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传统中国 以人为鉴 「道不同,不相為謀」

「道不同,不相為謀」

Share
2010-10-10

【新三才網訊】 有一位學者說孔子是“喪家狗”,所謂喪家狗就是無家可歸的狗,現在叫流浪狗。他很犧惺,也很無奈,焦唇口燥,顛沛流離,像條無家可歸的流浪狗。任何懷抱理想,在現實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園的人,都是流浪狗。這位先生不僅辱罵了孔子是喪家狗,而且把所有懷抱理想而未能如願的知識分子都罵為喪家狗。在這裡,他不僅罵了孔子,也可以說是罵了幾千年尊崇孔子的中國人。這位先生罵孔子為“喪家狗”的根據,無非說孔子犧犧惶惶,周遊列國,沒有被諸侯所任用,實現自己的政治主張。實際上這是用世俗的勢利眼光來觀察問題,好像只有被諸侯任用做了官,才算成功,否則就是失敗。沒有用是非原因來做判斷。孔子為什麼不被當時的諸侯所任用,孔子曾說:“道不同,不相為謀。”(《論語·衛靈公》)政治主張不同,不能共同謀事。孔子周遊列國的目的,就是要諸侯接受他的政治主張,進行治國,而不是相反,為了做官以適應諸侯的需要而放棄自己的主張,這正是孔子的偉大之處。他說:“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去)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論語·里仁》)富和貴是人所想得到的,不用正當的方法得到它,就不接受;貧和賤是人所厭惡的,不用正當的方法去掉它,就不拋棄。君子拋棄了仁德,怎麼成就他的名聲呢?孔子一生,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沒有放棄他所堅持的仁政學說原則,也未喪失信心。從來沒有像商鞅去見秦孝公那樣,先說以堯舜的帝道,秦孝公不悅,復說以三代的王道,秦孝公仍然不悅,最後迎合秦孝公說以霸道,才被重用了。孔子是以自己的政治主張為原則的,合則留,不合則去。

孔子自稱“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論語·為政》)十五歲就立志學問,到三十歲就學有所成,能自立於社會了,開辦私學,教授生徒,在社會上已有很大的名聲。這一年齊景公和晏嬰訪問魯國,齊景公就問孔子說,過去秦穆公為西鄙小國,何以能夠稱霸。孔子回答說,秦國雖小而志向大,地處雖然偏僻,行政措施得當,能夠任用賢人百里奚,齊景公聽了非常高興。魯昭公二十五年(前517)孔子三十五歲,因魯國內亂,他到齊國去為貴族高昭子家臣,齊景公問政於孔子,孔子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即君主要盡君道,臣子要盡臣道,父親要盡父道,兒子要盡子道。齊景公說:“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豈得而食諸?”(《史記·孔子世家》)好哇!如果君不像個君,臣不像個臣,父不像個父,兒子不像兒子,即使有糧食,我能夠吃得著嗎?當時齊國大夫田氏專政,有不臣之心,所以孔子針對這種情況,是強調加強公室的權力,所以齊景公非常高興,打算任用孔子,要以尼谿一塊齊地封孔子,卻遭到晏子的反對,因為晏子主張理財,孔子主張禮制,齊國的其他大夫也害怕齊景公重用孔子之後對己不利,打算謀害孔子。致使齊景公說:“吾老矣,弗能用也。 ”(同前)孔子便離開齊國,回到魯國。當時的魯國由三桓(季孫氏、仲孫氏、孟孫氏)執掌政權、而季孫氏的家臣楊虎又操縱了季氏的政權,“是以魯自大夫以下,皆僭離於正道。故孔子不仕。”(同前)所以他不做官,楊虎曾以送豚的名義,邀他出來做官,他拒絕了(《論語·陽貨》),便專門從事詩、書、禮、樂的修習和教學工作。

魯定公九年(前501),孔子為中都宰(今山東汶上縣東),治理一年,大見成效,四方各地都來效法。遂由中都宰升為司空(管理田土工程),由司空升為大司寇(掌魯國刑獄)。魯定公十年(前500),孔子五十二歲,齊國和魯國講和。齊國的大夫黎鉏向齊景建議說,魯國重用孔子,勢必危害齊國,建議和魯君和好,相會於夾谷(今山東萊蕪市東南),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夾谷之會。魯定公準備乘著車子前往,由孔子代理司儀事務。孔子建議說:“臣聞有文事者必有武備,有武事者必有文備。古者諸侯出疆,必具官以從,請具左右司馬。”(《史記·孔子世家》)國家有文事活動時必須要有武力準備,有武事活動時也必須要有文事準備。國君出行疆界,必須有武官隨從,要配備左右司馬官,魯定公同意了。在夾谷設立壇位,土階三級,雙方以禮相見,登壇而上,互相敬酒之後,齊國便獻以樂舞。齊國是想借樂舞的機會,劫持魯君,便讓東部的萊夷奏四方之樂,於是手持旄羽劍戟的萊夷武士一擁而上。孔子見此情狀,快步上前,一腳一級登上兩個台階,就站住了,舉起衣袖說:兩國君主和好,為什麼要演奏這夷狄之樂,請有司把他們撤下去,樂隊仍不肯離去,大家看著晏子和齊景公的臉色,齊景公自覺慚愧,揮手讓他們撤下去。齊國仍不甘心,過了一會,又請求演奏宮中之樂,於是一些倡優侏儒上前,演奏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戲謔歌舞,是想趁亂劫持魯君,孔子立即快步上前,登上兩個台階說:下等人侮辱諸侯的其罪當斬,請令有司官員懲罰,齊景公不得已命令懲處,將這些人斬殺了,手足異處。齊景公知道這次做錯了事,得罪了魯君,便將所侵佔的魯國的鄆邑、汶陽、龜陰的田地歸還魯國,表示謝過。這次夾谷之會,充分表現了孔子當機立斷的從政才能,大大挫敗了齊國的陰謀,並不是像某些人所說的那樣,是個迂夫子。

魯定公十四年(前496)(或雲魯定公十三年)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寇,“行攝相事。”即代理丞相職務。魯國季氏為大司徒,即上卿丞相,孔子代理相事,必然侵佔季氏的權力。齊國看到魯國重用孔子,將來會稱霸諸侯,對己不利,於是便使用了反奸計,離間孔子和魯定公、季氏的關係,獻女樂美女八十人,文馬一百二十匹,贈送給魯國。魯君與季桓子觀看多次,三日不理朝政,而且郊祭之後,又不按禮將祭祀的烤肉分送給大夫。孔子知道自己被冷落了,就離開了魯國。從此他便帶著他的學生開始了周遊列國的活動,先後到衛國、曹國、宋國、陳國、蔡國、楚國等地。衛國是昭公奭之後,魯國是周公旦之後,魯衛是兄弟之國,魯國在山東曲阜,衛國在河南帝丘(今濮陽),兩國相近,所以孔子離開魯國便先到了衛國,衛靈公問他在魯國得祿幾何,孔子回答:“奉粟六萬。”衛靈公也給孔子六萬。由於有人在衛靈公前進讒言,孔子在衛國只呆了十個月就去了陳國,路過宋國匡城(今河南長垣縣西南),因為陽虎曾禍害匡人,孔子貌似陽虎,匡人以為陽虎復至,圍據孔子五日,弟子都非常害怕,孔子說:文王去世以後,周代的禮樂制度和文化都在我這裡,難道上天要喪失這種文化嗎?“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並操琴而歌,匡人知是孔子,便解圍而去。魯定公十五年(前495),孔子離開曹國到宋國時,在大樹下與弟子習禮,遇宋司馬桓魋,因為他曾責備桓魋奴役工匠為自己預造石槨非禮,桓魋便想殺孔子,拔其樹,弟子們說快走,孔子說:“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史記·孔子世家》)可見孔子在任何困難面前,都堅持自己的信念而毫無懼色。

魯哀公二年(前493),孔子五十九歲,聞趙簡子招賢,將西去見趙簡子,趙簡子名鞅,為晉國正卿。孔子走到河邊,聽到賢臣竇鳴犢和舜華之死,臨河而嘆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濟也,命也夫!”多麼美的水呀,浩浩蕩蕩地流著,我不能渡過去,真是命運啊!子貢問他為什麼?孔子說竇鳴犢、舜華是晉國的賢人,趙簡子沒有得志時,依靠這兩個人協助他從政,等到他得志以後,便殺了這兩人而執掌政權。要是刳胎殺夭麒麟就不會出現,把水抽干捕魚,蛟龍就不會興風致雨,覆巢毀卵,鳳凰就不會出來飛翔,為什麼?“君子諱傷其類也。”君子忌諱傷害他的同類。(同上)孔子曾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論語·泰伯》)他認為趙簡子是危邦,所以他沒有去,再返回到衛國,居大夫蘧伯玉家,后復離衛前去陳國。

魯哀公三年(前492)孔子年六十,在陳國,季恆子生病,很感慨地說,過去魯國幾乎要興盛起來,由於我得罪了孔子,沒得興盛,對兒子季康子說,我死後你必相魯,相魯后一定要召回孔子。季恆子死後,季康子代立,想召回孔子,魯大夫公之魚反對說,過去用孔子不能始終,為諸侯笑,今若用孔子,不能始終再為諸侯笑。顯然這是借口,因為這時孔子年高而名聲很大,若被魯國重用,其他人就得退居其次。於是便召了孔子的弟子冉求。冉求後為季氏將帥,與齊國戰於郎地(今山東魚台縣東北),打敗了齊國,季康子問冉求,關於打仗你是從哪裡學來的,冉求答是從孔子那裡學來的。

魯哀公六年(前489)孔子在蔡國,楚昭王準備以書社地七百里封孔子,迎孔子至楚,楚令尹子西反對說:王出使諸侯的使者有子貢那樣的人嗎?答曰沒有;王的輔相有顏回那樣的人嗎?答曰沒有;王的將帥有子路那樣的人嗎?答曰沒有;楚國的祖先是由周王室封的,封地只有五十里,現在已經有幾千里了,孔子講三皇五帝的治理之道,周公召公輔佐天子的事業,王若用孔子,能保證楚國世代享有幾千里的土地嗎?孔子把他的弟子召來幫助他“非楚之福也。”對楚國不利 (《史記·孔子世家》)。事實上這和公之魚反對季平子用孔子一樣,都是怕用孔子后對自己不利。令尹子西為楚王近臣,掌軍政大權,楚昭王便打消了用孔子的念頭。於是孔子便離開楚國,又回到了衛國。衛國在衛靈公時,由於南子淫亂,衛太子蒯聵欲殺南子未遂,逃亡在外,魯哀公二年(前493)衛靈公死,便由靈公之孫蒯聵之子輒即位,是謂出公,諸侯都責備衛國,衛國一直處在內亂之中。孔子的弟子多在衛國做官,孔子這次回到衛國,子路問他,假若衛君請您從政,您將先做什麼?孔子說必先正名。“夫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矣。夫君子為之必可名,言之必可行,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史記·孔子世家》)這是說凡做事必須名分正當,若名分不正,言語就不順,言語不順,事情就辦不成。君子為政必須名分正,說出來的話一定要能實行,對自己的言語,不能馬虎草率。按照孔子的正名思想,衛國應該由太子蒯聵回來即位,國家才能安定,而出公是拒絕他父親回來的,所以衛國沒有用孔子。魯哀公十一年(前484),季康子派人帶著禮物迎接孔子回到魯國,這時孔子已經六十八歲了。魯哀公問政,對曰:“政在選臣”。為政在於選擇大臣;季康子問政,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枉者直。”把正直的人放在邪曲人之上,邪曲的人也就變成正直的人了。“然魯終不能用孔子,孔子亦不求仕。”(《史記·孔子世家》)

以上就是孔子周遊列國未能為仕的原因,齊景公想用孔子遭到晏嬰的反對,季康子想用孔子遭到公之魚的反對,楚昭王想用孔子遭到令尹子的反對,這些反對的根本原因,都是,和孔子的政治主張不同。孔子當政對於大夫專政不利。當時列國紛爭,為了爭權奪利,子弒父,臣弒君,亂倫敗德的行為肆無忌憚。孔子作《春秋》,“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春秋時期,臣殺君的有三十六個,大國滅亡小國的有五十二個。孔子認為要結束這種混亂局面,只有尊天子、復周禮、行仁政。所謂尊天子,因為當時諸侯國的權力,是周初由周天子分封來的,周室是天下的共主,只有尊周室各守封疆,不侵奪他國,按照周禮禮尚往來,才能維持天下一統、各國間的正常關係。因為當時的歷史發展,還沒有哪一個諸侯國能夠取代周室,而且周室亦無重大的失德。行仁政,才能使百姓安居樂業,這是根本。而當時的諸侯都在謀求自己的霸權,互相戰爭,自己怕被大國兼并卻要兼并其他小國,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針對這一時弊而提出的,遂成千古不易之箴言。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諸侯以為自己強大可以號令天下,結果自己的大夫都乘機篡奪自己的政權,晉被六卿篡奪,魯被三桓篡奪,齊被田氏篡奪,天下便陷入了這一惡性循環之中。孔子糾正時弊的主張即在於此。孔子周遊列國,雖然經歷了各種挫折,但傳播了他的思想學說,並教育了一大批有才幹的學生。在孔子晚年,他已被當時的諸侯公認為是賢哲和大思想家了。今天我們評價孔子,必須徹底拋棄文革中“批林批孔”對孔子的定位,他是一個思想家和教育家,要根據他的思想和主張對社會歷史的影響來做判斷,更不能用政治家或政客的標準要求他。1985年美國《人民手冊》將孔子和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列為世界十大思想家,孔子為首,不是沒有道理的。

评论
发表新评论 搜索
发表评论
姓名:
E-mail:
 
标题:
UBBCode:
[b] [i] [u] [url] [quote] [code] [img] 
 
:angry::0:confused::cheer:B):evil::silly::dry::lol::kiss:
:D:pinch::(:shock::X:side::):P:unsure::woohoo:
:huh::whistle:;):s:!::?::idea::arrow:
请输入图片上显示的验证码.

3.26 Copyright (C) 2008 Compojoom.com / Copyright (C) 2007 Alain Georgette / Copyright (C) 2006 Frantisek Hliv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