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传统中国 天朝盛事 陶淵明〈飲酒〉詩

陶淵明〈飲酒〉詩

Share
2011-11-16 作者:陳潔民   

棲棲失群鳥,日暮猶獨飛。徘徊無定止,夜夜聲轉悲。
厲響思清遠,去來何依依。因值孤生松,斂翮遙來歸。
勁風無榮木,此蔭獨不衰。託身已得所,千載不相違。

東晉詩人陶淵明(西元三六五-四二七),詩風任真自然,一向為後人推崇,辛棄疾說他「千載後,百篇存,更無一字不清真。」元好問說他「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陶淵明的人格與詩品,若以真淳而論,可以說是古來第一。在他歸隱之後,有人請他復出做官,他因此反省自己處於矛盾與悲苦間的人生種種,在他的詩中幾乎篇篇有酒,但其意並不在酒,主要是將心緒寄情於酒,在這樣的情況下,寫下〈飲酒〉詩二十首,這些詩歌正代表了他心靈活動的軌跡。

  

〈飲酒〉(二十首之四)是一首五言古詩,由表面的詩意來看,寫的是彷彿只是一隻鳥的行止。但細細品味其意涵,則可知詩人眼中所見,並非僅僅如此。首句寫的是一隻失去群體歸屬的孤鳥,而這隻孤鳥,正是陶淵明的化身,他不願與人同流合污,即使必須忍受孤獨與飢寒,嚐盡流離失所的悲哀,也要追求人生最高的理想,達到真我的境界。因此,只能變成一隻成天在不安中忙著追尋探索的「棲棲失群鳥」。當黃昏降臨,眾鳥歸巢,仍然無處可依,獨自飛翔。

  

「徘徊無定止,夜夜聲轉悲。」可知這隻鳥在徬徨無依中熬過許多日落與黑夜,卻還是找不到可供棲身之所,因此牠的啼叫聲一天天更為淒厲。這表示陶淵明也曾有經世濟民,兼善天下的凌雲壯志,只是身處東晉亂世,眼見官場的明爭暗鬥,使他心寒。然而脫離仕宦,一家老小的衣食又成問題,因此使他在理想與現實之間飽受煎熬,在仕進與退隱之際惶惑不安。這個「轉」字,點出了他內心的矛盾與悲哀日漸加深的轉變過程。

  

「厲響思清遠,去來何依依。」指的是鳥兒內心有崇高的嚮往,未曾放棄對「清遠」之處的追尋,依然懷抱希望尋找著一個可以終身寄託的歸宿。「因值孤生松,斂翮遙來歸。」說這隻鳥選了一株「孤生松」,做好抉擇,便來歸附這棵松樹。松樹代表了貞風亮節,任真質樸,也代表了陶淵明人生中的安身立命之所,因此,他毅然收斂起濟世的情懷,回歸於躬耕自足的儉樸生活。

  

「勁風無榮木,此蔭獨不衰。」在勁風吹襲之下,沒有繁茂的樹木,只有這棵松樹不凋零。處亂世而不改其志,「固窮」的操守,使陶淵明寧可一家人過著清貧的生活,甚至到了乞食的地步,陶淵明是個「寧固窮以濟意,不委曲而累己」(〈感士不遇賦〉)的人,如同他的〈詠貧士〉詩云:「貧富常交戰,道勝無戚顏。」「道」是人生中最高層次的境界,陶淵明竭盡所能,要達到這個「真我」之境,追求自我實現,當他歷經千辛萬苦,才尋獲此「道」 ,找到一個託身之所時,便不再覺得孤獨悲哀,因為「託身已得所」,所以抱持著「千載不相違」的堅定信念。

  

在這首詩中,蘊涵了陶淵明的孤獨寂寞與失意困惑,也可以看出他的矛盾痛苦與抑鬱寡歡,還有他任真的抉擇,與固窮的操守。時代的離亂與思想精神風尚相關,易使人興起一種生命無常,與一切希望渺茫的感覺。陶淵明質性剛直自然,有超乎世間的要求,反對人為的虛偽與束縛,自不能見容於俗世,使他在人間嚐盡失敗與痛苦,但是他對大自然極為愛好與嚮往,在從人間世回歸到大自然的過程中,不僅發現了人性的高貴、個性的價值,實現了人格與個性解放的願望,反映在他的田園詩歌創作上,則形成了中國田園詩的藝術基礎,而他「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氣節,更使後代崇敬歌頌。
 

评论
发表新评论 搜索
发表评论
姓名:
E-mail:
 
标题:
UBBCode:
[b] [i] [u] [url] [quote] [code] [img] 
 
:angry::0:confused::cheer:B):evil::silly::dry::lol::kiss:
:D:pinch::(:shock::X:side::):P:unsure::woohoo:
:huh::whistle:;):s:!::?::idea::arrow:
请输入图片上显示的验证码.

3.26 Copyright (C) 2008 Compojoom.com / Copyright (C) 2007 Alain Georgette / Copyright (C) 2006 Frantisek Hliv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