‧桑布扎制定文字,頒行治理吐蕃之“大法令”,以處理贊普王室與世家貴族、諸小邦及社會各階層的關係,創設行政制度和軍事制度,設置官職品階,頒布律令,統一度量衡和課稅制度,從中原及泥婆羅(今尼泊爾)﹑天竺等地引進文化、技術,使吐蕃社會有了迅速發展。

貞觀八年(634年),松贊干布遣使至唐朝進貢,唐朝亦派遣馮德遐回訪吐蕃,松贊干布聽說吐谷渾及突厥都娶唐朝公主為妻,也欲效仿,派使者隨同馮德遐到唐朝求婚,唐太宗沒有允許。使者回到吐蕃謊稱:“初到長安,唐朝十分優待,允許通婚。後來吐谷渾國王入朝,從中離間,遂罷通婚之議。”松贊干布聞之甚怒,與羊同等部落出兵攻擊吐谷渾。吐谷渾招架不住逃至青海。吐蕃攻擊党項及白蘭兩個部落之後,屯兵20萬於松州(今四川松潘縣)之西,遣使送金銀幣帛至長安,聲稱是娶公主的聘禮。使者傳話說:“若大國不嫁公主,當即進攻內地。”

不久,松贊干布果然率兵進攻了松州。唐都督韓威輕出覘賊,反為所敗,屬羌大擾,皆叛唐投降了松贊干布。唐太宗當即遣吏部尚書侯君集為行軍大總管,出當彌道,右領軍大將軍執失思力出白蘭道,右武衛大將軍牛進達出闊水道,右領軍將軍劉蘭出洮河道,並為行軍總管,率步騎五萬進討,大敗吐蕃。松贊干布引兵而退,遣使謝罪,復求婚約,唐太宗這次答應了通婚的要求。

唐貞觀十四年(640年),松贊干布遣大相祿東贊至長安,獻金5000兩,珍玩數百,向唐朝請婚。太宗許嫁宗女文成公主。祿東贊在長安逗留期間,由於他機智聰敏,富有謀略,受到唐太宗的喜愛,欲把琅牙公主的外孫女段氏許配他為妻,祿東贊上書陳述,國中已有妻子,不可遺棄,且這次是為贊普迎親,贊普尚未得見公主,自己怎麼能先娶親?

五難求婚使臣


文成公主(625-680),名李雁兒,唐太宗李世民宗室女。她聰慧美麗,自幼受家庭熏陶,知書達禮,並信仰佛教。當松贊干布求親時,文成公主16歲。

閻立本的名畫《步輦圖》,表現的就是松贊干布的使者祿東贊拜見唐太宗求親的場景。

文成公主五難求婚使臣祿東贊的故事膾炙人口,拉薩大昭寺和布達拉宮內至今完好地保存着描繪這一故事的壁畫。

1、用絲綢帶穿過一塊有彎彎曲曲小孔的綠松石(九曲明珠)。祿東贊捉了一隻螞蟻,將絲線的一頭系在螞蟻的腰上,在九曲孔眼的端頭抹上蜂蜜,把螞蟻放在另一邊,螞蟻聞到蜂蜜的香味,再藉助祿東贊吹氣的力量,便帶着絲線,順着彎曲的小孔,從另一邊爬了出來,綾緞也就隨着絲線從九曲明珠中穿過。

2、辨別關在一起的100匹馬駒各自是100母馬的哪一匹所生。祿東贊得到馬夫的指教,他把所有的母馬和馬駒分開關着,一天之中,只給馬駒投料,不給水喝。次日,當眾馬駒被放回馬群之中,它們口喝難忍,很快均找到了各自的母親吃奶,由此便輕而易舉地辨認出它們的母子關係。

3、指出一根兩端一樣粗的木棍的根部與梢部。祿東贊把木棍放入水中,木頭根部略重沉入水中多一些,而樹梢那邊較輕卻浮出水面多些。

4、晚上召喚祿東贊入似迷宮一樣的大宮看戲,戲後突發安排使臣獨自回歸自己的住處。祿東贊初來長安,人地兩生,為了不迷路,就在關鍵路段做了字記號,祿東贊憑着自己事先做好的記號,返回了住處。

5、辨認公主。文成公主站到300名姑娘中,讓從來沒有見過文成公主的使臣辨認。祿東贊因為事先得到了曾經服侍過公主的老大娘的指教,順利的辨認出公主。——這是漢藏文化智慧閃光的經典瞬間。

祿東贊的智慧贏得唐朝君臣的讚賞。試想,大臣如此,其君主可想而知,也會是一位賢明的君主。唐廷立即答應了婚事。

文成公主進藏
一切就緒之後,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唐太宗派江夏王禮部尚書李道宗護送文成公主入藏。松贊干布率領侍從和衛隊從拉薩前往柏海(今青海的鄂陵湖和札陵湖區域)等待,然後再到河源(今青海興海縣一帶)迎接。松贊干布拜見李道宗,恭謹地奉行子侄之禮,不斷嘆服大國服飾禮儀之美,俯仰之間均表現恭敬虔誠。松贊干布與公主回到邏些(拉薩)之後,舉行了盛大婚禮。松贊干布對自己能娶文成公主為妻十分高興,他說:“我的父祖輩沒有一個人能和上國通婚,我能娶大唐公主為妻,深感榮幸,當為公主築一城以誇示後代。”便在公主經過的道路上建築一座城寨,如中原的雕樓,氣魄雄偉,十分壯觀。

據《吐蕃王朝世襲明鑒》等書記載,文成公主進藏時,隊伍非常龐大,唐太宗的陪嫁十分豐厚。有“釋迦佛像,珍寶,金玉書櫥,360卷經典,各種金玉飾物”。又給多種烹飪食物,各種花紋圖案的錦緞墊被,卜筮經典300種,識別善惡的明鑒,營造與工技著作60種,100種治病藥方,醫學論著4種,診斷法5種,醫療器械6種。還攜帶各種穀物和蕪菁種子等。文成公主帶着大批衛隊、侍女、工匠、藝人從長安西行,經甘肅,到青海,過日月山,經大河壩,到達黃河源頭。

松贊干布專門為公主修建布達拉宮,共有1000間宮室,富麗壯觀。但後來毀於雷電、戰火。經過十七世紀的兩次擴建,形成現在的規模。布達拉宮中保存有大量內容豐富的壁畫,其中就有五難吐蕃婚使祿東贊的故事、文成公主進藏一路遇到的艱難險阻、以及抵達拉薩時受到熱烈歡迎的場面等。布達拉宮的吐蕃遺址後面還有松贊干布當年修身靜坐之室,四壁陳列着松贊干布、文成公主、祿東贊等的彩色塑像。

 

協助丈夫治理國家
文成公主入藏後,以柔情善待松贊干布,使得這位生長於荒蠻之地的吐蕃國王深切體會到大唐公主的修養與溫情,他對文成公主不但備加珍愛,而且對她的一些建議儘力採納。文成公主則憑着自己的知識和見地,細心體察吐蕃的民情,然後提出各種合情合理的建議,協助丈夫治理這個地域廣闊,民風慓悍古樸的國家。而文成公主又不是那種極有權勢欲的女人,她參預治國,卻從未要求松贊干布給自己一個什麼官職,對於吐蕃國的重大政治決策,她只是提出自己的看法,並不強行干涉,因此松贊干布和大臣們對她非常敬佩,經常向她討教唐宮的政治制度以作為他們行政的參考,而廣大的吐蕃民眾更視她如神明。

按照傳統習慣,吐蕃人每天要用赭色制土塗敷面頰,說是能驅邪避魔,雖說樣子十分難看又不舒服,但因是傳統習俗,誰也沒有提出異議。文成公主到吐蕃後,仔細了解和揣摩了這種習慣,認為這樣做毫無道理,又有礙衛生,實在是一項鄙俗的陋習,因此她婉轉地向松贊干布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松贊干布聽了覺得她的話很有道理,立即下令廢除這項習俗,最開始一些念舊的吐蕃人很不習慣,但慢慢地都覺得保持自己的本來面目,既方便又好看,大家也就都樂意接受了,他們甚至還十分感激文成公主為他們破除了陳規。(《舊唐書•吐蕃傳》)

漢唐文化融入藏地
文成公主入藏使得漢唐文化傳入藏地,開創了漢藏文化交流之路,漢藏之間的文化交流日趨繁榮。文成公主入藏之時,朝廷命沿途官府修路架橋,造船制筏,建築佛堂,開闢通道,一路上,播撒下了漢唐文化的種子,留下了眾多的勝跡與美好的傳說。

文成公主除帶了三百六十部佛經及佛教文物外,並將中原特有的醫術、建築術、印刷術、釀造法、占卜術、陰陽五行、八卦算命等文化也傳入吐蕃。自此,中原漢唐文化漸入西域。

待生活安定下來後,文成公主帶來的漢族樂師們為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演奏唐宮典雅的音樂,使松贊干布大有如聞仙音的感覺,他對樂師和音樂大加讚歎,並選撥了一批資質聰慧的少男少女,跟隨漢族樂師學習,使漢族的音樂漸漸傳遍了吐蕃的領地。

隨文成公主來的文士們幫助整理吐蕃的有關文獻,記錄松贊公布與大臣們的重要談話,使吐蕃的政治走出原始性,走向正規化。松贊干布欣喜之餘,又命令大臣與貴族子弟誠心誠意地拜文士們為師,學習漢族文化,研讀他們帶來的詩書;接着他還派遣了一批又一批的貴族子弟,千里跋涉,遠赴長安,進入唐朝,研讀詩書,把漢族的文化引回吐蕃。

當時唐朝國學所設課程有《尚書》、《左氏春秋》、《詩經》、《周易》、《禮記》、《論語》、《孝經》等,其中《詩》、《書》為必修課。文成公主在吐蕃定居期間,吐蕃貴族學習《詩經》、《尚書》等儒家經典,即“仍遣酋豪子弟,請入國學以習《詩》、《書》”(《舊唐書•吐蕃傳》);而吐蕃使者則趁來唐朝之際,學習中原漢唐文化,並將其帶到吐蕃。

此外,據《舊唐書•吐蕃傳》記載,文成公主入嫁松贊干布後,吐蕃“又請中國識文之人典其表疏。”即請中原漢族士大夫等“衣冠知奉禮,忠信識尊儒”的儒學人士到吐蕃來擬寫漢文的公文,便於和唐朝交往。這種文化的交流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吐蕃貴族和知識分子,他們開始將頒賞、封贈、會盟、祭祀等有關政務大事的活動,刻記在碑石或簡牘上,以傳示後人。朝廷中有專門的記事官,記載朝廷大事及戶藉,軍隊數目、地畝賦稅等內容,並將這些記載個別歷史內容的簡牘加以彙編、加工整理,為吐蕃王朝後期藏學歷史文獻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隨公主入藏的工匠,把中原地區的農具製造、紡織、繅絲、建築、造紙、釀酒、制陶、碾磨、冶金等生產技術傳入西藏。

吐蕃的農業技術比較粗疏,土地不加平整,不打畦,沒有阡陌,水土容易流失。在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的授意下,農技人員開始有計劃地向吐蕃人傳授農業技術,使他們除了游牧外,還能收穫到大量的糧食。唐代農業技術傳入後,吐蕃人民開始挖畦溝,田野間阡陌縱橫,大大提高了產量。同時,文成公主還拿出五穀種子及菜籽,教人們種植。玉米、土豆、蠶豆、油菜能夠適應高原氣候,生長良好。農技人員把從中原帶去的糧食種籽播種在高原的沃土上,然後精心地灌溉、施肥、除草,等到了收穫的季節,那驚人的高產,讓吐蕃人大開眼界。因為吐蕃人那時雖然也種植一些青稞、蕎麥之類的作物,但因不善管理,常常是只種不管,所以產量極低,他們非常佩服漢族農技人員高超的種植技術。

尤其是把種桑養蠶的技術傳給他們後,吐蕃也逐漸有了自製的絲織品,光澤細柔,花色濃艷,極大地美化了吐蕃人的生活,使他們喜不勝收,都十分感謝文成公主入吐蕃後給他們帶來的好處。公主帶的水磨,深受歡迎,公主和她的侍女,還把紡織、刺繡技術傳授給吐蕃女子。

促進藏地佛教發展
松贊干布以前,吐蕃只有一種神教,名為苯教,專作祈禳等法。大唐盛世,佛教在中土得到了廣泛傳播,文成公主入藏為佛教在藏地的流傳開闢了道路。

文成公主帶到吐蕃的佛教文物有:一是本尊釋迦牟尼佛像,另是三百六十部佛經。雖然大量的譯經今日已無從得見,但釋迦牟尼佛像現仍供奉於大昭寺,被藏人視為“幸福的源泉”,千百年來,接受藏人的頂禮膜拜。據藏文史料記載,文成公主奉像入藏,歷盡艱辛,一路上傳播佛教文化,也是釋迦牟尼佛為吐蕃人民不斷加持之路。所以說吐蕃佛教的初傳、創立和發展均與唐朝佛教很有關係。

除帶去佛像和佛經外,文成公主還傳入寺院建造法式及寺院法規。據藏史記載,文成公主設計建造了小昭寺;關於大昭寺,文成公主參與了寺址的選擇勘察及寺院型制的設計,兩寺均留存至今。據《瑪尼寶訓》載,文成公主還將漢地之“十四種寺院法規施行法”傳入吐蕃。後來小昭寺成為黃教的下密院,大昭寺則因內供釋迦佛像及其精美的建築而亨有盛名。文成公主還對拉薩四周的山分別以妙蓮、寶傘、右施海螺、金剛、勝利幢、寶瓶、金魚等八寶命名,這些山名一直沿用到現在。

文成公主還是吐蕃翻譯漢地佛經的倡導者。松贊干布聘請漢地大壽天和尚至吐蕃,和吐蕃人拉攏多吉貝負責翻譯漢地佛經,而文成公主則是他們的“施主”。《瑪尼寶訓》載,文成公主隨松贊干布譯經達13年。

《釋迦牟尼如來像法滅盡之記》記載:“(文成公主)將六百侍從帶至赤面國(按:即吐蕃),此公主極信佛法,大具福德,赤面國王(按:即松贊干布)亦大凈信過於先代,廣興正法。”《于闐國教史》亦載:“其時,……文成公主被聖神贊普(按:即松贊干布)迎娶。公主在吐蕃建大寺院一座,鑒於此因,所有僧侶亦來此地,公主均予以資助,乃於吐蕃廣宏大乘佛法。十二年間僧侶與一般俗人均奉行佛教。”由於文成公主的虔心向佛和松贊干布的大力支持,漢地佛像、佛經、佛寺型制及漢僧進入吐蕃,佛教得以在吐蕃廣為弘傳。

公主入藏顯大唐文教之功
大唐盛世,經濟和文化上都開創了輝煌的局面。當時社會安定,經濟得以高速發展。“馬牛布野,外戶不閉”;“商旅野次,無復盜賊”;“風調雨順,年登豐稔,人無水旱之弊,國無飢謹之災”。“斗米三四錢”,倉廩實而知禮儀。人們安分守己,遵循法度,夜不閉戶,路不拾遺。

大唐以海納百川的氣量包容着各種文化,儒釋道都得到了極大發展,儒釋道三家文化交相輝映,在中土光大,構成了中華文化的基礎。仁德廣布,化育萬方。“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當時歐洲、中東、日本等地都派人去長安學習,周邊國家則以中國為宗主國,萬國來朝。

文成公主入藏,漢唐文化傳入西藏,使得吐蕃這樣一個化外荒蠻的地方,使得這樣一個剽悍好戰的游牧民族,直接受到大唐文化的熏陶和教化,對吐蕃的開化影響很大,鞏固了唐朝的西陲邊防,這一時期漢藏文化達到水火交融的程度。三十年的歲月,吐蕃一直追從大唐。貞觀十九年,太宗伐遼東還,松贊干布遣祿東贊來賀,奉表稱婿,獻金鵝一隻。貞觀二十二年,右衛率府長史王玄策使往西域,為中天竺所掠。吐蕃發精兵與玄策擊天竺,大破之,遣使來獻捷。此後數十年中,吐蕃與大唐和睦相處,雙方聘使包括弔喪、賀即位、禮儀、告生辰等。

永隆元年(680),文成公主逝世,吐蕃為她舉行隆重的葬禮,唐遣使臣赴吐蕃弔祭。至今拉薩仍保存藏人為紀念她而造的塑像。青海省玉樹縣也建有文成公主廟。廟中央的文成公主坐像,端坐於獅子蓮花座上,身高8米,形象生動,雕刻精細。這裡一年四季香火不斷,酥油燈晝夜長明,前來朝拜的藏漢群眾絡繹不絕。相傳文成公主前往拉薩途中,曾在此地停留很長時間,受到當地藏族首領和群眾的隆重歡迎,她深受感動,便決定多住些日子,並教給當地群眾耕作、紡織技術。

文成公主死後,吐蕃人到處為她立廟設祠,以志紀念。一些隨她前來的文土工匠也一直受到豐厚的禮遇,他們死後,也紛紛陪葬在文成公主墓的兩側。至今文成公主和這些友好使者,仍被西藏人視為神明,被認為是綠度母的化身。

後記
歷史上,和親政策由來已久,有不少以公主或宗室女下嫁蕃邦國王和親的事例,一般是對周邊民族的一種安撫之策,甚少把中原文化帶入外蕃,沒有改變他們以馬背為家的習俗。對那些逐水草而生的游牧民族而言,在水草豐美的年份尚能維持自給,在水草不好的年份,為了生存,照樣寇邊擄掠,這也是由來已久的問題。

所不同的是,文成公主遠嫁吐蕃,不是僅僅一個人嫁到了吐蕃,而是把大唐文化傳入了西藏。松贊干布娶文成公主,也並不是僅僅娶了文成公主這個人,而是接受了漢唐文化。佛教的傳入對吐蕃的政治、社會各個層面,影響非常深厚。漢唐文化的熏陶和教化,加之佛教的影響,使一個荒蠻之地變成了敬天知命,信神禮佛,百業發展的文明之邦,一個剽悍好戰的游牧民族變得溫良忍耐。而農工生產技術,曆法醫藥以及音樂繪畫,甚至是儒家經典傳入及融合,都成為吐蕃文化的組成部分。漢藏聯姻,文化上相互影響極其深遠。加之文成公主的博學多能,對吐蕃的開化影響很大,在她的影響下,漢藏友誼有了很大的發展,漢藏文化達到了水火交融的地步,她本人也被西藏人視為神明而享受千年香火不斷。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