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異客 在異鄉的第一個聖誕節(圖)...

在異鄉的第一個聖誕節(圖)

分享

【新三才首發】上大學時,知道聖誕節是慶祝基督耶穌降生的日子;而真正體會到聖誕節是個神聖的節日是在大學畢業前的那個12月24日。那天晚上,我和幾位修女朋友去了教堂,聆聽着那美妙的讚美詩和《聖誕頌》,我第一次覺的自己離上帝並不遙遠。

七年前,因為工作的原因來到了德國,恰巧是在聖誕節前夕。正琢磨着如何打發這幾天的時候,一個叫Sara的德國朋友向我發出了邀請。也好,體會一下德國人如何過聖誕節對我還是蠻有吸引力的。況且我也想重溫曾經美好的感覺。

Sara的家位於離科隆不遠的小鎮上。因為她的父母早已離異,平時只有她的媽媽在家,她和哥哥通常會在聖誕節前回來,所以那時也是家裡最熱鬧的時候。我是在12月22日那天抵達他們家的。第一次真正走入德國人的家庭,我還略有些緊張,因此一切都很小心謹慎。Sara的媽媽Regina是個非常熱情的人,她和我隨意地聊起了家常,並讓我像在自己家裡一樣隨意,不要拘束。從聊天中,我得知她是名按摩師。

轉眼平安夜就到了。而Sara在海德堡大學攻讀醫學的哥哥Gauguin是在當天到達的,Regina自然是非常高興。白天,Regina簡單地裝飾了下房間,在客廳里擺上了聖誕樹,晚餐前則在餐桌上鋪上了新桌布,擺上了新的餐具,並燃起了蠟燭。從這時起,我才切身感受到了一絲過節的氣氛,雖不濃郁,但卻很溫馨。

晚餐主菜是Regina特意烤制的魚,味道不錯。據說魚是中世紀以來基督教的一個象徵食品。我們4個人邊吃邊聊,十分輕鬆。Regina告訴我們,稍晚的時候,她朋友一家4口人,還有Sara和Gauguin的爸爸會過來一起過平安夜。看來,熱情的Regina也是個喜歡熱鬧之人。餐後,看到Sara在用彩紙包禮物,我才意識到,自己什麼禮物都沒準備啊。再怎麼說,至少應該給Regina準備一份禮物啊。想來想去,突然想到行李箱中有從國內帶來的一條新羊毛褲,送給Regina,她一定會高興的。於是,向Sara要來了彩紙,我也包了一份禮物,寫上Regina的名字,放在了聖誕樹下。

九點多,Regina的朋友一家和她的前夫陸陸續續地來了。Sara和Gauguin的爸爸留着大鬍子,看起來很可愛。他給了我一個“熊式”擁抱,嚇了我一小跳。在互相認識後,大家圍着聖誕樹坐了下來,邊喝茶邊聊天。不一會兒,Regina建議大家一起唱聖誕歌,她在旁邊彈琴伴奏。似曾相熟的歌聲在我的身邊再次響起,我的思緒飛回了從前。人生真的很奇妙,隱藏在記憶深處的那跟弦就這樣在不經意間被撥動,也許我和上帝間真的有過約定?

似乎過了好久,琴聲、歌聲中止了,我有種莫名的感動,不過又說不清原因何在。然後大家開始到聖誕樹下依次取禮物。出乎意外的是,Regina叫我也去。略帶羞澀的我果真在樹下找到了寫着自己名字的包裹,打開,原來是一盒巧克力。這大概是我收到的第一份聖誕禮物了。看着Regina那洋溢着快樂的笑臉,我的心再次被打動,那時的我還不習慣於西方擁抱式禮節,因此只是輕輕地說了聲“謝謝”。然而,當Regina發現了我送給她的禮物時,驚叫起來,馬上走到我的面前與我擁抱,連聲說“謝謝”。尚不習慣於此的我真有些手足無措呢。

愉快的平安夜就這樣伴隨着歡聲笑語度過了。那晚,我睡的很香。

第二天上午,Regina帶着我和Sara、Gauguin去Oma家。德語Oma是奶奶或者姥姥的意思。今天我們去的是Sara的奶奶家。Oma家在農村,德國的農村除了擁有廣闊的田地、更為安靜的環境外,生活質量方面與城市中並沒有什麼差別。

開了一個多小時車後,我們到了Oma家,此時Sara的爸爸和叔叔早已經到了。Oma家的房子很大,是很典型的德國建築風格。Oma 今年80歲了,一見慈祥的Oma,我就喜歡上了她。很少主動與人擁抱的我竟然主動親了Oma,Oma看上去對大家的到來非常開心。午餐時她準備了豐盛的烤鵝。聽說,烤鵝是德國聖誕節最經典的一道菜,想不到我第一次過節就有幸品嘗。雖然我與Oma語言不通,但這並不妨礙我們交流。她給我看了孩子們小時候的照片,並不時解說著。因為有照片,我大概猜得出她所講的事情。也許,過去的歲月給她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記憶。Oma年輕時,該是怎樣的美麗啊?!

吃完了烤鵝,喝着下午茶,品嘗着小點心,在暖暖的客廳中,大家閑閑地交談着。一個溫馨的下午就這樣流逝了。

黑夜降臨,我們告別了Oma。此時外邊的每一座房子中都透出了燈光,一些窗戶上的彩燈也有規律的跳動着。雖是寒夜,但空氣中卻涌動着一種溫暖,這種緩緩涌動的溫暖氣息更像是一種不需要語言的心靈互動。

我在德國的第一個聖誕節就在這心靈的互動中度過了。

(新三才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