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作 白居易〈卖炭翁〉背后的历史...

白居易〈卖炭翁〉背后的历史沉痛(中)

分享

【新三才首发】〈卖炭翁〉一诗成为白居易《新乐府》组诗之代表作,以小人物卖炭翁遭劫的心境,对比衬写宦官的仗势欺人,讽喻明显,深植人心。白居易力挺中下阶层,放射文艺之箭,射向高层特权,尤其讽喻依附宫廷而生的宦官结构,竟不当扩权滋事扰民,正见皇权旁落,大唐帝国倾颓之兆。白居易蓄积的文艺能量,宛若核爆,爆破于历代时空,因历史总不乏人性纯真与黑暗政治的对垒。白居易写此诗时正担任左拾遗,即言官,职掌规谏朝政缺失。本诗讽喻纲纪腐败,期盼朝政革弊,正不失谏官之责。《新乐府》组诗名留千古,真正做到文学不蹈虚空,「补察时政」、「泄导人情」(〈与元九书〉)的功能。了解本诗须从两方面进行:一、以史証诗,理解〈卖炭翁〉一诗的时空背景,方能理同小人物遭遇的无奈与辛酸。二、理解白居易的创作动机与诗心,即诗人感触现实的力度、广度与深度。

宫市祸民,卖炭涂炭

柏杨版《资治通鉴纪事本末》称东汉、唐朝、明代为中国三大宦官干政时期。贞观之治是史上绝少贪污的光荣年代,何以中唐无法继承此一荣景?安史之乱,肃宗将军政大权委以宦官李辅国。其后李辅国拥立代宗,代宗成为唐朝最先被宦官操持登基的皇帝。吐蕃攻陷京师时,代宗多靠亲信宦官保驾护主,李辅国嚣张跋扈曾对代宗说:「大家(宦官对皇帝的俗称)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新唐书·李辅国传》)至德宗时河北藩镇为乱,宦官鱼朝恩率领「神策军」前进华阴救驾,「神策军」最后更变身为宦官所控的京师禁卫军。宦官质变,权倾朝野,霸道横行,跨越分际,导致唐朝中衰,其关键在宦官握有军政实权,故势如中天。

宫廷也是缩小版社会,有些物资宫中自行生产,有些则自民间采购。在唐德宗贞元年间以前,皇宫如果要采购物品,则委由专职「宫市使」办理,购买后立即付钱,所谓「与人为市,随给其值」(韩愈《顺宗实录》),算是正派经营。德宗继位之初,严禁宦官干政,但藩镇兵变宦官护主有功,德宗不得不听命宦官,自然放任太监扩权涉入「宫市」。当时谏官曾多次向德宗建议废除「宫市」而未果,顺宗当太子时亦力劝德宗整顿「宫市」,但被陪太子诵读的王叔文劝阻:恐德宗疑忌太子在培养势力,且冒着与宦官集团冲突的后果。顺宗、宪宗时,皇帝废立也由太监操持,宦官俨然成为中唐之后的政治毒瘤。

德宗年代,「宫市」没被废止,至末年更形嚣张。德宗贞元末年,皇家采买权已牢牢握于太监手中。初期宦官尚不敢明目张胆,仅是「抑买人物,稍不如本估」,随之扩权霸占「宫市使」任务后,开始出现低价强买,巧取豪夺的现象,所谓「名为宫市,其实夺之」(韩愈《顺宗实录》)。

木炭作为唐代皇家的主要燃料,设有「木炭使」专司采购与管理,不少京兆尹或重要官员常兼代此职。初宦官只是「宫市使」,职责并未包括采购木炭。但随着宦官权力增长,「木炭使」的业务也并入「宫市使」,木炭也成为宦官中饱私囊掠夺的商品。〈卖炭翁〉中尚见宦官持有宫市文书,后来竟连宫市文书都阙如。

唐朝长安城有东西对称的两大商业区——「东市」和「西市」。东西二市皆有平行的东西大街和南北大街,交叉成「井」字形,划成九块区域。唐代商家称为「行」,就设于各个区域的街道周边。当时东、西二市各有220多「行」,「炭行」便设在「西市」的西北隅。「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山外泥中歇。」诗中所说之「市」,当指长安城的「西市」。东、西二市均属封闭式建筑,四周为夯筑土墙,每面各开两门,即东、西市四周围墙共有八个市门。每市门皆有门吏管理,早晚随街鼓声而定时启闭。当卖炭翁驾车赶抵长安城「西市」,市门尚未开启,人、牛饥疲不堪,就等在「市南门外泥中歇」。

韩愈《顺宗实录》记载宦官集团经常派爪牙几百人于市中左右望,白取其物,名为「白望」。不携带任何文书和凭证,看到所需之物,口称「宫市」,便随意付给极少之代价。并要货主送货物入宫中,每过一门,还要付钱给守门人,变相勒索「门户钱」,及假称要另雇人运载货物至宫中,再剥一层「脚价钱」。升斗小民卖炭遭劫,不是来自同温层的社会抢案,竟来自勤政爱民形象的皇家「宫市」,生灵涂炭,无语问苍天。

(未完待续)

(作者:张珌芳)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