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 精神而不是宗教

精神而不是宗教

分享

 “精神而不是宗教”的興起,也許不是一件壞事。

原作者: Linda Mercadante ,美國CNN專稿

【新三才編譯首發】  美國宗教機構的數目在持續減少,然而有這樣一群人,他們自稱信仰的是“精神而不是宗教”,正在快速上升。對此,宗教人士應該持積極的態度。

要確定這是不是一件好事,我們首先應該聆聽這群人是怎麼說的,而不是武斷地嘲笑他們只是一群“色拉吧的招魂者”或者“半吊子水”。

Linda Mercadante女士用了超過五年的時間,對北美地區數百位“精神而不是宗教”的信仰者進行了訪談,發掘出了他們存在的一些共同核心理念。其中最主要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有各自的精神信仰,但卻不承認自己是宗教,因此,Linda給這些人群取了一個縮寫名稱:SBNR (Spiritual but not religious).

在探討SBNR信仰什麼之前,讓我們先來看看他們反對的是什麼。

首先,他們反對“科學主義”。

SBNR認為實證科學降低了人的潛能。他們認為那些只相信觀察和研究結果的人,智慧會受到限制。因此,SBNR對現代實證科學持謹慎的態度。

具體表現之一是,他們採取另外的方法(編者註:比如修鍊)來獲得身體健康。雖然大多數SBNR都仍然從實證科學帶來的科技中獲益,但他們仍常用實證科學中的一些名詞(如能量、量子物理等)來佐證他們的精神信仰。

概括來說,SBNR認為人們所能認知到的這個現實物質世界並不能詮釋全部的真理和宇宙的真相。

 

其次,他們反對“現實主義”。

他們厭倦那些限制他們的系統化和結構化的框架;他們厭倦程序化的規章制度,認為那些陳歸腐矩會逐漸消磨掉他們的本性;他們更不願自己的精神信仰被壓抑和被否定。

但是,他們都是遵守社會規則的人。比如他們都正常地工作,照顧好自己的家人,對朋友也友愛,同時他們都力所能及地為社會做好事。不同的是,他們對於自己的精神信仰被忽視會採取含蓄的方式進行抗議。

 

第三,他們反對宗教 - 或者說至少是反對兩種類型的宗教

SBNR們對宗教的排斥,與其說是反對其實質,不如說是反對其形式更為貼切。

一方面,他們反對那些頑固派宗教。他們反對某些宗教中那些堅持只有自己的信仰才是唯一能使人得到升華的保守主義者。

另一方面,他們也反對那些裝神弄鬼的所謂“迷魂宗教”。

過去幾十年的衝擊,導致宗教在結構和資金方面都不斷惡化,這令許多宗教人士茫然和困惑。

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包括他們子女在內的現代社會,離那個曾經是那樣充滿活力、欣欣向榮的美國社會越來越遠。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稱之為“好消息”的原因,因為我們看到有越來越多的SBNR人群,他們所反對的,也正是值得我們所有人深思的。

SBNR的崛起不正是敲響了一個警鐘嗎?我們感覺到,宗教領袖們至少已經開始關注到自身問題所在了。

宗教在西方社會的歷史表明,人們對發生的新情況遲早會掌握,然後可以找出一些為大眾所接受的表達他們的信仰的新方法。

與此同時,社會上還有形形色色的各類重要人群。從美國宗教的廣義範圍內來看,把所有的精神信仰都一概而論地予以廢棄,這又走入了歧途,雖然確實有的精神信仰已經瀕臨滅亡,或者變得腐朽和陳舊。

那麼究竟是什麼促使SBNR們拋棄了宗教呢?

一方面,許多宗教團體都沒有深入了解SBNR。他們應該嘗試站在SBNR的立場去考慮問題並了解他們,而不是恐懼或者簡單地不屑一顧。

其次,媒體經常強調了極端和少數宗教人士和團體的不良行為,但是我們應該知道,人人都會犯錯誤。其實我們在工作、家庭、和生活當中,都經常在犯各種各樣的錯誤,然而我們並沒有因此而被社會拋棄。宗教界和SBNR們都應該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變得更加寬容。

最後,對於SBNR們來說,他們也應該放棄認為“所有宗教都是一樣的,不必要的和過時的”這種簡單的思維。

一個無法迴避的事實是:要堅持一個終生的信仰是很艱難的,這條路很窄,充滿荊棘,但需要有人與我們同行。

我們所有的人,不僅僅是宗教人士,正在變得越來越固執和麻木。我們都應該找到自己的信仰,並堅定地按照我們的信仰去和別人一起融洽地生活,這也是宗教所闡述的觀點。

Linda Mercadante是The Methodist Theological School的一名宗教學教授,也是“健康的信念,健康的精神”的創辦人。她是《信仰無邊界 - 精神但非宗教者的內心世界》”一書的作者

新三才 John Cen 編輯整理

【新三才首發 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責任編輯:香香)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