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作 西游记 第九十回 师狮授受...

西游记 第九十回 师狮授受同归一 盗道缠禅静九灵

分享

却说孙大圣同八戒、沙僧出城头,觌面相迎,见那伙妖精都是些杂毛狮子:黄狮精在前引领,狻猊狮、抟象狮在左,白泽狮、伏狸狮在右,猱狮、雪狮在后,中间却是一个九头狮子。那青脸儿怪执一面锦锈团花宝幢,紧挨着九头狮子;刁钻古怪儿、古怪刁钻儿打两面红旗。齐齐的都布在坎宫之地。

八戒莽撞,走近前骂道:「偷宝贝的贼怪,你去那里伙这几个毛团来此怎的?」黄狮精切齿骂道:「泼狠秃厮!昨日三个敌我一个,我败回去,让你为人罢了,你怎么这般狠恶,烧了我的洞府,损了我的山场,伤了我的眷族?我和你冤仇深如大海,不要走,吃你老爷一铲。」好八戒,举钯就迎。两个才交手还未见高低,那猱狮精抡一根铁蒺藜,雪狮精使一条三楞简,径来奔打。八戒发一声喊道:「来得好!」你看这壁厢,沙和尚急掣降妖杖,近前相助。又见那狻猊精、白泽精与抟象、伏狸二精,一拥齐上。这里孙大圣使金箍棒架住群精。狻猊使闷棍,白泽使铜锤,抟象使钢枪,伏狸使钺斧。那七个狮子精,这三个狠和尚,好杀:

棍锤枪斧三楞简,蒺藜骨朵四明铲。
七狮七器甚锋芒,围战三僧齐呐喊。
大圣金箍铁棒凶,沙僧宝杖人间罕。
八戒颠风骋势雄,钉钯晃亮光华惨。
前遮后挡各施功,左架右迎都勇敢。
城头王子助威风,擂鼓筛锣齐壮胆。
投来抢去弄神通,杀得昏蒙天地反。

那一伙妖精齐与大圣三人,战经半日,不觉天晚。八戒口吐粘涎,看看脚软,虚幌一钯,败下阵去。被那雪狮、猱狮二精喝道:「那里走?看打。」呆子躲闪不及,被他照脊梁上打了一简,睡在地下,只叫:「罢了,罢了。」两个精把八戒采鬃拖尾,扛将去见那九头狮子,报道:「祖爷,我等拿了一个来也。」

说不了,沙僧、行者也都战败,众妖精一齐赶来。被行者拔一把毫毛,嚼碎喷将去,叫声:「变!」即变做百十个小行者,围围绕绕,将那白泽、狻猊、抟象、伏狸并金毛狮怪围裹在中。沙僧、行者却又上前攒打。到晚,拿住狻猊、白泽,走了伏狸、抟象。金毛报知老怪。老怪见失了二狮,吩咐:「把猪八戒綑了,不可伤他性命。待他还我二狮,却将八戒与他;他若无知,坏了我二狮,即将八戒杀了对命。」当晚群妖安歇城外不题。

却说孙大圣把两个狮子精擡近城边,老王见了,即传令开门,差二三十个校尉,拿绳赶出门,绑了狮精,扛入城里。孙大圣收了法毛,同沙僧径至城楼上,见了唐僧。唐僧道:「这场事甚是利害呀。悟能性命,不知有无?」行者道:「没事,我们把这两个妖精拿了,他那里断不敢伤。且将二精牢拴紧缚,待明早抵换八戒也。」三个小王子对行者叩头道:「师父先前赌斗,只见一身;及后佯输而回,却怎么就有百十位师身?及至拿住妖精,近城来还是一身。此是甚么法力?」行者笑道:「我身上有八万四千毫毛,以一化十,以十化百,百千万亿之变化,皆身外身之法也。」那王子一个个顶礼,即时摆上斋来,就在城楼上吃了。各垛口上都要灯笼旗帜,梆铃锣鼓,支更传箭,放炮呐喊。

早又天明。老怪即唤黄狮精定计道:「汝等今日用心拿那行者、沙僧;等我暗自飞空上城,拿他那师父并那老王父子,先转九曲盘桓洞,待你得胜回报。」黄狮领计,便引猱狮、雪狮、抟象、伏狸,各执兵器到城边,滚风酿雾的索战。这里行者与沙僧跳出城头,厉声骂道:「贼泼怪!快将我师弟八戒送还我,饶你性命;不然,都教你粉骨碎尸。」那妖精那容分说,一拥齐来。这大圣弟兄两个,各运机谋,挡住五个狮子。这杀比昨日又甚不同:

呼呼刮地狂风恶,暗暗遮天黑雾浓。走石飞沙神鬼怕,推林倒树虎狼惊。钢枪狠狠钺斧明,蒺藜简铲太毒情。恨不得囫囵吞行者,活活泼泼擒住小沙僧。这大圣一条如意棒,卷舒收放甚精灵。沙僧那柄降妖杖,灵霄殿外有名声。今番干运神通广,西域施功扫荡精。
这五个杂毛狮子精与行者、沙僧正自杀到好处,那老怪驾着黑云,径直腾至城楼上,摇一摇头,諕得那城上文武大小官员并守城人夫等都滚下城去。被他奔入楼中,张开口,把三藏与老王父子一顿噙出;复至坎宫地下,将八戒也著口噙之。原来他九个头就有九张口。一口噙著唐僧,一口噙著八戒,一口噙著老王,一口噙著大王子,一口噙著二王子,一口噙著三王子:六口噙著六人,还空了三张口。发声喊叫道:「我先去也。」这五个小狮精见他祖得胜,一个个愈展雄才。

行者闻得城上人喊嚷,情知中了他计,急唤沙僧仔细。他却把臂膊上毫毛尽皆拔下,入口嚼烂喷出,变作千百个小行者,一拥攻上。当时拖倒猱狮,活捉了雪狮,拿住了抟象狮,扛翻了伏狸狮,将黄狮打死,烘烘的嚷到州城之下。倒转走脱了青脸儿与刁钻古怪、古怪刁钻儿三怪。那城上官看见,却又开门,将绳把五个狮精又綑了,擡进城去。还未发落,只见那王妃哭哭啼啼,对行者礼拜道:「神师啊,我殿下父子并你师父,性命休矣。这孤城怎生是好?」大圣收了法毛,对王妃作礼道:「贤后莫愁。只因我拿他七个狮精,那老妖弄摄法,定将我师父与殿下父子摄去,料必无伤。待明日绝早,我兄弟二人去那山中,管情捉住老妖,还你四个王子。」那王妃一簇女眷闻得此言,都对行者下拜道:「愿求殿下父子全生,皇图坚固。」拜毕,一个个含泪还宫。行者吩咐各官:「将打死的黄狮精,剥了皮;六个活狮精,牢牢拴锁。取些斋饭来,我们吃了睡觉。你们都放心,保你无事。」

至次日,大圣领沙僧驾起祥云,不多时,到于竹节山头。按云头观看,好座高山。但见:

峰排突兀,岭峻崎岖。深涧下潺湲水漱,陡崖前锦锈花香。回峦重叠,古道湾环。真是鹤来松有伴,果然云去石无依。玄猿觅果向晴晖,麋鹿寻花欢日暖。青鸾声淅呖,黄鸟语绵蛮。春来桃李争妍,夏至柳槐竞茂。秋到黄花布锦,冬交白雪飞绵。四时八节好风光,不亚瀛洲仙景象。
他两个正在山头上看景,忽见那青脸儿手拿一条短棍,径跑出崖谷之间。行者喝道:「那里走,老孙来也。」諕得那小妖一翻一滚的跑下崖谷。他两个一直追来,又不见踪迹。向前又转几步,却是一座洞府,两扇花斑石门,紧紧关闭。门楟上横嵌著一块石版,楷镌了十个大字,乃是「万灵竹节山,九曲盘桓洞」。

那小妖原来跑进洞去,即把洞门闭了。到中间对老妖道:「爷爷,外面又有两个和尚来了。」老妖道:「你大王并猱狮、雪狮、抟象、伏狸可曾来?」小妖道:「不见,不见。只是两个和尚在山峰高处眺望。我看见回头就跑,他赶将来,我却闭门来也。」老妖听说,低头不语。半晌,忽的吊下泪来,叫声:「苦啊!我黄狮孙死了,猱狮孙等又尽被和尚捉进城去矣。此恨怎生报得?」八戒綑在傍边,与王父子、唐僧俱攒在一处,恓恓惶惶受苦。听见老妖说声众孙被和尚捉进城去,暗暗喜道:「师父莫怕,殿下休愁。我师兄已得胜,捉了众妖,寻到此间救拔吾等也。」说罢,又听得老妖叫:「小的们,好生在此看守,等我出去拿那两个和尚进来,一发惩治。」

你看他身无披挂,手不拈兵,大踏步走到前边,只闻得孙行者吆喝哩。他就大开了洞门,不答话,径奔行者。行者使铁棒,当头支住。沙僧抡宝杖就打。那老妖把头摇一摇,左右八个头,一齐张开口,把行者、沙僧轻轻的又啣于洞内。教:「取绳索来。」那刁钻古怪、古怪刁钻与青脸儿是昨夜逃生而回者,即拿两条绳,把他二人着实綑了。老妖问道:「你这泼猴,把我那七个儿孙捉了;我今拿住你和尚四个、王子四个,也足以抵得我儿孙之命。小的们,选荆条柳棍来,且打这猴头一顿,与我黄狮孙报报冤仇。」那三个小妖各执柳棍,专打行者。行者本是熬炼过的身体,那些些柳棍儿,只好与他拂痒,他那里做声,凭他怎么捶打,略不介意。八戒、唐僧与王子见了,一个个毛骨悚然。少时,打折了柳棍。直打到天晚,也不计其数。沙僧见打得多了,甚不过意道:「我替他打百十下罢。」老妖道:「你且莫忙,明日就打到你了。一个个挨次儿打将来。」八戒着忙道:「后日就打到我老猪也。」打一会,渐渐的天昏了。老妖叫:「小的们,且住,点起灯火来,你们吃些饮食,让我到锦云窝略睡睡去。汝三人都是遭过害的,却用心看守,待明早再打。」三个小妖移过灯来,拿柳棍又打行者脑盖,就像敲梆子一般,剔剔托,托托剔,紧几下,慢几下。夜将深了,却都盹睡。

行者就使个遁法,将身一小,脱出绳来。抖一抖毫毛,整束了衣服。耳朵内取出棒来,幌一幌,有吊桶粗细,二丈长短,朝着三个小妖道:「你这孽畜,把你老爷就打了许多棍子。老爷还只照旧,老爷也把这棍子略挜你挜,看道如何?」把三个小妖轻轻一挜,就挜做三个肉饼。却又剔亮了灯,解放沙僧。八戒綑急了,忍不住大声叫道:「哥哥,我的手脚都綑肿了,倒不来先解放我?」这呆子喊了一声,却早惊动老妖。老妖一毂辘爬起来道:「是谁人解放?」那行者听见,一口吹息灯,也顾不得沙僧等众,使铁棒,打破几重门走了。

那老妖到中堂里叫:「小的们,怎么没了灯光?只莫走了人也?」叫一声,没人答应;又叫一声,又没人答应。及取灯火来看时,只见地下血淋淋的三块肉饼,老王父子及唐僧、八戒俱在,只不见了行者、沙僧。点着火,前后赶看,只见沙僧还背贴在廊下站哩。被他一把拿住捽倒,照旧綑了。又找寻行者,但见几层门尽皆破损,情知是行者打破走了。也不去追赶,将破门补的补,遮的遮,固守家业不题。

却说孙大圣出了那九曲盘桓洞,跨祥云,径转玉华州。但见那城头上各方的土地、神祗与城隍之神迎空拜接。行者道:「汝等怎么今夜才见?」城隍道:「小神等知大圣下降玉华州,因有贤王款留,故不敢见。今知王等遇怪,大圣降魔,特来叩接。」行者正在嗔怪处,又见金头揭谛、六甲六丁神将押著一尊土地,跪在面前道:「大圣,吾等捉得这个地里鬼来也。」行者喝道:「汝等不在竹节山护我师父,却怎么嚷到这里?」丁甲神道:「大圣,那妖精自你逃时,复捉住卷帘大将,依然綑了。我等见他法力甚大,却将竹节山土地押解至此。他知那妖精的根由,乞大圣问他一问,便好处治,以救圣僧、贤王之苦。」行者听言,甚喜。那土地战兢兢叩头道:「那老妖前年下降竹节山。那九曲盘桓洞原是六狮之窝,那六个狮子自得老妖至此,就都拜为祖翁。祖翁乃是个九头狮子,号为九灵元圣。若得他灭,须去到东极妙岩宫,请他主人公来,方可收伏;他人莫想擒也。」行者闻言,思忆半晌道:「东极妙岩宫,是太乙救苦天尊啊,他坐下正是个九头狮子。这等说。」便教:「揭谛、金甲,还同土地回去,暗中护祐师父、师弟并州王父子;本处城隍守护城池。」众神各各遵守去讫。

这大圣纵觔斗云,连夜前行。约有寅时,到了东天门外,正撞著广目天王与天丁、力士一行仪从。众皆停住,拱手迎道:「大圣何往?」行者对众礼毕,道:「前去妙岩宫走走。」天王道:「西天路不走,却又东天来做甚?」行者道:「因到玉华州,蒙州王相款,遣三子拜我等弟兄为师,习学武艺,不期遇着一伙狮怪。今访得妙岩宫太乙救苦天尊乃怪之主人公,欲请他来降怪救师。」天王道:「那厢因你欲为人师,所以惹出这一窝狮子来也。」行者笑道:「正为此,正为此。」众天丁、力士一个个拱手,让道而行。大圣进了东天门,不多时,到妙岩宫前。但见:

彩云重叠,紫气茏葱。瓦漾金波焰,门排玉兽崇。花盈双阙红霞遶,日映骞林翠雾笼。果然是万真环拱,千圣兴隆。殿阁层层锦,窗轩处处通。苍龙盘护神光蔼,黄道光辉瑞气浓。这的是青华长乐界,东极妙岩宫。
那宫门立著一个穿霓帔的仙童,忽见孙大圣,即入宫报道:「爷爷,外面是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来了。」太乙救苦天尊听得,即唤侍卫众仙迎接。迎至宫中,只见天尊高坐九色莲花座上,百亿瑞光之中。见了行者,下座来相见。行者朝上施礼。天尊答礼道:「大圣,这几年不见,前闻得你弃道归佛,保唐僧西天取经,想是功行完了?」行者道:「功行未完,却也将近。但如今因保唐僧到玉华州,蒙王子遣三子拜老孙等为师,习学武艺,把我们三件神兵照样打造,不期夜间被贼偷去。及天明寻找,原是城北豹头山虎口洞一个金毛狮子成精盗去。老孙用计取出,那精就伙了若干狮精与老孙大闹。内有一个九头狮子,神通广大,将我师父与八戒并王父子四人都啣去,到一竹节山九曲盘桓洞。次日,老孙与沙僧跟寻,亦被啣去。老孙被他綑打无数,幸而弄法走了。他们正在彼处受罪。问及当坊土地,始知天尊是他主人,特来奉请收降解救。」

天尊闻言,即令仙将到狮子房唤出狮奴来问。那狮奴熟睡,被众将推摇方醒,揪至中厅来见。天尊问道:「狮兽何在?」那奴儿垂泪叩头,只教:「饶命,饶命。」天尊道:「孙大圣在此,且不打你。你快说为何不谨,走了九头狮子。」狮奴道:「爷爷,我前日在大千甘露殿中见一瓶酒,不知偷去吃了,不觉沉醉睡着,失于拴锁,是以走了。」天尊道:「那酒是太上老君送的,唤做轮回琼液,你吃了该醉三日不醒。那狮兽今走几日了?」大圣道:「据土地说,他前年下降,到今二三年矣。」天尊笑道:「是了,是了,天宫里一日,在凡世就是一年。」叫狮奴道:「你且起来,饶你死罪,跟我与大圣下方去收他来。汝众仙都回去,不用跟随。」

天尊遂与大圣、狮奴,踏云径至竹节山。只见那五方揭谛、六丁六甲、本山土地都来跪接。行者道:「汝等护祐,可曾伤着我师?」众神道:「妖精著了恼睡了,更不曾动甚刑罚。」天尊道:「我那元圣儿也是一个久修得道的真灵:他喊一声,上通三圣,下彻九泉,等闲也便不伤生。孙大圣,你去他门首索战,引他出来,我好收之。」

行者听言,果掣棒跳近洞口,高骂道:「泼妖精,还我人来也。泼妖精,还我人来也。」连叫了数声,那老妖睡着了,无人答应。行者性急起来,抡铁棒,往内打进,口中不住的喊骂。那老妖方才惊醒,心中大怒,爬起来,喝一声:「赶战。」摇摇头,便张口来啣。行者回头跳出。妖精赶到外边,骂道:「贼猴,那里走?」行者立在高崖上笑道:「你还敢这等大胆无礼,你死活也不知哩,这不是你老爷主公在此?」那妖精赶到崖前,早被天尊念声咒语,喝道:「元圣儿,我来了。」那妖认得是主人,不敢展挣,四只脚伏之于地,只是磕头。傍边跑过狮奴儿,一把挝住项毛,用拳著项上打够百十,口里骂道:「你这畜生,如何偷走,教我受罪?」那狮兽合口无言,不敢摇动。狮奴儿打得手困,方才住了,即将锦韂安在他身上。天尊骑了,喝声教走。他就纵身驾起彩云,径转妙岩宫去。

大圣望空称谢了,却入洞中,先解玉华王,次解唐三藏,次又解了八戒、沙僧并三王子。共搜他洞里物件,逍逍停停,将众领出门外。八戒就取了若干枯柴,前后堆上,放起火来,把一个九曲盘桓洞,烧做个乌焦破瓦窰。大圣又发放了众神,还教土地在此镇守。却令八戒、沙僧各各使法,把王父子背驮回州。他搀著唐僧。不多时,到了州城,天色渐晚,当有妃后、官员都来接见了。摆上斋筵,共坐享之。长老师徒还在暴纱亭安歇。王子们入宫各寝。一宵无话。

次日,王又传旨,大开素宴。合府大小官员,一一谢恩。行者又叫屠子来,把那六个活狮子杀了,共那黄狮子都剥了皮,将肉安排将来受用。殿下十分欢喜,即命杀了:把一个留在本府内外人用;一个与王府长史等官分用;把五个都剁做一二两重的块子,差校尉散给州城内外军民人等,各吃些须:一则尝尝滋味,二则押押惊恐。那些家家户户,无不瞻仰。

又见那铁匠人等造成了三般兵器,对行者磕头道:「爷爷,小的们工都完了。」问道:「各重多少斤两?」铁匠道:「金箍棒有千斤,九齿钯与降妖杖各有八百斤。」行者道:「也罢。」叫请三位王子出来,各人执兵器。三子对老王道:「父王,今日兵器完矣。」老王道:「为此兵器,几乎伤了我父子之命。」小王子道:「幸蒙神师施法,救出我等,却又扫荡妖邪,除了后患。诚所谓海晏河清,太平之世界也。」当时老王父子赏劳了匠作,又至暴纱亭拜谢了师恩。

三藏又教大圣等快传武艺,莫误行程。他三人就各抡兵器,在王府院中,一一传授。不数日,那三个王子尽皆操演精熟,其余攻退之方,紧慢之法,各有七十二道解数,无不知之。一则那诸王子心坚,二则亏孙大圣先授了神力,此所以那千斤之棒,八百斤之钯、杖,俱能举能运;较之初时自家弄的武艺,真天渊也。有诗为证。诗曰:

缘因善庆遇神师,习武何期动怪狮。
扫荡群邪安社稷,皈依一体定边夷。
九灵数合元阳理,四面精通道果之。
授受心明遗万古,玉华永乐太平时。

那王子又大开筵宴,谢了师教。又取出一大盘金银,用答微情。行者笑道:「快拿进去,快拿进去。我们出家人,要他何用?」八戒在傍道:「金银实不敢受,奈何我这件衣服被那些狮子精扯拉破了,但与我们换件衣服,足为爱也。」那王子随命针工,照依色样,取青锦、红锦、茶褐锦各数疋,与三位各做了一件。三人欣然领受,各穿了锦布直裰,收拾了行装起程。只见那城里城外,若大若小,无一人不称是罗汉临凡,活佛下界。鼓乐之声,旌旗之色,盈街塞道。正是家家户外焚香火,处处门前献彩灯。来至许远方回,他四众方得离城西去。这一去顿脱群狮,潜心正果。正是:

无虑无忧来佛界,诚心诚意上雷音。

毕竟不知到灵山还有几多路程,何时行到,且听下回分解。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