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健康 纽约市佳士得拍卖师的一天

纽约市佳士得拍卖师的一天

分享

【新三才首发】Tash Perrin 18年来一直是是世界上最大的拍卖行——佳士得的拍卖师,住在曼哈顿最富裕的街区。她的工作就像是「指挥管弦乐队」一般,并且需要处理许多不同方面的事物,例如持续追踪出价和「适时的演出」。

佳士得是全球最大的拍卖行,每年出售数十亿美元的艺术品,珠宝和奢侈品。让我们看看她的一天是怎么过的。

Perrin在2007年重新加入纽约办事处之前在伦敦的佳士得公司工作了七年,还担任佳士得国际的资深副总裁兼信托、房地产和财富管理服务的资深总监,这意味着她得代表佳士得参加全国各地的会议,并协助客户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重要的拍卖。

Perrin在每天早上5:45醒来。天气晴朗的时候,她会沿着哈德逊河岸跑步。

Perrin说,「我有一个训练师每周都会来找我几次,所以我要嘛在我的大楼里和他见面 —— 他6点15分来,我会和他一起锻练一个小时;或者是天气好的特别日子,我可能会去 —— 独自或带着狗 —— 去哈德逊河公园跑步」。

Perrin居住在纽约市最富裕的翠贝卡区,但她在多伦多也有一个家,她和丈夫住在那里,而大多数的周末也在那儿度过。

她每周要跑步三天。

「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可以让自己专注于为我当天所要做的事情找到一个正确的心态」,她说。

有时她的狗Ryndie会伴着她跑。

Perrin说,「她是一只救难犬,我在2009年开始养,所以她差不多10岁了,如果她嘴里不叼著东西,她就不离开家。」

早上7点,她回到公寓开始检查电子邮件。

她还与伦敦的同事谈论客户对佳士得当天稍后拍卖的选择。

Perrin是个「绝对要吃早餐的人」。她说:「我无法想像不吃早餐是怎么回事」。

佩林总是在家里吃早餐。

「有时它就是一个鸡蛋,有时它是烤面包涂花生酱,有时它可能是我制作的格兰诺拉麦片和水果」,她说,「我也会在家里喝咖啡,之后我会在上班途中准备一杯,可能在我上班的时候再喝杯咖啡。」

Perrin还经常利用早晨的时间与她的丈夫通电话,他主要住在多伦多的家中,而Perrin则在纽约工作。

「我的丈夫也常常因为工作出差」,Perrin说。「他多数到欧洲去,所以早上通常是我们通话的好时机,而这恰好也是他知道他能找得到我的时间,因为我还没到办公室。」

早上8点左右,Perrin从翠贝卡搭地铁前往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佳士得纽约办事处。这段旅程大约要花25分钟。

她说如果她早点出门,地铁通常不会太拥挤。

依情况而定,她约在上午8点到9点之间到达佳士得。

「我到办公室的时间取决于当天早上是否开会,我们是否需要参加某个讨论或类似的会议而定。但一般来说,我在8到9点之间总是会到」,Perrin说。

Perrin在纽约常常以会议开始每天的工作。

今天,她在竞标部门查看她上午11点拍卖的资料。

Perrin今天的拍卖会是一场设计品拍卖会,所以她下个会议将于上午9:30与设计团队举行。

本次会议旨在审查和讨论对拍卖物件的兴趣并为销售做准备。

Perrin说:「拍卖师不仅是来这里蜻蜓点水,仅仅是销售后离开。这是一项非常需要努力的协调合作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任何销售成功的关键。」

与此同时,Perrin喝了每天的第二杯咖啡。

「我一般非常注意使用可重复使用的瓶子和杯子」,她说。

Perrin的拍卖于上午11点开始。

这是佳士得拍卖行的设计品拍卖,包括镜子、椅子、灯具、桌子、雕塑以及从20世纪初到现代的其他作品。

此次拍卖的总销售额超过1400万美元,其中一个亮点是 EugènePrintz 和Jean Dunand 的1937年的橱柜, 在「三个电话投标人之间的长期竞标战争」之后,其售价接近550万美元。Perrin说,最终的售价是估计价格的十倍。

Perrin说她的工作就像是指挥管弦乐队一样。

Perrin说,拍卖期间有许多不同的方面需要兼顾。

「有对数字娴熟的运用,还要适时的演出」,她说。「我经常谈论到它就像是管弦乐队的指挥。你在各个不同的时间带动房间的各种不同元素,让每个人都感兴趣,你必须对很多你正作的决定充满信心,因为拍卖师负责整个流程,对当时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情负责。」

一个典型的拍卖持续一到三个小时,虽然有些时候得持续更长时间而且中间没有休息。

「当你在那里时,你就在那里」,Perrin说。「当你在那里拍卖的时候就是在那里。所以你不一定要休息。」

Perrin表示,当在拍卖中出售价格特别高的物品时,你可以感受到人群之间的紧张气氛。

她说,「好像你可以听到房间里一根针掉落的声音」。

Perrin说,拍卖会在下午1:30左右结束,比预期还晚,因为拍卖非常成功。她错过了她与客户的午餐,但她通常吃来自Proper Food的烤鲑鱼和混合蔬菜沙拉。

Perrin说她尽可能地在中午工作之余用餐。

有些日子,Perrin帮助培训她的同事成为拍卖师。在她的设计品拍卖会结束后的下午2点,她在一位经验丰富的拍卖师Richard Lloyd的协助下,为佳士得的员工进行了培训。

在拍卖会上,Perrin表示,她「了解我们将如何在房间内出价,或者如何使用公开的手势而不是秘密的手势,不是像你试图阻止车辆时那样举起手来说『你在竞标吗?』 ……你应该用一个公开的手势。」

Perrin说,拍卖师应该看起来很有参与感。

「如果他们运用他们的手臂,那么让人看两个小时就会容易得多,而且看起来他们正在打手势让你参与拍卖,而不是就那么僵硬的站着」,她说。

培训结束后,Perrin又召开了一次会议,这次与她的同事一起在房地产评估部门主席的办公室,以及印象派、现代派和装饰艺术部门讨论,完成了一项必须在当天结束前提出的建议。

「请注意桌上总是会有点心!」Perrin说。

她在下午5点举行了最后一次会议,为即将召开的客户会议做准备。

Perrin于下午7:30左右离开办公室,与客户见面喝酒 —— 她当天稍早时准备和他一起吃午餐。

他们去了洛克菲勒中心的夏日花园。

晚上8:30,她与朋友们共进晚餐。

他们去翠贝卡的Locanda Verde餐厅,Perrin说,「(这是)一个吃轻食的好地方」。

到晚上10点,Perrin回家了,她的狗Ryndie正等着她回来。

Perrin的丈夫Lorenzo每隔一周左右来到纽约,但当他不在那里照顾 Ryndie时,Perrin雇人帮他遛狗,在Perrin回家之前来遛狗两次。

在晚上11点与在澳洲出差的丈夫通话之后,Perrin上床就寝。

(编译:心宇)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