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美國民權運動教母逝世 為平...

美國民權運動教母逝世 為平等奮鬥80年(圖)

分享

【新三才網訊】2010年4月20日,被稱為美國“民權運動教母”的多蘿西·海特與世長辭。這是一位曾與馬丁·路德·金並肩奮鬥過的民權戰士。多年來,海特的名字一直隱沒在那些知名民權領袖的光環下,但她依然無怨無悔地為爭取弱勢群體的公民權、為爭取社會平等而奮鬥終身。她的一生,並沒有為美國創造任何物質財富和尖端科技,但海特依然被美國媒體稱為“國家寶藏”,更被國會眾議院議長譽為“美國強盛之源”。

當地時間4月20日,在為美國的種族平等和性別平等奮鬥80多年後,98歲高齡的多蘿西·海特在美國華盛頓的霍華德醫院安詳地離開了人世。從上世紀30年代開始組織活動抗議針對黑人的私刑,到2009年美國誕生第一位黑人總統,海特和她那些民權運動夥伴們的努力,塑造了今日美國的社會版圖。

“海特博士將一生奉獻給為平等奮鬥的事業,她見證了民權運動史上每一場遊行和里程碑。她是美國民權運動的教母,是眾多美國民眾的英雄。”奧巴馬總統在哀悼海特逝世的聲明中說。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說,“多蘿西·海特的努力、悲憫、寬容以及她的愛國精神,讓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強盛。我們將永遠牢記,她為了平等而戰的堅韌和執着。而平等,正是我們這個國度的傳統和希望。”

國務卿希拉里和前總統克林頓也對海特的去世發表聯合聲明,“她的離去是我們國家的大損失,然而她一生的貢獻、她推動的社會進程,以及她的努力觸及到的民眾,卻使國家更加的富有。”

海特曾經說過,“無論何時何地,在我的有生之年,我都將為社會公平,為消除種族歧視,為給我們的家庭和孩子建立更好的生活環境而奮鬥。”她也是這麼做的,海特終身未嫁,平等才是她終身的事業。

從1957年開始,她擔任“全美黑人婦女協會”的主席,一做就是四十年,致力於黑人權利和女性權利。她在1971年建立了“美國女性政治核心”,呼籲女性在政治上發揮更大作用。她還長期擔任“基督教女性聯盟”執行委員。

數十年來,海特是多位美國總統民權事務顧問。她曾獲得兩項美國最高榮譽:1994年“總統自由獎”和2004年“美國國會金質獎章”。

美國民權運動又稱為“平權運動”,是指發生在上個世紀50—60年代的美國人民反對種族歧視,爭取平等權利的社會運動。這一偉大運動深刻地改變了美國的社會生活圖景與美國人的思想觀念,因而使美國真正成為了一個兼容自由與平等的偉大國家。

1954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定教育委員會種族隔離的學校違法,1955年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黑人公民以全面罷乘來反對公車上的黑白隔離措施,1963年華盛頓的林肯紀念館廣場聚集二十五萬名群眾反種族隔離,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博士發表着名的演說《我有一個夢》為民權運動的高峰,其他參與的着名人物還有麥爾坎·X(Malcolm X)等人。

1912年3月24日,多蘿西·艾琳娜·海特出生於弗吉尼亞州的里士滿,她的父親是一名建築承包商,母親是個護士。海特小時候患有哮喘,家裡人甚至沒有指望她能活着長大。

但是,體弱多病並沒有阻止海特走上為黑人弱勢群體爭權、維權的道路。從少年時代開始,海特就投身於民權運動。十幾歲時,她便走上大街參加遊行,呼籲給予黑人投票權和禁止私刑。

高中時期,海特曾參加過一個演講比賽,主題是“美國憲法”。擁有雄辯口才的海特順利進入了全國決賽———她是唯一一位進入決賽的黑人選手。她的演講討論了憲法第13、14和15修正案,該修正案旨在賦予美國前黑奴及其子女受憲法保護的公民權利。當時,辯論會的裁判全部是白人,但他們卻給了這個黑人小姑娘一等獎。

2008年,海特接受媒體採訪回憶這段往事時說,“為了讓憲法修正案確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成為現實,至今我仍在不斷努力。”

作為班上的明星學生,海特申請了美國着名的私人女校巴納德學院,順利被錄取。到了1929年的夏天,學院的系主任找到了她,對她說有個問題———學校針對黑人學生的配額只有兩名,當年已經錄滿了。

海特幾乎要瘋了,她捏着巴納德學院的錄取通知書,轉身坐地鐵來到紐約大學。1933年,她在紐約大學獲得了教育學的學士學位,兩年後成為心理學碩士。

畢業後,海特成為紐約福利署的一名社會工作者。她最初的一項工作,是為那些每小時掙15美分的黑人爭取權利,在市議會發表演說呼籲“取締地下黑奴市場”。她還建立了基督教女性聯盟的“種族平等中心”並擔任負責人。上世紀80年代,海特還領導“全美黑人婦女協會”,推動了美國離散黑人家庭的團聚活動。

對於如何更好地促進平等,海特最喜歡引用廢奴主義者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的一句話,那就是“鼓動、鼓動、再鼓動”。

當馬丁·路德·金1963年在華盛頓的林肯紀念堂發表他着名的演講“我有一個夢想”時,海特也在主席台上,距離馬丁只有一臂之遙。

海特是那場集會的組織者之一,她本人也極具演講天賦。然而在那天,她所有的男性夥伴都向集會者發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說,唯獨她沒有機會。

《紐約時報》書評在談到當時海特遭遇的不平等時說,“這是非裔美國人一個世紀鬥爭史中令人痛楚的一刻。”

但在海特看來,民權運動者面臨的挑戰是集體行動,絕不是個人是否成為焦點,“我在團隊中就像在家裡,我不會因為媒體把焦點對準了男性領袖而皺眉頭。”

歷史學家列出過領導美國民權運動的“六位大人物”,分別是馬丁·路德·金、詹姆斯·法默、約翰·劉易斯、菲利普·魯道夫、羅伊·維金斯和惠特尼·揚,但是,他們所領導的幾乎每一場全國性運動,都離不開海特的功勞,海特一直是默默無聞的“第七人”。

《紐約時報》評論說,如果說海特不如她那些同時代的民權人士知名度高,那是因為她本人在“種族”和“性別”兩方面都被邊緣化。在女權運動的組織中,身為黑人的她不得不長期在幕後工作。而在種族權利運動中,她又因身為女性而站在了她的男性夥伴們身後。但在她一生的事業中,海特總是以一種平靜而堅定的態度面對這種狀況,在追求社會平等的鬥爭中將這兩項運動結合起來。

在晚年,海特談到“我有一個夢想”掀起的1963年民權運動高潮時,她也沒有因自身的隱沒而介懷,讓她難以釋懷的是民權運動的現狀———1963年民權運動造就的那種團結一致的氛圍逐漸褪去,到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缺乏戰鬥力,而到如今,許多黑人家庭仍然因為社會不公而經濟困窘。

海特的去世,讓美國媒體開始反思美國民權運動的未來,“如今民權運動的繼承者面臨著更多挑戰。”《華盛頓郵報》評論說,新一代的民權領袖必須決定:面對着民權運動呈現出的新特點,他們該怎樣迎難而上。

“很多年來我們不停地呼籲,給我們一個機會,現在,我們到了舞台中央,我們又該怎麼做?我們現在面臨更多制度上的不平等,更多隱性的不平等。這些歧視並不像海特當年那樣激烈,但是更加陰險。”55歲的民權積極分子夏普頓說。

如今,經過像海特那樣的民權運動者的不懈努力,非裔美國人、以及其他弱勢群體不再害怕狂吠的惡狗,也不用擔心他們的房子被拆毀、燒掉,但是他們仍然在爭取人人平等的教育權和就業權。儘管在美國的政府和議會,已經有數百名非裔擔任要職,但推動公民平等權的運動還不能夠停止。

“我們經歷了一段漫長的道路,但是,有太多人的處境依舊沒有得到很好的改善。這是我終身的事業,而不是一項工作。”海特曾說。

2009年初,奧巴馬總統舉行宣誓就職儀式,海特應邀見證了這個歷史性的時刻。一位黑人成為總統的事實深深打動了這位老人,“人們問我,我是否夢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我說當然,如果你不曾有夢,你就無法為實現夢想而奮鬥。”

來源 新京報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