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作 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北部女艺...

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北部女艺术家蓬勃发展

分享
丰塔娜绘《马塞利家族的肖像》(Portrait of the Maselli family)

【新三才编译首发】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北部的女性艺术家蓬勃发展。1600年代,该市300名活跃的画家中,约25名是女性,比意大利其他城市都要多。举例如下:

丰塔娜(Lavinia Fontana, 1552 – 1614)要求未婚夫在1577年交换戒指前签署一份不寻常的婚姻合同。丰塔娜不会像其他意大利城市人那样提供嫁妆。相反,来自意大利北部博洛尼亚(Bologna)的女艺术家会尽力为丈夫提供经济支持,只要他们同意住在她父亲的屋簷下,她就可以继续在自家工作坊里绘画。她的丈夫同意了。有充分的理由证明:丰塔娜获得巨大的成功。她被认为是活跃于欧洲各城市的第一位职业女艺术家。在开放艺术市场上,她与当代男性竞争,为其它女艺术家铺平了职业道路。

丰塔娜的父亲Prospero Fontana教她绘画。尽管当时大多数女性只限于画肖像和静物(可以轻松在家中作画),但丰塔娜的110幅画中,就有23幅公共祭坛画。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她主要是因绘制贵妇们委托的个人肖像画而受到追捧。

丰塔娜的职业生涯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以绘画来养活自己、丈夫和11个孩子。虽然,她也从家乡得到一些外援。

△ 西拉妮绘,《波蒂亚伤了她的腿》(Portia Wounding Her Thigh)

为什么博洛尼亚这个城市对女性艺术家如此接纳?艺术史教授博恩(Babette Bohn)说,因为该市有不寻常的政治结构和多样性的艺术赞助,以及在文化领域已有一些成功女性的先例。

博洛尼亚不仅仅由一个强大的梅迪西斯(Medicis)家族统治,而是由70个贵族家族的参议院所统治,他们全都负担得起,并且希望提升艺术。博洛尼亚的观众也很多样化,有来自中下阶层及高阶的人们,包括理发师、药剂师、屠夫和大学教授,都在购买艺术品。

长期以来,博洛尼亚的妇女都有受教育的机会。该市的大学成立于11世纪,从13世纪开始招收女生。(丰塔娜就拥有博士学位。)

由于这些条件,博洛尼亚与专业的女画家一起蓬勃地发展。1600年代该市300名活跃的画家中,大约有25名是女性,比意大利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其中一些艺术家是在家庭工作室学习的,例如丰塔娜,以及后来的西拉妮(Elisabetta Sirani, 1638 – 1665)。从1600年代中期开始,与画家无关的女性可以上西拉妮在修道院外建立的第一所女性艺术学校。西拉妮的12名左右的学生并没有画花卉或女姓肖像,而是像她们老师一样,专门研究历史绘画,这是被认为是最具智力挑战的,是过去女性无法胜任的类型。

丰塔娜、西拉妮和随后一系列博洛尼亚的女画家中,首推修女维格里(Caterina Vigri)。她在1400年代中期所画的缩小模型画,至今仍在她的修道院内。维格里的名声不仅迅速在修道院外传开,更传到外地。使她在1710年被定为博洛尼斯艺术学院(the Bolognese art academy)的赞助圣徒。这种荣誉不仅促进当地文化发展,也鼓励接纳女画家的观念。

△ 德罗西绘,《约瑟夫和波提乏的妻子》(Joseph and Potiphar’s Wife)

继维格里之后是德罗西(Properzia de’ Rossi, 约1490–1530),她是1500年代初期意大利唯一知名的女雕塑家。她的职业生涯始于在桃核中雕刻复杂的图案,后来发展为公共委托的大理石雕塑。她是艺术史学家瓦萨里(Giorgio Vasari, 1511-1574)在其《艺术家的生活》(Lives of the Artists)初版中唯一专门讲述其传记的女性艺术家,而其浮雕《约瑟夫和波提乏的妻子》(Joseph and Potiphar’s Wife)至今仍然陈列在博洛尼亚主广场的圣白托略大殿(the San Petronio basilica)。

德罗西为丰塔娜的崛起奠定了基础,而后者又为西拉妮营造一种广为接纳的氛围。西拉妮去世时年仅27岁,但在她长达10年的职业生涯中,她创作了约200幅画作,并专门从事雄心勃勃的历史画作。这位疑是神童出身的女画家,从17岁起就开始制作公共祭坛画。据报导,多位抱持怀疑态度的人参观她的工作室后,确认是她在创作这些作品,而不是出自她的父亲。传记作家马尔瓦西(Carlo Cesare Malvasia, 1616–1693)在西拉妮的长达23页的传记中对她称赞不已,称「她从不像女人那样工作,而更像个男人。」

△ 西拉妮绘,《慈善、正义和审慎的寓言》(Allegory of Charity, Justice, and Prudence)

西拉妮的个人作品包含为98位不同顾客作的195幅画;这些捐画者有85位是男性,20位来自博洛尼亚以外的地方,但她却从未离开过城市。

西拉妮开设了一所学校,该校有Lucrezia Scarfaglia、Lucia Casalini Torelli和Teresa Muratori等艺术家参加,但是后来声誉不佳。

来自博洛尼亚的女艺术家除了上述之外,还有许多被遗忘的名字和故事。当年,佛罗伦萨、罗马、威尼斯通常作为意大利的重要艺术中心而备受关注,并发展为贩运重镇,但是博洛尼亚却一直是艺术中心,在历史旅程中与踽踽独行。

在2019年12月起,在西班牙马德里(Madrid)的普拉多博物馆(Prado Museum)将举行丰塔娜与宫廷女画家安吉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 1532 – 1625)两人的作品展。

(作者:Karen Chernick)

(编译:白丁)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