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回首 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七):...

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七):进入缅甸 (组图)

分享

 

曼德勒皇城日落

2005年5月18日,这天清早起来,天气还感觉有点凉爽,我们离开龙陵县城,向着芒市的方向前行。不久过了让毒贩闻风丧胆的木康检查站,这里是由缅甸北上进入昆明的咽喉要道,位置处在走出龙陵刚进入芒市坝子的半山坡上,战略位置也极其重要,当年谭伯英先生在他的滇缅公路名著《血路》一书中曾对这里有过一段生动描述:过了这里就是汉族和傣族的分界线了。从这里再往西,就变成了亚热带气候。

放马桥-南天门

为了寻找当年的老滇缅公路,我们放慢车速,找到路边的一个岔口转进了深山中。这是一段早已废弃的老路,路基上还铺置着云南人叫的“包谷石”,保留着当年的样子。这样的老滇缅路段估计已经非常少了。路的中间横着两个巨大的水泥路障,说明已经不再使用这条路了。我们想了些办法才让越野吉普车勉强通过去,前行数公里,来到一个四面环山的险峻峡谷中,两山之间架有石桥一座,风景非常优美,谷中有一条溪流穿过,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遍布其间,两边的树上是阵阵鸟鸣。这就是著名的放马桥。

滇缅路要塞-放马桥

它的名字据说来源于附近的一个村落。当年日寇占领芒市龙陵一带后,两地间经常需要进行物资和人员的调集及交换,英勇的远征军游击队员利用这里险峻复杂的地理环境,隐藏在周边茂密的森林中从四面偷袭敌人,打得敌人一过放马桥就心惊肉跳,经常被阻击手歼灭。而且屡战屡胜。日军曾多次组织人马对这一带进行扫荡,却都是空手而归。直到现在,当年幸存的日军士兵,对这里仍怀着恐惧之情,对那段提心吊胆的经历依然刻骨铭心。过了放马桥盘山而上,在陡峭的山顶有一个公路的转弯处,有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出现在眼前,紧贴着岩石的下面是公路,可以看出当年是炸开岩石后开凿出路来的,这就是著名的南天门。在古代,这里是一个要塞,易守难攻之地。

滇缅路上要塞-南天门

缅甸路上见闻

2005年5月21日,上午8点从瑞丽通往木姐口岸进入缅甸,用了65000元缅币(与人民币比为10000元兑换83元人民币)租了一辆老式丰田皇冠车,司机是一个小伙子,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不爱言语(他要说话我们也听不懂)一路放着缅甸音乐的磁带,婉转哆气,大多是用中国歌曲填上缅语来唱的。路况还算可以,走了几公里他就去加油,令人惊讶的是缅甸的汽油不在加油站而是在路边小竹棚里,棚里有许多大小不一的白色塑料和铁皮桶装着汽油,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量具,卖油的人家很多,他们一般一家老小都住在这个小棚子里。缅北都是山地,沿途人家不多,而且建筑基本都是茅顶竹楼,人们的穿着也比较差,可以看出这里的生活水平不好。可人与人之间非常的有礼貌,植被却是很不错,满眼都是绿色,不过已经没有高大的树林,据说树都被砍伐了卖到中国去了。

缅甸路边售油摊

缅甸是军管国家,一路上,关卡非常多,全部都由军人和海关、警察等人员把守,每到一处都会上来检查,司机小跑着拿着公文点头哈腰地去受检,让我们看得出老百姓还是很怕政府官员的。在一个检查站上,过来了一名四十多岁脸上有疤的军人,铁着脸叫打开行李箱检查,我看到司机过去塞了几百缅币给这人,他把钱往后袋中一揣,乐滋滋的摆摆手让我们走了。后来得知缅甸公职人员平均月收入只有两万多缅币,也就是170元左右的人民币,根本不够养活自已和家人,于是只好靠收点黑钱来贴补着过日子。

傍晚7点左右,来到了一个叫梅苗的地方,这里天气凉爽,行人渐渐多起来,有很多英式风格的木制别墅,连街上跑的马车都是非常英国式的四轮车,古色古香。梅苗因为海拔高,所以气候宜人,许多有钱的曼德勒人都到这里来盖别墅避暑。过了梅苗,车开始下坡,眼前豁然开朗,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追着将逝的在绿树丛中躲躲闪闪的夕阳,我们进入了缅甸的第二大城市—–曼德勒。气候一下子变得湿热不堪起来,在中心火车站对面,下榻于华侨开的太平洋饭店,每个标间20美金,从木姐到这里,一整天,我们走了270英里。

我们此去一行五人,除我之外,编导曲M,摄助兼技术小雷,二战史专家李Z,还有一名缅藉华裔导游兼翻译的女孩,她说她的父母都是中国人,住在瑞丽江边,1956年中缅重堪边界时,她和许多中国人居住地中国领土竟被划到缅甸去,而她也成了缅人了。我们一起挤在一辆轿车里长途跋涉,天气又闷又热,加上没有空调,苦不堪言。

缅甸境内梅苗到木邦附近的滇缅公路,除了路面重修过外,一切依然是当年的样子

古都曼德勒旧话

这是一座缅甸第二大的城市,地理位置处在缅甸的中心部位,它的北面从梅苗出去就是丛山峻岭,而南面却是一马平川,远征军第一次出征时,原计划在这里进行一次大汇战,与西北面方向的英军会合将日军赶出去,但未想到的是英军临阵脱逃,造成远征军三面受敌,孤掌难鸣最终功败垂成,加上缅奸作祟,戴将军战死沙场的悲剧。日本人当年进兵缅甸时非常工于心计,他们先派出了大量的策反人员化妆成和尚,进到缅甸的村村寨寨中,跟缅甸人说英国人殖民你们,我们来解放你们,中国的部队要来帮助英国人,你们该怎么办?由此,大量的缅甸人成了日本人的帮凶,专门带着日军抄近路包抄远征军的部队。直到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是这样认为。可见人是多么容易被“解放”得美好字眼所欺骗。

曼德勒周边的地理。梅苗海拔要高于它,所以天气相对凉爽,加上两地相距不远,因此,从英国殖民时期开始,梅苗就成了避暑胜地。从缅甸的海岸线一直到曼德勒都是平原,到了梅苗就开始进入缅北的山地。难怪当年日军可以骑着自行车,日行百里,很快就占领了缅甸的大部。

在英国殖民以前,缅甸的皇都在曼德勒,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护城河环绕着巨大的城墙,显得威严而庄重,无处不透着帝王无上的皇权。第一次远征军入缅后,蒋介石曾亲临这里督战举行会议,下榻过了一夜,第二天,由于缅奸的出卖,蒋刚离开,日军飞机就进行了轰炸,许多古建筑成为一片瓦砾。

月23日,曼德勒的气候又热又闷,感觉喘不过气来。电力供应非常紧张,有钱人或者公司、饭店都备有柴油发电机,整个城市生活在发电机的轰鸣声中。由于没有太多的工业,植被保护得很好,放眼望去都是各种绿色植物。街上人们代步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三轮自行车。可能是跟缅甸路况不太好有关,各种旧式吉普车和改装车非常多。

遗落的远征军老兵

在曼德勒旧城497号,我们来到了钟云青老人家。老人民国七年出生(1918年),今年87岁了,是广西北流人,1938年被抓了壮丁参军抗日,在湖北襄阳、樊县、老河口等地与日本人作过战,还参加了第二次长沙会战,1942年从昆明经驼峰航线空运到印度蓝姆伽受训,编入38师第4团第3营第4连中当上士班长,一个班共有16个人,打战打到猛拱的时候,死伤得只剩下5人,后来一直打到八莫才补充上新兵,后来38师整编为新一军,他被调到新一军军部兵务科代理少尉排长,当知道部队要开回国内打内战时他就离开了部队流落下来,靠买卖美国香烟和物资做点小生意维生,最后留在了曼德勒,辛苦一生,开了一个榨油厂。钟老的家,是此次采访老兵中生活得最好的一位了。儿女都非常的孝顺老人。在他家,老人拿出一张缅甸的绿卡说,直到两年前,缅甸政府才为他办理了长期居住证。算是成了缅甸人。

林峰(原名林少京)广东梅县人,今年81岁,林先生父母是客居印度的华侨,他1923年在印度出生,幼时被送回国读书,香港、汕头沦陷后报名参军到无线电军事学校学习,当时学校设在广西柳州,后来他又到了中央驻滇干训团受训,教官都是美国人,接受了无线电、有线电的训练,毕业后分配到中国远征军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任总部中尉参谋,后来又任上尉书记。远征军大反攻时,总司令部驻扎在保山,驻在光尊寺,参加过龙陵、松山战役,现在在曼德勒靠开洗车场为生。

张富麟,山东济南人,88岁,1940年在重庆进入税警团当文书,当时税警团的团长是孙立人,后来税警团改编为新38师,1942年3月8日仰光失守后,新38师奉命开赴缅甸与日军作战,隶属于中国远征军第六军。他跟随孙立人将军参加了仁安羌解救被困英军的战役。后来又随部队撤退到印度,38师整编入新一军后,他任新一军38师通讯连文书, 其后生病住进美军医院,后被调到该医院当文书。缅北反攻开始后他离开部队到了印度加尔各达培美学校当教师后来又来到了曼德勒从教直至80岁退休。现在靠家人做小本生意(在菜市场卖点米和生姜、大蒜之类)和自已卖字为生。老人说,从未有人买过他的字,因为,在缅甸,没有几个人会喜欢中国书法的。他一家住得非常简陋,竹子搭的小屋,四面透风,上不避雨。

新三才整编

来源 独角兽资讯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