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艾森豪总统影响美国的「隐藏...

艾森豪总统影响美国的「隐藏之手」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德怀特·大卫·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曾在1953至1961年间任美国第34任总统,亦是美国历史上的九位五星上将之一。他在1961年1月的告别演说让「军工复合体」(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概念成为这场演讲的历史记忆。虽然艾森豪离开白宫后,历史学家很快将他遗忘,转而拥抱当时年轻富有魅力的自由民主党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但是,大多数民意调查继续显示出,艾森豪仍为当时美国最受尊敬的人。

事实上,艾森豪保留了他的「隐藏之手」——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家弗雷德·格林斯坦(Fred Greenstein)后来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对艾克(Ike,艾森豪暱称)总统职位的开创性重新评估中使用的一个术语——在他的余生中密切参与共和党政治和国家事务。

艾克从不在公开场合批评他的继任者。事实上,在肯尼迪1961年的猪湾入侵惨败和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之后,肯尼迪开始寻求艾克的建议。在1963年底肯尼迪遇刺后,民主党总统林登·詹森(Lyndon B. Johnson)将艾克作为越南的秘密顾问。尽管美国在艾森豪和肯尼迪政府期间在越南有派遣过军事顾问,但詹森总统却是将美军正式派上越南战场的人。艾森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知名的诺曼地登陆D日的主设计者,他敦促詹森展示一场针对北越和越共的大规模军事行动。然而,詹森却选择在两年内缓慢增派美国军队,这让敌人有充分时间得以调整,最终让越南战场成为美军深陷其中的泥沼。

在国内政治方面,艾克最初在他的副总统理查·尼克森(Richard Nixon)在1960年总统选举败给肯尼迪之后感到沮丧。但在很短的时间内,艾克再次参与其中。1962年,在他的葛底斯堡农场,他主持了共和党战略会议,在他充分祝福的情况下,这场活动的纪录者是一位正在崛起的政治明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

艾森豪在保守派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和自由派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之间的1964年共和党斗争中保持中立。艾森豪于1964年7月15日在旧金山大会上发表了讲话。他的主题是,自民主党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三十年前首次当选总统以来,美国实际上经历过的一党专政必须结束。艾克强调林肯党是出于抗议黑人奴役。它的小政府主题意味着「在所有那些公民可以为自己做得比他的政府更好的事情上,政府不应该干涉。」

艾森豪敦促美国恢复到「常理」(Common Sense)和负责任的政府。他反对任何进一步「增加华盛顿的权力集中度」。自由党作家戈尔·维达尔(Gore Vidal)观察到,在大会上,里根正在专心研究艾森豪的演讲。

在1965年夏天,他在遇到詹森咨询关于越南之后,里根也要求艾森豪就如何进入政界提出建议。在为里根制定了一个具体政治步骤的计划后,艾克开始在国内政治和世界事务中指导里根。

在接下来的四年里,里根和艾森豪亲自会面四次,并有数次电话通讯,并交换许多信件和电报。当里根于1966年竞选加州州长时,艾森豪是其关于竞选战略和策略的重要隐形导师。事实上,艾克使用那个最喜欢的术语「常理」也成为里根的竞选主题。

里根于1967年成为加州州长之后,艾克将他对里根的指导扩展到了世界事务,包括如何在越南取得胜利,以及最终如何通过强大的美国军事和经济来击败苏联。

到了1968年7月,艾森豪已经病得很重。但是在1968年8月5日共和党大会即将开始的时候,来自医院的艾森豪最后一次向他的政党和他的国家发表讲话。

这次艾森豪没有像1964年大会那样处理国内政治,而是转向影响美国的主要危险:国际共产主义。与艾森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看到的民族团结不同,现在艾克看到主要政客不支持打败北越和越共的战争努力感到痛心。艾克是第一个颁布「多米诺骨牌理论」的人,他认为越南只是西方民主反对共产主义「扩张主义暴政」长达数十年的一场小型热战。艾克希望他的国家在越南赢得胜利,并最终在对抗苏联的长期冷战中获胜。

他看到美国的新事物是「越来越倾向于……忽略这些激进的举动,低估明显的威胁,实际上只寻求表面的和解。」艾森豪展望未来:「要求和平解决这场斗争是一回事。要求美国撤退是另一回事。后者是我知道为我们的孩子储备悲剧的最佳方式。」他在结束讲话时强调。

此后不久,艾森豪虽然一直住在医院,但他已经看到他当时的副总统尼克森最终赢得了白宫。然而,在尼克森就职典礼后不久,他在1969年3月辞世。而最终,他的门生——里根,在没有开枪的情况下击败了苏联共产主义。

艾森豪在担任总统之后持续参与政治、外交和指导他的政党在很大程度上被历史学家所忽视。距离艾森豪的1968年8月5日最后一次演讲50年后的今天,该是我们再重新评估这个被遗忘的艾森豪最好的起点了。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