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回顧 走近聖徒與信仰(組圖)

走近聖徒與信仰(組圖)

分享
2009-4-6-bible

【新三才首發】有種說法:西方人最愛看的書,一本是《聖經》,另一本是《莎士比亞作品集》。這種說法形象反映了基督教的巨大影響力。確實,基督教滲透到了西方社會的方方面面——倫理道德、政治法律、文學藝術、社會風尚等等,無一不打上鮮明的基督教印記。基督教重要教義的「愛人如己」、「公義公正」、「善待窮人」、「提倡自由」、「重視每一個人」等等,深深地紮根於西方社會,奠定了今天西方社會的人權和民主思想。可以說,我們生活中許多文明的、先進的制度、觀念、行為規範等等,也是在基督教精神的哺育下成長起來的,使我們完全可以在不接觸基督教的情況下享用基督教文明。很難想像,如果西方沒有耶穌和他的聖徒,世界會是什麼樣子。那麼,今天還有多少人理解這些偉大的信仰者所經受的種種苦難呢?  

從歷史上看,正信往往出現在道德衰敗、人心腐化的時代,善的力量會直接衝擊積存已久的種種惡的因素。古羅馬時期基督教的出現和被迫害就是這樣。基督教在早期的兩百多年中經歷了無數次政府取締、逼迫以及民眾的暴力對待,許多基督徒為自己的信仰而獻身。他們用苦難和生命溶煉的精神,仍然給我們今天的人深深的啟迪。  

基督徒被殘酷迫害

古羅馬基督徒信守聖潔、仁愛、和平和公義。出於仁愛,基督徒無條件釋放自己的奴隸,拒絕進入競技場觀看戰犯與奴隸肉搏至死。不少教父批評羅馬人奢華逸樂的生活方式,引起一些人很大的不滿。基督徒純潔的個人生活和理想,與普遍墮落奢靡的社會氛圍形成一種強烈的對照,使很多人不理解,而當權者則感到一種很大的威脅。出於邪惡的統治者妒忌、獨斷和兇殘的本性,任何不遂其心願的思想、信仰和群體都具有嚴重的「威脅」,都是予以取締和打擊的目標。  

根據羅馬史學家塔西圖(Tacitus)的記述,西元54年至68年間,古羅馬皇帝尼祿(Nero)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徒。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尼祿指使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把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強加在基督徒身上。尼祿還命令把不少基督徒投入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遊園會。  

戴克裡先(Diocletian)皇帝為了有效地統一羅馬帝國,要求所有羅馬公民信奉同一信仰,基督徒因此成為他的心頭大患。於是,他便下令摧毀教會,基督徒被迫在背棄信仰或者死亡之間作出選擇。  

羅馬皇帝多米田(Domitian)曾下令大規模搜捕基督徒並將他們處死,就連他表弟一家也不能倖免。多米田之所以迫害基督徒,是因為基督徒不肯稱他為神。這位皇帝不甘按照慣例等待死後被追封為神,而在生前即要求百姓以「我們的主、我們的神」稱呼他。  

基督教在流傳中堅持自己信仰的獨特性,也得罪了維護羅馬宗教的人。當時,古羅馬城裏供奉著各個民族五花八門的神,很多是邪神,那些邪神的信奉者對正信耿耿於懷。  

對正信的迫害不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能夠理解的。歷史上,對女基督徒的迫害更是駭人聽聞的。一些史書敍述了發生在西元209年至210年之間的一些事件,「據說那些視死如歸的虔誠的婦女往往被迫受到嚴峻的考驗,要她們決定,在她們看來宗教信仰和自己的貞潔究竟何者為重要。  

奉命並來姦污她們的淫蕩的青年事先都曾受到法官的莊嚴告誡,要他們對那些不願向維納斯愛神祭壇敬香的瀆神的處女,必須盡最大努力來維護愛神的榮譽。」

眾所周知,古羅馬帝國的法律體系非常發達,辯護制度已經成熟。但完善的法律體制沒有阻止暴虐的統治者對正信的迫害,審判和刑罰卻成為一種堂而皇之的迫害方式。  

在古羅馬時期,一位叫皮裡鈕(Pliny)的巡撫稟告特拉金(Trajan)皇帝說,「任何被控為基督徒的,我便審問他們是否真是基督徒,若他們承認,我便以刑罰警嚇他們,並再次審問,假若他們堅持承認自己是基督徒,我便下令將他們處決」。特拉金(Trajan)在批示中說,「你處理被控訴為基督徒的案件,做得非常正確……」。  

在臭名昭著的西普里安(Cyprian)被斬首案中,教父西普里安拒絕放棄信仰和「改過自新」,法庭便認定其「私自糾集犯罪集團」和「敵視羅馬諸神」的罪名成立並判以斬首。  

愚昧專橫的統治者借著手中的權力,操控著愚迷的民眾肆意淩辱和殺戮聖徒。在這人間的煉獄中,聖徒堅貞的信念穿過黑暗,耀亮寰宇,千百年來,震撼著後來人的心靈。

迫害見證堅貞的聖徒

在古羅馬時期,主教坡旅甲(Polycarp)被解赴競技場。巡撫說,只要他在眾人面前否認基督,就可得到釋放。坡旅甲說,「八十六年來我一直事奉我的主,他從未虧待我,我怎可羞辱那位拯救我的君主?」巡撫打算燒死坡旅甲。坡旅甲平靜地說,「你想以火嚇我,那火充其量不過燃燒一小時罷了,你卻忘記那永不熄滅的地獄的火」。隨後,一群暴民一湧而上,將他活活燒死。

Sebastian1

奧熱流(Marcus Aurelius)皇帝在位時,有一位名叫洗弗連納(Symphorinus)的年輕信徒為堅持信仰而被判處死。在行刑前,他的母親鼓勵他說:「我兒,要堅強,不要懼怕死亡,因為它將你領進到真正的生命去。仰望那在天上掌權的。……今日你在地上的生命不是被取去,它只不過是被轉化,化成天上的生命。」  

當時,很多忠實的基督徒甚至在沒被判處死刑時,也隨同被判極刑的殉道者跳進熊熊烈火。他們本該在烈火中呻吟,但卻在烈火中讚頌他們的神。這是腐朽、昏聵的羅馬社會所無法理解的。  為什麼信徒們如此無畏而堅定?因為正的信仰是神傳給人提升生命境界的方法,蘊含著超常的智慧和正義的力量。正信傳播的過程常常神蹟頻現,使人認識神從而追隨神。  

歷史記載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基督徒巴斯弟盎(Sebastiano)到獄中為囚犯講道,並請一位神父為他們受洗。領洗時,聖水滴到了獄中的一對兄弟的父親身上,他的病即刻痊癒。當時,羅馬市長也患有此病,聽聞後,便藉由巴斯弟盎的介紹也獲得痊癒,他便即刻要求領洗,成為教友,並下令釋放獄中的教友,也釋放了他個人的奴隸。最後,他因成為教友而辭去了市長的職位,他一點也不惋惜。皇帝戴克裡先敵視基督信仰,下令射殺巴斯弟盎,但是弓箭手平時都敬重巴斯弟盎,便把箭射向其他不是要害的部分。一位來領取屍體的好心婦人見他沒死,就治好了他的傷。巴斯弟盎不願逃走,而是面見出巡的皇帝勸告他停止殺害無辜的信徒。皇帝聽了怒不可遏,令人用亂棍打死了巴斯弟盎。  

西元680年,羅馬城瘟疫大流行,市民虔心悔罪,敬捧巴斯弟盎的聖骨遊行,瘟疫因此而停;各國人民更紛紛來請求巴斯弟盎聖骨。1575年於米蘭、1599年在里斯本又發生兩次最著名的神蹟,兩座城都發生瘟疫蔓延,死人無數,居民於是虔誠懺悔,敬捧聖骨繞市,瘟疫由此而停止。這正應了中國的一句話「人心一善念,天地盡皆知」,當人開始悔過而奉行真理,神就撤回懲罰,給人贖罪的機會。  

就是在種種神蹟的啟迪和鼓舞下,基督徒不僅不懼怕殺戮,而且把殉道看成是回家的快樂。他們願意為信仰忍受迫害,甚至捨棄生命的堅貞的心,也使任何有理智的人不能不嚴肅的考慮他們所信的是否真實。如此,很多人便被這種以生命作保證的信仰所感動,信徒日多。  

古羅馬帝國的統治者們,以為謊言欺騙和暴力殺戮能很快毀滅對基督的信仰,但是,他們卻更快的把帝國推向覆滅。社會道德的淪喪、不可抗拒的大瘟疫以及戰亂最終使強大的羅馬帝國滅亡,許多古代文明也隨之消亡了,但信仰卻經得起時間和歷史的檢驗,一如既往地流傳不息。  

耶穌與聖徒被害的啟示

耶穌及其信徒的被迫害,也給人類留下了一個深刻的教訓:對善良信徒的摧殘殺戮即為邪惡罪行,必受天懲。上天用這樣一種方式來警醒人分辨善惡好壞,而人能否識別善惡,扶正祛邪,也許就是福與禍、生與死的選擇吧。

如果把基督教的苦難看作是神拯救人、考驗人的一個示例,或許可以領悟末世大審判的真意。如果歷史在今天改頭換面的重演,哪一群善良的信徒遭到當權者的打殺,那是不是神以此在驗明人心、篩選好人呢?  

翻開歷史,和那些聖潔的靈魂對話,震撼於信仰的偉大。我彷彿聽見耶穌對眾人說:「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你當為啞巴開口,為一切孤獨的伸冤,你當開口按公義判斷,為困苦和窮乏的辨屈。」只要是人,無論什麼時候,無論在哪裡,無論信仰什麼,能奉行這些聖言做人的必是好人,而好人終會得到神的賜福。這一種堅信就是讓世界美好的保證。

【新三才首發 轉載請註明出處 】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