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民国租房实录:房东很穷,房...

民国租房实录:房东很穷,房客很阔

分享

【新三才讯】说是在清末民初,北京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被主人赶了出来,没地方住,在一条很偏僻的小胡同里找了一处小院子,租了一所厢房。

房东是个生意人,发过几笔小财,后来坐吃山空,都给吃没了。房东的老婆从前是个妓女,后来从了良,没有什么固定收入,家里经济紧张的时候,她会隔山岔五去茶馆里卖唱,挣点儿补贴回来。

在那时候的北京城里,这一对房东夫妇过的日子还算中平,绝对算不上富裕,但是也算不上贫穷,毕竟他们名下还有房产,而且那所房产还是独门独户的三合院,这要搁到今天,能让所有在鸽子笼式商品房里生活的亿万业主羡慕死。

可是很奇怪,这对房东夫妇居然很羡慕他们的房客,也就是那个租住他们家厢房的丫鬟房东为什么会羡慕房客呢因为房客比房东有钱? – 那个大户人家的丫鬟藏了很多私房钱,无论衣着打扮还是日常用度,都比房东夫妇强得多。

那时候农村破产,大批农民进城务工,市场上的闲散劳动力多得惊人,雇保姆,雇车夫,雇门卫,雇听差,雇老妈子,都便宜得很,超过半数的北京市民雇有仆人,哪怕一件羊皮袄都买不起,日常起居照样有人侍候,一个个活得都跟大爷一样。那对房东夫妇也不例外,他们雇了一个老妈子给他们做饭洗衣裳兼打扫卫生,乍看起来,好像也是一小康之家。

可是你知道租他们家房子的那个丫鬟雇几个仆人吗?两个!一个听差,一个保姆,听差负责上街买东西,保姆负责在家侍候她。单从奴仆数量上看,她这个房客的生活水平也在房东夫妇之上。

事实上,她这个房客非常阔气,也非常大方,每当看到房东的老婆置买不起好衣服的时候,她就会塞给人家几块大洋或者一沓钞票,就像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房东夫妇过意不去,把正房让给她住,自己夫妻搬到东屋,还让自家的老妈子尊称她“小姐”,搞得她这个房客更像是那所院子的主人,而真正的房东倒像是她的房客了。

房客比房东还阔气,这在今天是难以想像的,民国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鲁迅在北京西城砖塔胡同61号租过房,当时他在教育部当官,月薪已经涨到三百块大洋,远远超过绝大多数北京市民的收入水平,是他房东月收入的好几倍。所以他虽然是房客,却雇著女佣,出门人家叫他“先生”回家有人喊他“老爷” ,而他的房东却没人侍候,更没有机会当老爷。

在砖塔胡同61号院,鲁迅租了三间正房和两间东屋,正房归他和他的母亲以及原配夫人朱安居住,一间东屋归他的女佣人住,还有一间东屋成了他的厨房。而房东一家老小却屈居于西厢房,那里采光不好,昏暗潮湿。假如不明内情的现代人嗖地一下穿越到那个时代,准会把鲁迅的房东当成鲁迅,而把鲁迅当成房东,因为现在的房东是不太可能住得比房客还要差的。

台湾女作家林海音小时候也在北京租过房,她的父母没有房产,可是她们家的收入和开销在整个社区首屈一指。她有很多零花钱,她有钱买糖人儿,有钱买玩具,有钱蹲在门槛上品尝冰镇酸梅汤,有钱把唱话匣子的买卖人领回家,让人家单独为自己播放梅兰芳的“宇宙锋”引得房东家的小伙伴咬着手指头站在门口表示。羡慕嫉妒恨那些小伙伴也要听话匣子,回去跟爸妈要钱,被爸妈一个巴掌扇出大门:???咱家多少钱人家多少钱跟人家比花钱呸!

大陆女作家冰心在北京租房的时间最长,从1913年年她爸爸谢葆璋带着一家老小进京定居开始,光在东城铁狮子胡同剪子巷就租了16年。谢葆璋租的是两进四合院,一进院子让家人住,另一进院子让保姆和厨师住。

房东姓齐,是汉军旗人,大清国完蛋了,铁杆庄稼倒了,守着祖上留下的两进大院子,靠房租度日。为了多收些房租,房东把最大最宽敞的房子让给房客,自己带着家小在角落里蜗居。

那时候冰心的爸爸是海军部的司长,后来又升任海军部副部长(时称“次长”)。堂堂副部长携家带口当房客,搁到今天会成为天大的新闻可是。在民国不会成为新闻,第一,民国时代很多高官都在租房;第二,在民国租房不是什么丢人事儿,很多房客比房东更阔气,更有地位,更受社会尊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