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 Newstream 2 - шаблон joomla Видео

甲午海战之后,清朝又进入一轮民族资本主义蓬勃发展时期(上一次是洋务运动时期)。特别是1901年,慈禧颁布新政之后,相当于变相承认了戊戌变法,直接带动了民族资本主义的大发展,这个周期一直持续到清朝灭亡,也就是所谓大清的“繁荣十年”。

在这个时期,除了修园子,大清国确实做了很多事情,军备上最为典型。北洋水师在中日甲午海战惨败后,首只近代海军舰队便不复存在,大清帝国似乎没有近代海军这个大军种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大清于战败后的次年,即1896年又开始了重建帝国海军之路。1896年5月,总理衙门指定许景澄向德国订购的3艘穹甲巡洋舰中的最后一艘“海琛”号军舰北上驶抵大沽,另外两艘“海容”、“海筹”已分别先期驶抵大沽。

1897年夏,在英国订购的“海天”、“海圻”号巡洋舰到达大沽,按期到达的还有德国实硕厂制造的“海龙”、“海青”、“海华”、“海犀”号鱼雷艇。5艘巡洋舰、4艘鱼雷艇,使海军的实力猛增。尤其“海天”、“海圻”属于二等巡洋舰,是大吨位军舰。

除此之外,大清还大肆编练陆军新军,新军的编练从1895年开始,到1904年,新军的规模就已经达到18万余人,清政府深信,像太平天国这样的乱民,面对洋枪洋炮,也只能以卵击石,大清国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此时的大清,不仅经济腾飞,而且武备强大,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用“盛世”来形容似乎也并不为过。

但由于扩充,武器装备又大部分采购自国外,支出浩大。

对外战争中又不断战败赔款,白银大量外流,仅中日马关条约,赔偿金额就高达白银2亿两,加上利息和其它支出,朝廷共需赔偿三亿两以上!

而此时的清朝早已是赤字财政,据史料记载:大清自康熙中叶开始,每年财政盈余约500万两,乾隆中期以后年均结余达到1000万两左右。鸦片战争之前的年度财政盈余也超过500万两,到鸦片战争后的1847年,财政结余仍有380万两。

清朝财政赤字的真正起点是甲午战争之后,1896年赤字高达1292万两,1899年为1300万两,到了1903年赤字竟达3000万两之多,此后的清廷债务缠身,一直到1911年灭亡之前仍然如此,已经穷的揭不开锅。

但,大清又确实很有“钱”,没有钱如何进行大规模军备?如何修园子?

答案是——大变戏法,印钱!

我们知道,清朝实行的是银本位,白银本身无法印刷,那么清朝这戏法是怎么变的?

虽然,白银无法印刷,但“钱”还是可以印出来的。既然白银都流到境外,那自己就用铜来代替白银,“钱”不就来了?

所以,当清政府宣布铜元成为法定货币之时,意味着很多“新钱”也就出来了,用以替代白银的铜钱机制钱大约从1901年前后开始大规模出现,也就意味着市场中,开始出现大量的新钱(相当于假白银),与白银共同流通。

1900年之后的清朝繁荣,正是建立在这样的“新钱”之上!

可是,我们知道铜矿也是需要开采和冶炼的,铸钱也是需要成本的,铜钱的面值也需要与白银的价值相对称。

比如:道光初年,一两白银换钱一吊,也就是一千文,道光二十年前后,一两白银可以换制钱一千五六百文,到咸丰时期,可以换到两千两三百文。但不管白银与铜钱的比例如何变,都有兑换关系,老老实实铸造铜钱,或许可以盈利,但不能实现厚利,还是解决不了清政府的财政问题。

但清政府又进行了创造性发明,9克重的铜圆,实际价值为两文多,面值标注却为十文,清政府转眼即实现了7文多的利润,钱财滚滚而来。虽然大量的白银赔偿给外国人,用白银来衡量出现巨额的财政赤字,但自身并不缺钱,财源滚滚之下就可以支撑大规模军备等财政支出。

虽然用白银表示的财政穷的叮当响,但实际不缺钱,这就是大清戏法。

但这必须有一条支撑,那就是管制兑换,如果不管制,是完成不了这个戏法的,总有“刁民”不肯用这样的铜币换自己的银子。于是,清政府规定各种票据,无论是以白银还是以铜元为单位都一样,不能实际兑换白银,这相当于“外汇”管制,如果不管制,就抓瞎。

清政府从19世纪后期就规定,无论你是英镑、美元、荷兰盾什么的,进入大清的地盘都必须按规定的牌价兑换成大清银票铜钱,这样清政府就喘了一口气,所有等于白银的硬通货归我,用于对外支付,假钱?对不起,只能归你。

仅有这一条还不够。任何时候都有出口生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不断印铜“钱”,出口成本不断上升,折合成白银的成本就很高,可是,出口商品的价格是按真实的白银标价的(金本位)。产品出不去了,赚不到外汇,最终清朝对外的偿付能力就会枯竭。

此时,清政府的国家机器开始发挥巨大的威力,那就是增税!在这点上,英、美等国断断不如大清,征个税还需要老百姓同意,大清就要“先进”得多,直接代表人民同意增税,只需约摸估计著不会逼人造反就行。

有了这个巨大“优势”做后盾,解决财政问题就是小菜一碟。反正“钱”都是印出来的,多印一点也没关系,直接用于鼓励出口。

以茶叶为例:英国商人只肯出100英镑一箱,按当时的国际汇率折合800两白银,可是,清朝茶叶商人的成本就达到了1000两白银(这个成本自然是以清朝印的“钱”折算出来的),他得卖1100两才行。

此时,清朝出马,100英镑归我,我给你相当于1100两白银的银票(就是铜票),生意就做成了,英国商人、出口商人、清朝政府皆大欢喜,只是市场中又多出300两白银的“假钱”。

这个术语应该属于印钱(财政)补贴出口吧。解决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外债的问题,也可以解决军备支出,而且还可以展示国际形象,甚至还可补贴亚非拉。

可是,还有一个不欢喜的,既然用印假钱来解决问题,就势必带来通货膨胀,穷人就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是,在清廷看来这也不是问题,有北洋新军的洋枪洋炮在手,谁敢不老实?

经济蒸蒸日上,拥有用雄厚财力武装起来的、先进的陆军和海军,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想到大清在1911年垮台,甚至连外国人都吃惊,这天也变太快!

1910年,在大清国上空酝酿许久的金融危机终于爆发,刚起步的清朝上海股市崩盘。上海道台蔡乃煌等人紧急上奏朝廷救市。但财政有的只是假钱(印出来的票据),没有真钱(白银),如果继续印假钱,这是不行的,因为股市(大的交割需要货真价实的白银。

可清廷哪有白银?于是想出一条妙计:将民间筹资建设的铁路权收归国有,筹集的大量真金白银也就归了朝廷,真钱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怎么收归国有呢?当然不是拿真钱出来收购,而是发行国家股票给那些投资修建铁路的人。这样,既掌握了铁路权,又一下将那些投资修建铁路的巨额资金弄到了手,顺便摆平股市危机,一举多得,聪明吧?

但投资人不傻,您拿纸换我的真金白银还不算,还将路权也拿走,和抢劫有什么不同?于是,湖南、广东、四川三省就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保路运动”,其中,四川最为厉害。四川告急,清廷抽调湖北新军入川维稳,武汉空虚,武昌阴差阳错爆发起义,一个全球最有钱、军力空前强大的清政府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当然,最终的结果也很清楚,“假钱”催出来的繁荣灰飞烟灭,连印钱的“银行家”也不得不关门大吉。

(责任编辑:文恩)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