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異客 同窗之誼

同窗之誼

分享

【新三才訊】剛坐下,準備實驗器材不久,小李坐到實驗台對面,「克力斯說妳在生他氣,而且妳不該生他氣。」我反駁,「他一天到晚髒話連篇,我已經被他搞煩了。」他說,「唉呀,男孩子哪有不罵髒話的…」我說,「我就沒聽你罵過呀!」他「嘿嘿」一笑。

小李是個有意思的大陸人,臉上笑得再燦爛,喉嚨里冒出的永遠只有一聲「嘿嘿」。「嘿嘿」是他的註冊商標。

突然想起有事要通知指導教授,匆匆拋下還想多說什麼的小李,衝出實驗室。

不巧的是,在樓梯間撞上了克力斯;我說,「你不覺得你該對我道歉嗎?」他問,「為什麼?就為了一句髒話?那又不是在罵妳。」我說,「我不管,是不是罵我,是自由心證的問題;你冒犯我了。」他甩甩手,意思是,他不會道歉。我拋下一句,「很好。」扭頭就走,心想,冷戰正式開始。

和指導教授談完事後,正要離開時,指導教授突然來了一句,「妳和克力斯又吵架了?」好傢夥,原來到處爭取同情票。「你們倆真像兄妹一樣,動不動就鬥嘴。」我說,「他先開始的。」指導教授笑笑、點點頭,「我兒子也常說,是她先開始的。」又問,「需要我做和事佬嗎?」「不用,這次他一定得先道歉,我才能原諒他。」

又到了實驗室一周一次的圓桌會議。輪到我發言,我盯着克力斯,硬硬的說,「克力斯發展出的實驗步驟,我已經試三次了,就是做不出來。」克力斯看着我,問,「妳有這樣做嗎?」「有。」「有那樣做嗎?」「有。」「奇怪…..」

我盯着他,心想,你究竟要怎樣?都按你的步驟試過了,你要如何解釋、證明你的步驟是有效的?全會議室里一片沉寂,因為大家都知道克力斯和我之間的冷戰,那比實驗的停頓更令人不安。

半響,克力斯開口了,「我這周末有空,可以陪妳做一遍,如果妳也有空…..」我暗自鬆了口氣,淡淡的回一聲,「可以,謝謝。」

那複雜的實驗步驟要整整耗去兩天的時間,成敗則需等待三天才能揭曉;與其說是克力斯陪我做一遍,不如說是他從頭到尾操作一次給我看。兩天實驗期間,他一板一眼的仔細解說並操作,我則不苟言笑的響應着他的每一個指令與動作。當最後一個動作結束、將保溫箱鎖上以靜待三天培養期的時候,克力斯和我都同時呼了一口氣,並大笑出來。

「妳還在生我氣?」

「你要不要道歉?」

他搖搖頭。

我扭過頭,氣沖沖的離開了實驗室,「你這固執的美國人!」心想,冷戰繼續!

來源: 微希文集

(責任編輯:香香)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