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新三才精华回顾:魏斯博士:...

新三才精华回顾:魏斯博士:前世今生来日缘(二)

分享

【新三才精华回顾】(续前文)

一千多年前在中国 曾与道家神仙同游

记者:你去过中国吗?

魏斯博士:今生没有去过,但我很想去中国。从前我妻子去过,我也去过,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概是一千多年前的样子,那时佛教在中国非常兴盛,禅宗刚刚在中国兴起,我也多少参与其中,大约是佛教在向禅宗演变,将要传入日本的年代。

记者:是唐宋年间吗?

魏斯博士:没错!大约是那时候。我不记得太多细节,因为我可以看到事情,但不一定知道那是哪一个朝代。那时我见过道家的神仙,我的整个生活情景就是一位道士的一生,很不同。和我在一起的有其他五六位道家神仙,我无法记忆起所有的细节。

现在这听起来不是科学,因为它和我这世的生命对不上号。但是无论如何,这样的体验发生过很多回了。有通灵术的,或有其它本事的人跟我说:「我看到你有两个形象,其中一个总是一位中国老人」。我想也许这来自于我在中国古代做道士的那一世。我发现我现在所做的许多事情更接近东方的宗教,与佛教,特别是印度教,有着非常强的联系。

(佛教中)前世的概念,善的概念,慈善的重要性,为什么遭受痛苦,如何减轻苦难,如何摆脱无常,这些概念和我在做前世回溯疗法中所发现的事非常非常地相似。所以,我想去中国。我妻子更是想去中国,她非常想去看看那里的人民,去北京,登长城,她想去中国其它地方,去直接深入其中,体验那里的风土人情。

古老的,精神的,都是科学

记者:听起来是一个巨大的改变,从一个唯科学是举的教授转过来,但我想,对精神境界的探索与追求,是否是更科学的东西呢?

魏斯博士:是一个巨大的跳跃。但我依旧秉持着审慎明辨的心态。我听到过许多关于新世纪(NEWAGE)运动的事情,其中很多对我来说都不值得推敲,但也有一些确实有道理。现在,我希望我是一位思想开阔的科学家,在不失我在逻辑思维,推理和科学研究的素质的同时,探寻精神世界。我认为二者并不相悖。因此我依然用科学的眼光审视一切。

我的背景也许使得我和这一领域的许多其他人有所不同。我曾是一位医学博士,做过教授,用现代科学的手段譬如正电子发射扫瞄仪来研究过人脑。但是如今我对那些古老的概念也能够接受,因为我发现甚至在古代的佛教中,也有许多科学在其中,那里谈到了原子理论,基本粒子,不同的空间,诸如此类。对我来说真的一点都不相悖,也许只是那时的人们和现在人所用来描述的语言不同罢了。可是很多古代的理论,都似乎正在被现代的科学和临床研究所证实了,证实着。

进入未来不是梦

记者:在你的这本新书里,你有什么新的发现呢?

魏斯博士:你是说《同一灵魂,多次转生》吗?它谈到了进入未来的事情。(进入)未来,对于我依旧是科学的。因为对我来说它和现代物理学紧密相关。我不是个物理学家,但当我阅读那些新发现时,譬如就我对超弦理论的理解,那就是在谈及多重空间,无限宇宙。

在我阅读现代天文学家的著作和其它科学读物时,我发现他们和我所做的工作殊途同归。因为他们也是在论述关于平行空间,可预期或不可见的未来,膨胀宇宙,无边苍穹。在我的工作中,我发现这些和我的病人催眠状态下所描述的是如此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我的病人在描述时少了那些数学公式,但他们和超弦物理学家所描述的是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情境,同样的概念。

现在的天文学家的确承认多维空间的存在,所以我说前生来世是有着它的现代科学的基础的。如何将这两极完整地接合起来,还需要我们继续探索,但现代物理学中这些共通的发现,远比大多数人所了解的要神秘的多,玄奥得多。因而就我在实践中所发现的,可以说我比那些传统的精明的生意人,或对这些概念一无所知的现代人,应该更接近量子物理学,超弦理论和现代天文学。我发现谈论未来,也并不是什么不科学的事。

魏斯博士:我对催眠的兴趣始于对梦的研究,有些人可以做具有预见性的梦,他们会梦到未来,而且将来的事情常常会按它们梦里的情形发生,对我来说,这非常奇怪,人们怎么可以梦到将来,而且未来发生竟然和梦里梦到的一样!

于是我就开始研究未来,因为作为一个科学家我所研究的领域就是意识是如何工作的,如何左右事物,因此现代心理学需要了解人们是如何梦到未来的,或所谓具有前瞻性的梦,这就是我开始用前瞻疗法引导人们进入未来的来由。

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果人们能在睡梦中能进入未来,那么进入催眠状态时他们应该也可以进入未来。但问题在于未来是如此的不可预测,所以基于进入催眠状态的人在其中的自由意志,他所看见的未来可能也不是唯一,会发生变化。似乎每次梦中人的不同决定,也会改变他自己的未来。

比如说当时你有两种选择:或者你决定来到美国上大学,在这里访问我;或者你呆在中国做些其它的事情,你就会因此有了两种不同的未来。在我面前的这个君宇有着这样的未来,而如果君宇留在了中国,他也会有自己的未来,但一定是不同的未来,在不同的宇宙空间也许是这样的。可是他们却会有着某种联系。

这一切促使我看到了急迫的科学方面的需要,去研究这些现象,譬如我们的意识是怎样知道将来的事情?那些有着灵异能力或特异功能的人是如何看到的,科学依据又是什么?是否有一种能量和我们联系着?是否量子理论和超弦理论可以对回溯和前瞻疗法中做些解释?我认为这是需要探索的一个领域,一个并非与科学不相容或相悖的领域。

(待续…)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

【新三才精华回顾,为您精选、品味精华、回顾精彩,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