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北大高材生柳智宇出家修行追...

北大高材生柳智宇出家修行追蹤(圖)

分享

鳳凰嶺龍泉寺,北大數學系畢業生柳智宇曾在此修習佛學。

【新三才網訊】北京大學數學系本科畢業生柳智宇,放棄申請到的麻省理工學院全額獎學金,選擇了到鳳凰嶺龍泉寺修習佛學。

昨日,龍泉寺法師證實,目前柳智宇只是龍泉寺的居士,“是否皈依尊重他自己的選擇。”該法師還稱,近來很多媒體記者前來找柳智宇,“他壓力很大,暫時離開寺廟,找地方安靜。”

奧數冠軍佛門修行

20歲左右的柳智宇是湖北人,北大數學系的老師評價為“非常優秀的學生”。

16歲時,柳智宇成為全國名校華師一附中的學生科學院院長;2006年以滿分成績獲得第47屆國際數學奧賽金牌並被保送攻讀北大。大四畢業前成功申請到麻省理工學院全額獎學金。

最近,一條“北大才子放棄麻省理工學院全額獎學金,出家遁入空門”的帖子,讓柳智宇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

北京鳳凰嶺腳下龍泉寺多名僧人和居士證實,柳智宇近期的確曾住在龍泉寺修行。

壓力大離寺院靜心

昨日,龍泉寺法師證實,目前柳智宇只是龍泉寺的居士,近來很多媒體記者前來找柳智宇,“他壓力很大,暫時離開寺廟,找地方安靜。”

多名僧人稱,常住寺里的居士每天都會按照法師的安排勞作,地點一般就在食堂、工地、菜地、水庫這四個地方,有時也會外出為寺里購置物品。記者隨後前往寺院施工現場及居士樓附近菜地找尋,都未發現柳智宇的身影。

一位僧人稱,從居士到剃度要視個人悟性和造化而定,一般需要兩三年。“但柳智宇很聰明,可能會縮短時間。”

對此,龍泉寺法師稱,是否皈依尊重柳智宇自己的選擇。

父親不知兒子想法

柳智宇的父親是華師一附中的老師。

昨日電話中,這位父親的聲音顯得非常疲憊。

他稱,最近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跟兒子聯繫,他始終認為,柳智宇並不像網絡上所說的那樣,已經出家修行,而是去參加一些寺廟和佛教的活動。

“但即使他真的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他個人的一種選擇。”柳父說。

柳父坦言,媒體對兒子的報道已經影響他和妻子的正常工作,也令他們十分心煩。“目前我也不知道兒子的真實想法,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過一段時間再說。”柳父說。

北大社團發聲明避嫌

在北大讀書期間,柳智宇曾參加學校禪學社和耕讀社,還曾擔任耕讀社社長。

柳智宇被媒體報道後,北大禪學社聲明,柳智宇個人行為,均與禪學社無關。禪學社尊重每一位社員及北大同學的選擇自由,對個人行為無權干涉或發表任何評論。

記者了解到,從耕讀社成立以來至少有兩位社長到龍泉寺修行。第一位是耕讀社創始人,北大哲學系碩士鄧文慶,現在福建莆田廣化寺出家任職。第二位就是柳智宇。

對此,耕讀社現任社長“poemsword (詩風劍魂)”在北大BBS回應,耕讀社幾任社長跟龍泉寺聯繫密切,但“這是其個人信仰,我們社團表示尊重,耕讀社也曾參訪過龍泉寺,但只是想了解作為傳統文化之重要組成部分的寺廟文化。”

昨日,北大數學系學工組的值班老師婉拒採訪,稱學院已特別交待,拒絕一切媒體採訪。北大校方也未對此表態。

人物

初中愛哲學 大學講佛學

如今,北大數學系教學研究室的老師對於柳智宇的印象僅僅停留在清秀、乾淨、有書生氣上。

但從媒體報道能發現,早在2006年,柳智宇以滿分獲得國際數學奧賽金牌時,已愛好哲學,說話很有“哲理”。

當地媒體報道,初中時他就開始閱讀《老子》、《莊子》等。平時經常和老師探討哲學問題,他的班主任文老師評價:“和柳智宇探討問題是一種享受,對老師本身也是一種提高。”

而談到學習心得,那時的柳智宇就說:“學習的最好辦法就是沒有辦法。關鍵是要達到一種境界。”

就讀北大後,柳智宇長年堅持吃素,為人很平和,樂於助人,還向同學們宣講過佛學知識。龍泉寺網站上,柳智宇今年2月23日,寫的一篇文章,名為《如何成為一個有思想的人》。

他認為,“大愛和敬畏為我們提供了求知的動力。對未知領域沒有敬畏、對真理不熱愛,真誠的好奇心從何而生呢?對人類的苦難沒有悲憫、對生命沒有敬畏,又何以研究政治、經濟、社會以奉獻人類呢?沒有對生命真諦、世界美好的追尋,又何以鑽研文學、歷史和哲學呢?”

– 探訪

在柳智宇一位數學系的師姐看來,柳所在的基礎數學班,“很多人是以成為數學家為目標的。”柳智宇更是其中的拔尖者,“他不選擇數學,的確是數學領域的損失。”

昨日,龍泉寺多名僧人表示,柳智宇已是成年人,尊重他的選擇。龍泉寺住持、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學誠法師對媒體表示,國外有很多大學教授都信仰基督教,有不少也做了牧師。如今國內高學歷者出家的也有不少。

龍泉寺不乏名校學生

昨日下午,海淀區鳳凰嶺景區的龍泉寺一片寧靜。這座已有1000多年歷史的古寺,不少人前來燒香拜佛。

龍泉寺多名僧人稱,寺廟裡有很多高學歷的,居士中不乏畢業於名校的大學生,還有公司白領和海龜等,“每人都是平等的。”

每逢周末或法會,不少北大清華的學生都來龍泉寺做義工。一名來自清華大學的義工稱,在寺廟做義工收穫很多,能學會與人和諧相處。“每來一次就會讓心靈凈化一次。”他說,未加入到龍泉寺義工行列前,整天為功課、就業、同學間的相處憂慮,現在學會了包容。

寺院內也能上網研學

昨日,一名在龍泉寺皈依的居士稱,寺院生活並非只是燒香拜佛,過着與世隔絕的生活。寺院里也能上網,法師們也外出參訪、講學,還設有復興國學的研究會。

該居士出示了一份龍泉寺居士日常作息時間表:每天凌晨4時起床上早課,早上6時用早餐。早餐後按照法師布置的任務,開始打掃寺院衛生,並上山撿拾垃圾和參與寺院施工建設。上午11時用午餐,此後誦經及午休。下午2時至4時30分繼續按照布置幹活,晚6時用晚餐。晚上7時半至9時開始聽課、學習、研討及做個人問題總結反省和共同幫助總結反省,並積極尋求解決之道,9時半後統一熄燈休息。

住在寺院的僧人父母

龍泉寺有幾十名常住義工,一些是出家僧人的父母。

一名法師的父親稱,兒子當初出家時他和老伴極力反對,感覺“兒子給自己丟臉”。他們從老家找到寺院,發現寺院並非想象中的那樣與世隔絕,不食人間煙火。“這裡的出家人很有文化,說話做事都很好。”現在只要家中沒有什麼大事,他就住到寺廟幫忙幹活,也能常看到兒子。

北大哲學系2002級碩士鄧文慶也是瞞着父母出家。2007年,鄧文慶母親住在龍泉寺時稱,當時夫妻倆很不理解,併到福建廣化寺找兒子。後來,他們被兒子說服,一起來到北京龍泉寺。夫妻倆免費吃住在寺院,平日做一些零活,也跟着研習佛學。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