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異客 用善良作底色的加拿大人

用善良作底色的加拿大人

分享

七年的移民生活,讓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加拿大社會的安定、人民的良善和純樸。“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往往是社會達到一定道德水準的標誌。在加拿大,我曾親身體會到這個社會帶給人們的這種美好。

小時候,在課本中學到,資本主義國家,人與人的關係都是金錢關係,互相利用,不講道德,資本家為了榨取工人的血汗,攫取剩餘價值,不惜代價、不講人性。雷鋒這樣道德高尚的人是在“社會主義國家、黨的教育下”造就的。但是,真正來到了“資本主義國家”加拿大,發現並不是這樣。在這裡,人們彼此尊重、友善。樂於助人的“活雷鋒”更是比比皆是。

幾年前的一個冬天,還在大學讀書的我不小心將公共汽車月票遺失。我記得當時是月初,因為當時自己沒有收入,買月票的錢對我來說,還真不是一個小數目。每天出門,乘車來回都要再多花上四元多。可想而知,當時的心情是何等沮喪。

沒過三天,一個電話打來,我立刻感到釋然。原來,有人在車站拾到了我的月票,隨即投到郵筒里(在加拿大拾到遺失的月票可以直接投入郵筒寄到車站的失物招領處,不需郵寄費)寄到公車總站失物招領處。招領處的服務人員就會按照月票後面的電話號碼,打到失主家中,讓其領取。

接到電話後,我二話沒說,就乘車到了位於市中心查培街一百三十五號(153 Chapel Street)的公車“失物招領處”。一位帶有殘疾的女士(為了給殘疾人士解決就業問題,政府會鼓勵他們做一些輕微的體力工作)接待了我。看了我的駕照後,她在一摞月票中找到了我的,並讓我在一張表上籤了字。最後,她和氣地說,“拿回去吧,謝謝!”

我謝過這位女士往外走時,看到走廊里有許多大箱子。上面還有標籤,有的寫着“圍巾”、有的寫着“手套”,有的寫着“帽子”,往箱子里一看,嚯!都快成衣、帽店了,各式各樣花樣顔色的圍巾、手套、帽子堆積成山。一位經過的老人告訴我,都是在公共汽車、火車站揀到,送來的。看來,加拿大無私善良的“活雷鋒”還真不少。

還有一次,我和女兒一起坐車,誰知下車匆忙,女兒從幼兒園帶回的小枕頭落在了車上。女兒發現後,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的流下來了。那可是她最喜歡的枕頭,是奶奶親手給她做的。有了上一回的經歷,我對女兒說,“寶貝,別哭。媽媽幾天後一定會給你找回來。”話是這樣說,但是,我的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有上次的幸運。第二天,我打電話給車站失物招領處,對方讓我描述了一下小枕頭的樣子。過了幾分鐘,電話傳來那位女士的聲音,“枕頭在這呢,來拿吧。”

有孩子的家長,可能有體會,類似的“失物招領”處,在加拿大的幾乎所有的學校都有。這裡是通過一種有形和無形的道德體系,鼓勵人們奉公守法。

還有一次是在前年,我遇到真正拾“金”不昧的好心人,一天下午,我帶着女兒在購物中心給她買長筒襪。買完襪子後,我讓她在商店門口的椅子上試穿。之後,又帶她到三樓的快餐部吃飯。付錢時,我突然發現錢包不見了。當時,我的腦子“嗡”的一聲,沒了主意。駕照、信用卡、現金(數十元)、銀行卡可都在錢包里,這下慘了。

我決定馬上到信息台問一下,結果,一到那裡還沒等我說話,那位笑容可掬的小姐就問我,是不是丟了東西。我如實地告訴了她,報我的姓名、電話、家庭住址。經核對小姐將我的錢包還給了我。

失而復得的喜悅之後,我想,我連拾到月票、女兒小枕頭和錢包的好心人的姓名都不知道呢。唯一答謝的方式只能是自己也作拾金不昧的人。別說,這樣的機會還真有,一次,我在銀行取錢時,發現我前面取錢的男士因匆忙,忘了將銀行卡拿走,我發現後,立即拿着他的卡,追上他,並將卡還給了他。看着他感激的神情,我心裡想,這個社會多一個無私的人,就會多一份美好、希望和安寧。

還有一次,我們一家三口去參加大學的校友會活動,在運河駁船的碼頭,女兒發現了一個被遺失的錢包,立刻將其交給了管理人員,不一會就找到了失主。作為母親,我真為自己的女兒感到驕傲。

我曾和我同住的室友談到這些事,她認同的說,“是呀,移民加拿大雖然開始暫時苦點,但是,很值得呀!尤其是對下一代,在這樣安全的、友善的環境中生活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呀。你說人再有錢、有勢,如果他生活的環境是不安全的、充滿危機的,那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呀!”

當時,她給我講了一件她好朋友在國內的經歷,聽起來真的讓人心悸。她的這位女性朋友家裡很有錢,經常打扮漂漂亮亮,穿金戴銀的上街購物。一次,兩個歹徒駕駛一輛摩托車,從她後面經過,其中坐在摩托后座的歹徒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手提包,前面駕駛者則立即踩下油門。

我的室友接著說,“那女孩意識到被搶以後,不甘心哪,就是不放手她的包,結果她被拖出去十好幾米,最後,包的帶子折了,她的手臂也被拉傷了,也沒保住自己的包。大白天的,她就坐到馬路中間開始大哭。手臂傷得還挺重的,在家裡休養了好多天。”

室友的講述勾起了我的回憶,在出國前的幾年,我和家人、朋友上街購物經常有錢、物被盜的“慘痛”經歷。有的時候,購物回到家,才發現背包的底部被劃開,錢包早就不翼而飛了。據說,幾年過去了,國內的社會治安狀況更加糟糕。小孩子的安全問題更是家長們憂慮的,不用說社會治安問題,就連學生在學校吃的食品都無法保障安全。

在中國從幼兒園開始,我們就開始接受所謂“共産主義道德教育”,聽說現在又提倡所謂的“和諧社會”,這些“大道理”重來沒有讓人真的改變。社會誠信的危機、治安的惡化讓這個“和諧社會”令人不寒而慄。

幾十年來,共産黨為淡化人們對它的不滿,真正鼓勵的是片面追求物質利益、拚命追求短期的經濟效益。殊不知,價值觀的錯位,已經使一些人為了金錢、享樂,無所顧忌、不惜代價。殊不知,短期的急功近利,可能對一個民族造成永久性的傷害。

真心的希望我們的同胞能夠擺脫黨文化的控制,重建中華民族傳統的道德規範,讓中國社會像加拿大一樣,人民安居樂業,社會繁榮、安定。

文章來源:加拿大渥太華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