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来女往 马英九的最大”...

马英九的最大”反对党”-周美青(图)

分享

2008年10月10日“国庆”晚宴上,马英九吃相不雅,遭周美青白眼。

马英九的夫人周美青吸引力的根源,恐怕首先来自对台湾传统的“第一夫人”角色的全盘颠覆。在前几位夫人中:蒋方良是白俄罗斯人,本名分娜·瓦赫列娃,嫁给蒋经国后,被蒋中正改名为“蒋方良”,一生深居简出,几乎没有留给台湾公众任何记忆;接着登场的李登辉夫人李曾文惠,公众认识她的程度只比蒋方良好一点,在公共事务上,她也几乎不曾扮演任何角色。

接下来,可能也是最后一代冠夫姓的夫人——连战的妻子连方瑀。1962年拿下第三届“中国小姐”冠军、外形条件绝佳的她,在1980年代,台湾媒体政治兴起时,顺势走进公众视线。但就像她的姓名前面那个挥不去的“连”姓一样,连方瑀到哪里,几乎都是连战身边的陪衬,鲜有独立的公开亮相和活动。

而吴淑珍虽然在陈水扁早年入狱时曾短暂从政,但她的强项不在问政本身,而在环境于陈水扁周边的“形象工程”,如义卖募款、慰助贫困,乃至代表陈水扁出国访问。在这种传承下出场的周美青,在“第一夫人”这个“公共职位”上的表现,被公认为比前头几位夫人更为亮眼出色。个中原因,应该回到她的成长背景中追索。

 
家传的“船长性格”

 
周美青的父亲周兆溎,毕业于上海吴淞商船学校,毕业后进入中国一间航空公司——轮船招商局工作。30岁左右就当上船长,长年在外地工作。1949年,国共内战大势底定,周美青的妈妈逃到香港,与丈夫团聚。1952年11月,周美青在香港出生。

 
1953年,周兆溎夫妇带着孩子到台湾。当时任英国籍轮船船长的周兆溎,在航运行有相当的地位和知名度,月薪是400美元,而当时一名公务员,月薪只折合约5美元。周美青成长环境之优沃,可以想见。她就读的再兴小学、再兴初中,直到今天,仍被认为是贵族学校。在父母的精心栽培下,周美青顺利考上台湾明星高中北一女,接着进入政治大学法律系。

尽管家境富裕,周围同学都出身不俗,周美青却从来没有养成讲究穿着打扮、跟随潮流的习惯。名牌和珠宝,周美青不仅不穿不戴,而且根据夫妇俩向“监察院”申报的财产资料,周美青也没有任何收藏。

 
这正是来自周兆溎一手模塑的周门家风:认真、节省、重纪律。日后周美青的自我、自信,也被认为是传承自父亲的“船长性格”。不趋炎附势、靠专业致富的故事,被父母亲不断拿来教育子女。一代传一代,毫不令人意外,周美青日后成为自食其力、学有精专的专业人士。1977年与马英九在美国结婚后,周美青甚至曾一身兼三职,打工赚取生活费和学费,供马英九读博士。

 
压抑政坛中一抹清亮“自我”

 
相信台湾“第一夫人”中,没有人会比周美青更不喜欢“第一夫人”这个角色。

 
马英九回台湾之后,第一个工作就是担任蒋经国“总统”的英文秘书,周美青承受的压力恐难为外界想象。当时的台湾还在威权时代,马英九行走“大内”、伴君如伴虎,周美青必须收敛个性。在马英九当上“法务部长”一步步汇聚人气、从国民党的“明日之星”成为“今日之星”后,周美青也愈来愈有意远离摄影机,避免和马英九一起现身公共场合。

 
1988年5月,马英九宣布参选台北市长。7月12日,周美青带着小女儿马元中首度出马为其助选,这是她第一次面对媒体。当时,被问到是不是支持马英九参选,周美青意在言外地说:“在马英九决定是否参选以前,身为家庭成员,家人当然会给予意见,但是这些意见并不具约束力,一旦马英九参选之后,家人就会全力支持。马英九事后证实,周美青对马英九参选并不赞同。

 
马英九当选市长后,政治路愈来愈开阔,也越来越树大招风。大女儿马唯中通过甄选考试被台湾大学录取,却饱受议论。周美青因此决定,将女儿送至美国哈佛大学,为女儿隔离所有的议论和媒体的追逐。

做政治明星的家人,注定会失去很多自由。不过,必然会失去自我吗?周美青的答案显然是:NO。周美青收服众人心的地方,恰恰在于她从来没有失去来自父亲的“船长性格”——自我很强。

 
对媒体的提问,她能用两句回答就不讲三句,不是真开心就不对人笑。即使对媒体讲话,她也并不只是维护丈夫的完美形象,“他对他周围或身边的人,从来不会非常体贴或者关心、照顾,在人情世故上,绝对不是一个周到的人。”她说起马英九,几乎像是他的反对党。

2008年10月11日,一张经典照片出现在台湾媒体头版:在前一天的“国庆”晚宴上,马英九作势大口咬下一个红豆饼,在一旁的周美青翻白眼瞪她,一脸嫌恶。今年,同样是双十“国庆”,马英九在典礼台上接过一位穿开高衩红旗袍的接待员递上的水杯,媒体再一次捕捉到周美青的白眼。马英九事后坦言,周美青告诉他:“你座位下就有水,不要再拿了。”

这一抹清亮的“自我”出现在沉闷政坛上,受到大家的追捧,与其说是周美青的魅力所致。不如说大家对于戴上假面玩“角色扮演”游戏的政客们实在是太厌倦了吧。

 
专职“第一夫人”

 
在媒体起初叫周美青“酷酷嫂”的时候,也许除了惊诧于这位“第一夫人”的非典型风格,也有对其敬而远之、未必认同之意。但随着周美青全职加入对“总统”夫人角色的付出以后,这个称呼开始变得越来越有亲切感和认同感了。

 
从市长夫人时代开始,除了必要的公关、典礼,周美青就更愿意把时间花在自己的工作上。1982年她进入“中国国际商业银行”(现在改名兆丰银行),在法务处任职。19年后,升任主任。这不是什么挂名的空头职位,而是一段结结实实的工作经历换来的银行高阶位置。

2008年3月24日,马英九胜选第三天,周美青回到办公室上班。在门口,记者扯着嗓门提问:“总统夫人好,请问您……”

“不要叫我‘总统’夫人,我是周处长。”对周美青而言,这个“处长”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努力工作得到的,它远远胜过“妻以夫贵”的“第一夫人”头衔。

周美青该不该继续工作,是马英九当选后,社会上最热烈讨论的问题之一。由于敌不过“第一夫人”这个“职务”的需要,2008年,赶在5月20日马英九就职前,周美青递出了退休申请书。谁也没想到,专职“第一夫人”——这个周美青最不喜欢的角色,会让她到达了人气的顶峰。

 
2009年5月,马英九偕周美青出访中南美洲。在国际场合,周美青用流利的英文致辞,让台湾人相当“有面子”,但最大亮点还不在这里:在伯利兹,台湾知名打击乐团为当地儿童表演,令所有人吃惊的是,周美青上场了,只见它先拿沙铃左摇右摇、上摇下摇,转圈后在胸前滚轮状摇,再换拿铃鼓右打左打,用膝盖打、手肘打,最后更抛接铃鼓后再打,逗得台下孩子兴奋得不停地尖叫。

这种完全把“酷嫂”形象丢在一边的表现,不仅立刻成为大新闻,连马英九也很意外。媒体报道,马英九看着舞台上太太颠覆形象的演出,目瞪口呆,不断傻笑。

2009年的“八八风灾”几乎成为马英九的政坛滑铁卢,其支持率跌至近零。2009年最后一天,周美青来到台东八八新城,同灾区小朋友一起跨年。台湾TVBS报道,“小朋友在台上大跳招牌Nobody,美青阿姨在台下好像有点害羞、放不开,小朋友热情把美青阿姨拉进来,周美青也越跳越High。”这种真实感受得到的加分效果,政客的“亲民秀”很难取得。

其实早在马英九担任台北市长、2003年全台抗SARS期间,周美青就有过一个有名的故事:对在办公室睡了42天后想回家的市长老公说,“非典未灭,何以家归?”把自我放在“大我”之后、自家放在“大家”之后的大气,这个女人从来不缺。但只要是无关公众利益,周美青便只做她自己。

今年10月10日台湾举办“国庆”,眼尖的传媒及服装评论者发现,周美青“竟然”和去年庆典上穿的是同一件衣服。对时尚圈而言,这简直是滔天大罪。但随即有人指出,在2008年5月马英九就职典礼上,周美青穿的一样是旧衣服。正当图片和议论塞满网络时,周美青于10月12日到纽约,参与云门舞集的舞作《屋漏痕》的首演和酒会,又被紧盯她服装的传媒发现,当晚她居然还穿着“国庆”酒会上那身衣服!显然,对外界的议论,周美青毫不在乎。

越是不在乎,反而越是受欢迎,周美青甚至成为“现象”被媒体解读。也许,华人世界的政坛上,难得一见这种摇滚歌手风格的“第一夫人”吧。在人生都急于拥抱“镀金时代”的今天,她浑身上下散发的颠覆、反抗和自信的气息,会让你忍不住审视自己是否在随波逐流:“总统”的太太为什么不能工作?为什么一定要高贵设计师打理新衣服?为什么不能穿旧衣服……”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