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新三才精华回顾:魏斯博士:...

新三才精华回顾:魏斯博士:前世今生来日缘(一)

分享

【新三才精华回顾】相信许多人还记得三十多年前的一本畅销书─《前世今生》。书的作者叫布莱恩·魏斯(Brian L. Weiss),一位常春藤名校耶鲁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生,曾是接受正规训练的医生、权威的心理医学教授、主任医师,以及坚决的无神论者。

然而,一位叫凯瑟琳的女子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魏斯博士从此走上了一条他认为是更科学的探索之路——通过对前世的回溯和来生的前瞻,而治愈病痛,了悟因果,把握人生。

许多的世界名人、亿万富豪、政治领袖都曾是魏斯的病人,他受邀去各地演讲与开授催眠课程的时间表常年排得满满。欧普拉的脱口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拉里·金的现场节目(Larry King Live)、20/20、《48小时》、CNN的探索频道,以及数不清的杂志、报纸和电视节目中都曾以魏斯博士的研究为主题。

笔者有次于纽约邂逅魏斯博士,就《前世今生》到他当时新书《一个灵魂,多次转生》进行了一次珍贵的心灵对谈。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中国和他的中国读者,魏斯博士有着特殊的感情和渊源。

和凯瑟琳女士的因缘际会

在《前世今生》一书里,和以前的受访中,魏斯博士多次谈到了他遇到凯瑟琳后人生的转变:

「遇到凯瑟琳之前,我发表了40余篇科学论文及专著,在精神药物学与脑部化学领域里,我获得国际认可的声誉。一点也不奇怪,我对『非科学』的领域,如『超心理学』,曾经是彻底的怀疑,而对于前世轮回的概念一无所悉,也不屑一顾。」

「哪想到催眠中的凯瑟琳莫名其妙的开始回忆前世,其中还有另外空间的高级灵性大师带来的教导。她所有的病症,在前世回溯后都获得改善。我惊愕万分,事件冲击了我,让我进入轮回、灵魂的世界,于是开始找寻科学与直觉之间的交点。」

「1982 年,在我安静微暗的催眠诊疗室里,凯瑟琳以如雷贯耳般的奥秘向我揭示有关我父亲与儿子的讯息,震得我双耳欲聋……我的手臂起鸡皮疙瘩。凯瑟琳不可能知道这些事,甚至也没有地方可查:我父亲的希伯来名字;我曾有个儿子,死于千万分之一机率的先天性心脏缺陷;我对医学界的看法;我父亲的和我女儿的命名。太细致、太充分了,不可能是假的。如果她能说出这些事,是不是还能说出更多?我想要多知道一点。有关我父亲与儿子的讯息,打开了我的曾经封闭的心灵,我开始认真面对来世与超异能现象的可能性。」

「谁在那儿?」我问:「谁告诉你这些事?」

「大师们。」她轻声说:「他们告诉我的。他们说我活过86次。」

「带着对任何有关轮回转世的科学论文的强烈渴望,我翻遍了医学图书馆。读得越多,就越意识到,尽管曾认为自己头脑的每方面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我的知识还是很有限的。有许多这方面的研究和出版物,都是由知名的临床医生和科学家们实施、验证并重复的,但是很少人知道。他们有可能都错了或者都被欺骗了吗?证据是如此的确凿,而我还是怀疑。不管确凿与否,我觉得难以相信。」

「这经验再加上随后其他病人的经验,我的价值观开始转变,从物质转入精神,而且更关心人我关系,不再汲汲于名利,我也开始理解什么是可以带走而什么带不走。确实,在这之前我一定也不相信肉体死亡后我们的某一部份还有生命。」

「那几周,我重温了在哥伦比亚大学念一年级时所学的比较宗教课的课本。在《圣经》旧约和新约全书中确实提到轮回转世。公元325年,罗马康斯坦丁大帝和他的母亲海伦娜,将新约中关于轮回转世的内容删去了。」

在《前世今生》一书中也提到,大师们通过凯瑟琳共示现了10余次,谈话涉及到人类的不朽及生命的真正意义:「我们的任务是学习,丰富知识成为神那样的生命。直到我们可以解脱了,然后我们会回来教诲和帮助其他人。」

一个纯粹的现代科学家的根本转变

我们的这次谈话,也是从《前世今生》展开的。魏斯博士说他知道前些年他的书在中国很流行。看着中译本书中的照片,他说自己虽多增华发,但看起来样子还是没变:「这本书是在台湾出版的,但在中国大陆的许许多多人,包括马拉西亚和世界其它各地的中国人,我都从各地收到他们的反馈和电子邮件,所以我知道在九十年代这本书还是很畅销的。」

记者:这本书的中文书名翻译的很好。就让我们从书名谈起吧。因为你是一位训练有素的耶鲁大学毕业的博士,当你谈到轮回和转生的时候,那一定是个很大的飞跃,无论是从唯物的角度还是从精神的世界,你能否再多谈一点,那样的转变是如何发生的?

魏斯博士:好的。在遇到凯瑟琳(注:凯瑟琳是作者在《前世今生》一书提到的改变了他的一生的病人)之前,我的世界不但是唯物的,而且是学术性的,那就是我的世界的全部。我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化学系,然后又到了耶鲁大学医学院学习并接受从医训练。然后我在耶鲁大学,匹茨堡大学作教授,在迈阿密大学任教时,我还是西奈山医疗中心的心理医学系主任。

那时我领导着一个治疗睡眠失调的中心,用的是电子器材所以是物理疗法,非弗洛伊德类型的,而是纯科学型的。我还领导着一个正电子发射(PET)频谱扫瞄中心。我做的就是那样的工作,我慎视一切,对我现在跟你要谈到的这些理念根本不信:那时我不信前生,不信精神,不信关于精神境界的追求。可以说,我非常左脑发达,善于思辩,纯学院派。

无疑是凯瑟琳促成了我这一生的巨大转变,但我前生前世中也在奠定着我这生转变的机缘。像我刚跟你谈到的,在我某一前世中,我是个佛家修行人。当我现在说到「我」的时候,我指的是这一世的布莱恩·魏斯。但如今我在看我自己的时候,我不只想到我的一生,或一个空间。用此生说事情,只不过是为了方便。

如今我能记忆起来的前世生命轮回中,我作过佛教徒,印度教徒,天主教徒,每生每世都不一样。举例说吧,和你在谈话的这一刻,我眼前浮现出我曾是如观音菩萨般的一位男佛的形象,袈裟上绣着心形的中文佛经中的字样,在我看来,多维的精神空间都是同时存在于一身。

(待续…)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

【新三才精华回顾,为您精选、品味精华、回顾精彩,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