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回首 中国最早的摄影、发电与电疗...

中国最早的摄影、发电与电疗技术

分享

清朝道光、咸丰、同治时候,有一个叫周寿昌的湖南名儒。《清史稿(第486卷)》有他传,评价他“精核强记,虽宦达,勤学过诸生”。关于周寿昌,最详细的介绍是他弟弟周礼昌写的《诰授光禄大夫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周公荇农府君行状》(见清缪荃孙葺录《续碑传集(第80卷)》),说周寿昌任内阁学士时,跟曾国藩、毛昶熙、郭嵩焘等官场名儒“咸在京邸以文章道义相砥砺”。

周寿昌对汉史有专门研究,精于诗词。周礼昌说他的才华“名彻中外”。所谓的“外”,例证是高丽,也即朝鲜。有高丽国相李裕元请周寿昌写“嘉梧室记”, 高丽侍读闵翰山请周寿昌为自己的诗集做订正。周寿昌有一个弟子叫王先谦,是清末民初湖南儒林的主要领袖。不过,以我看来,真正可以令周寿昌虽千年后仍能名垂青史的,并非这些,而是他不经意间记录的一段文字。

周寿昌个人诗文汇集为《思益堂集》,其中《思益堂日札(卷十)》记录他在道光丙午年(1846年)去广东三个月的所见所闻:“道光丙午,薄游粤东,淹留三月,耳目所及,间有撰述。日记中存数条,录之:……奇器多,而最奇者有二:一为画小照法。坐人平台上,面东置一镜,术人从日光中取影,和药少许涂四围,用镜嵌之,不令泄气,有顷,须眉、衣服毕见,善画者不如。镜不破,影可长留也。取影必辰巳时,必天晴有日。一为药雷。木匣一,径尺余,宽数寸,内藏药水,外置木柄二,铁丝系之。人左右手握其柄,则周身震动,虽力大者不胜,放一手即止。置三人其前,左者握左柄,右者握右柄,中一人以两手挽二人手,环守之,则三人俱震动。以次加至十人、百人,皆然。能治风挛诸疾。“(《周寿昌集》。王建、田吉校点。岳麓书社,2011年。P374、377。)

这段文字对于中国极其重要,一是第一次记录了西方摄影术,二是第一次记录了发电装置及电疗法。

摄影术的发明现在一般认为是在1839年的法国,由法国人尼埃普斯和达盖尔的技术为代表。1844年8月法国官员朱尔斯·伊捷埃(Jules Alphonse Eugène Itier,大陆现代一般翻译为于勒·埃及尔或于勒·埃迪尔)来到中国,第一次将摄影术带来,但相关的记录并不是中国人自己。周寿昌1846年所记录的画小照法,正是当时的“达盖尔摄影法”,对于中国摄影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证明1844年之后,显然是西方摄影师开始接踵而至,活跃在了香港、广东等地区,中国有了商业摄影活动。

周寿昌所记的药雷,实际是一种刚从西方传到中国的发电术。中国人本来就有电的概念,但没有科学的发电装置发明。西方发电装置的发明始于1820年英国科学家法拉第,之后1834年左右德国人雅可比发明直流电池,1838年已经试验用直流电池驱动小船。周寿昌1846年所见,显然是一种直流电池装置。当时中国人以为类似雷电,故以“雷”名之,又以此治疗中风之类风症,故又以“药”冠之,称之为了“药雷”。

周寿昌的两件记录对于鸦片战争后西方科技传入中国的历史有着很大意义。这种传入并非简单输入,从“药雷”治疗风症来说,应该属于一种中国化运用,可能也是世界上第一次记录了电疗法。周寿昌关于摄影术的记录已经受到摄影史家的注意,但对于发电装置及电疗的记录,则还没有被科技史家充分注意,比如在卢嘉锡主编、戴念祖著的权威性《中国科学技术史:物理学卷》,关于晚清西方物理知识和技术传入中国的章节中,便没有引用周寿昌这一极其重要的记载。

(责任编辑:石振麟)

(文章来源:腾讯大家)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