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回顾 新三才精华回顾:一代名相田...

新三才精华回顾:一代名相田稷的母训

分享

【新三才精华回顾】如今的女性一旦为人妻、为人母之后,总是感叹:母亲难为!以往的社会结构多半男主外、女主内,只要把家照顾好,做好份内的事就算尽了责任。随着时代的变迁,女权高涨,于是女性同胞们相继走出家庭,开启了内外兼顾、拥有双薪收入的丰厚物质生活,于此同时也尝到了压力骤增、心力交瘁、忙不过来的窘境,这是高度物质享受所付出的代价。

再来看看先秦时期,较为单纯的人际关系和简单的社会结构下,女子是如何扮演好母亲的角色的,除了耳熟能详的「孟母三迁」和她「断机教子」的故事之外,还流传着这么一桩动人的「田母诫子」故事:

战国时期的齐国,国富民殷,在诸侯列国中是国力很强的大国之一。齐宣王执政时,他任用田稷为相,政治清明,官吏廉洁。然而人们却把这一功劳归于田母家教有方。

一天,田稷乘车回到家中。像往常一样,他回到府中的第一件事是上高堂叩拜母亲,给母亲大人请安。善于察言观色的老母,总是能从儿子的表情及言语中,看出他一天从政的情况。田稷向母亲问安后,脸上露出一丝喜气,顺手从袖中掏出百镒金子,双手捧上:「孩儿孝敬母亲。」田母瞧见如此重额的金子,顿生疑虑。沉着脸问道:「你为相三年,俸禄从没有这么多,是君王奖赏的?还是士大夫贿赂的?」田稷不敢作声。田母见状,心里已知道七八分,严肃的问:「你为什么不回答?」

身为齐相的田稷,尽管在宫廷中威严不可凌犯,但在家中却永远畏惧母亲的严教。他不想也从不敢欺瞒老母,老老实实的向母亲讲出了这百镒金子的来历。原来是一位大夫因渎职,企求田稷在齐王面前说几句好话,求得宽恕,所以就暗地里给了他这些金子。田稷当时也执意不要,但无奈这位大夫死缠不放,并说是孝敬田老夫人的。田稷是个孝子,最后还是收下了。

田母听后,正色道:「儿子听着,你接受下属的贿赂,是不诚不义,不忠不孝啊!我听说士人严于修己、洁身自爱,不取苟得之物;坦荡磊落,不做诈伪之事。不义之事不存于心,不仁之财不入于家,言行如一,情貌相符。你受贿赂,就得为人开脱罪过,而且还坏了国家吏治的法度,这是不诚实丧礼义的!如今君王让你做了齐相,享受优厚的俸禄,可是你的言行能够报答君王的信赖和恩情吗?作为国家的重臣,事事处处应当作群僚的表率,事君如事父,尽心竭能,忠信不欺,把效忠必死当作自己的义务,执行君王命令和国家法律,应当廉洁公正,这样就不会有任何灾难降临。可是你现在离忠义太远了。为人臣不忠,就等于为人子不孝,以老母之名受人不义之财,实际是陷害至亲于不义。所以你既不是个忠臣,也不是个孝子!不孝之子,就不是我的儿子,请立即滚出这个家门!」说完,田母头也不回,扶着柺杖,气愤的回房去了。

田稷匍匐在地,满面羞赧,冷汗涔涔,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去。待母亲离开大堂后,他立即让家人驾车,将金子退还给属下,至晚方归。次日,田稷上朝,面见齐宣王,恳求给他治罪,罢免相职。

宣王派人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对田母的母德风范称赞不已,并亲自到相府看望田母,随行人员亦对田母由衷敬佩。宣王对群臣说:「有贤母必有良臣!相母之贤如此,何愁我齐国吏治不清。」他当着田母的面,表扬田稷改过请罪的光明磊落品德,赦免了田稷的罪行,恢复了相位,并亲自赏赐田母金子和布帛,以表示对她的敬意。

从此之后,田稷更加注意修身洁行,遂成为战国时期很有作为的一代名相。

虽然古今环境迥异,可为人母的责任是相同的,都得相夫教子,且身教重于言教,时时得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刻刻要惕励自己的道德操守。只是古时没有这么混乱的社会,没有如此复杂的人心,没有这样难填的欲壑,也没有这么高度的物质享受与外在诱惑。科技的进步打破了环境的单纯,引发了社会的病态,给如何扮演好母亲的角色,增加了极大的难度!但也有不少有心的妈妈,在摸索中坚持,在用心中收获。她们是默默的一群,也是令人感佩的一群。

作者:香香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

【新三才精华回顾,为您精选、品味精华、回顾精彩,转载请注明新三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