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作 训练理性思考:多读《福尔摩...

训练理性思考:多读《福尔摩斯》!

分享

 

【新三才综合编译】为什么现代神经医师要研读《福尔摩斯》呢?福尔摩斯是高龄百岁的虚拟人物,神经医师又能从他身上学到什么呢?《英国广播公司》BBC在「未来」特刊中,介绍了神经医学教授李斯Andrew Lees对于「福尔摩斯式思考」的剖析。李斯在《大脑》Brain期刊的一篇文章中建议:多读福尔摩斯,可能是训练理性思考的最佳方式之一。

李斯是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的神经医学教授。他记得刚开始在UCL附设医院任职时,一位前辈给他一个吊诡的书单,书单里列的竟不是陈腐的解剖学,而是《福尔摩斯全集》The Complete Sherlock Holmes。

福尔摩斯是名医倒影

福尔摩斯的作者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本身也是个外科医师,他以真实世界中的名医贝尔Joseph Bell为模型,创造虚拟角色福尔摩斯。道尔在1927年的采访时说:「我希望写出一个故事,其中英雄处理犯罪的方式,就如同贝尔医师处理疾病一样。」

李斯发现,随着福尔摩斯的故事不断发展,他身上似乎出现更多人的影子,作者道尔从其他医师身上得到灵感,包括《神经学圣经》Bible of Neurology的作者、神经医师高尔斯William Gowers。道尔并不认识高尔斯,但他们之间有一位共同朋友:英国作家吉普林Rudyard Kipling。

魔鬼藏在细节中

高尔斯教导学生,医师的诊断要从病患一走进诊间就开始。高尔斯在著作《银与梅毒的临床讲议》A Clinical Lecture on Silver and Syphilis中写道:「病患走进诊间时,你有马上注意到他吗?如果没有,那你应该要注意。你必须习惯从病患走进诊间时就观察他,绝对不能忘记。注意病患进门时的脸色和步伐,你可能会借此发现,他走路有点踉跄,或是他的脸部色调有点奇怪。」

这个观点与福尔摩斯的习惯非常类似。福尔摩斯会在初见每个人时,会从他身上得到大量的资讯,并在心中建立这个人的简介。对高尔斯及福尔摩斯两人来说,看起来无足轻重的细节才是最重要的。道尔在福尔摩斯《身分之谜》短篇故事中写道:「最微小的事情最为重要,这一直都是我的原则。」

福尔斯在《波希米亚丑闻》中责骂他的助理华特森Watson:「你会看,但是却不会观察,两者差别很大。」接着他问华特森:「你经常走楼梯上来这个房间。」华特森同意:「走了大概有上百次。」福尔摩斯问:「那这楼梯有几阶?」华特森却答不出来。

别让偏见影响决策

高尔斯和福尔摩斯还有一个共通点,他们善于观察,却都对于自己的偏见非常小心。高尔斯写道:「当你面临一个你完全不熟悉的个案时,忘记你所知的一切专有名词和案例。假装它是个素未谋面的个案,以面对全新个案的方式来调查它。」

从高尔斯的诊断经验可知,他的观察力可媲美福尔摩斯虚拟的超能力。有一次,高尔斯研究了一个被误诊为歇斯底里症的病人,他说:「我随性地看了他的病历表,然后马上发现他的职业是『画家』。」接着他看见病患的牙龈,发现有铅中毒的迹象。高尔斯轻易的用眼睛观察,便发现病患其实是因颜料中的铅而中毒。

福尔摩斯和高尔斯都会「倒退思考」,他们分别会剖析所有可导到特定疾病或特定谋杀案的可能情况。福尔摩斯的知名格言体现了这个思考模式,他说:「当你已经消去的所有不可能的状况时,剩下的所有状况,不论可行性高低,都一定是真相。」

承认错误才能得到智慧

高尔斯和福尔摩斯教导我们最重要的一课,是「自知之明」。高尔斯写道:「正确的感觉很好,但是失误才更加有用。」福尔摩斯也说:「我承认我也曾经有眼无珠,但是迟来的智慧总比永远学不到还要好。」

这种的谦虚的态度,是打破「专家的诅咒」的关键。在过去几年,UCL的认知神经学家朵尔Itiel Dror记录了许多例证,其中医学或鉴定专家经常被自己的偏见所误,影响他们的决策,甚至连处于生死关头的重要情况时也不例外。

尽管李斯无法证明高尔斯和福尔摩斯的神秘连结,福尔摩斯着实能教导我们如何理性思考。就连现今最进步的技术,都无法取代大脑的简单观察和演绎思考。就像李斯所说:医院「仍然是个犯罪现场」,而无论科技多进步,我们仍需用脑来解开谜底,所以李斯建议我们,你想训练自己的思考能力吗?那就读《福尔摩斯》吧!

(新三才记者金主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友友)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