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新创 老游记

老游记

分享

 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把折扇,上面有一幅画,题目是“西湖风景区”,碧山掩映下的西湖就这样呈现在面前,哪里是“柳浪闻莺”,哪里是灵隐寺,哪里是“虎跑”,在我还没去过杭州的时候,就大概知道了其方位。我还背诵过“若把西湖比西子”,还看过张岱的散文,幻想着三潭印月、西冷印社到底是啥样子。长到十八岁,出门远行,从苏州坐夜航船到杭州,走京杭大运河,完全按照古代文人描述过的浪漫情怀来。后来我发觉这样干实在不靠谱,古代文人说,舟游比山居好,明代的谭元春说,舟游的好处第一是不必应酬,第二是早晚的风光都不会错过,第三是想去哪里去哪里。有一个明代文人去黄山玩,看那里的竹筏子在溪流中穿梭,载着酒,很是洒脱,到了杭州也做了个竹筏子在西湖里玩,“竟与烟水云霞通为一席”。有钱人自己弄条船,没钱的文人就哥几个凑钱互相帮衬着买船,总之,你要是个文人就一定要去西湖转转,还得有一条自己的船,吟风赏月。

 
明代万历年间,杭州人陈昌锡印刷出版了一本书叫《湖山胜概》,这本书图文并茂地展现了杭州吴山的十大景致,400年后,有一本书叫“《湖山胜概》与晚明文人艺术趣味研究”,是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的博士论文,详细讲解明代文人的旅游观念。我看此书,方明白传统文化“流毒之广”,我年少时的趣味完全是腐朽文人的趣味,找个风光明媚的地方摸着肚皮晒会儿太阳,最好还有一个小童子伺候着,有事儿没事儿喝两口小酒,见风流泪,见月伤怀。还有一本书叫《中华帝国的晚期欲望和小说叙述》,明代文人互相写信,谈论自己的肉体欲望渐渐得不到满足,比现在的作家诚实多了。遥想当年,农民起义风起云涌,野蛮的后金在山海关外威胁着,江南富裕点儿的小文人,想着即将到来的毁灭,逛逛风景,找找姑娘,看点儿毛片,喝点儿小酒,吃点儿丹药想着成仙,可是,怎么就没人想着出国旅游呢?按理说,那时候的传教士到中国有年头了,也该推广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胜地了吧。
 
明末的传教士写过一本《职方外纪》,作者艾儒略为意大利传教士,庞迪我是西班牙传教士,所以这本书对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名城介绍得更为详细。里面有一段,“有塞恶未亚城(SEGOVIA,今译塞戈维亚),乏山泉,遥从远山递水,架一石梁,梁上做水道,擎以石柱,绵亘数十里。”这里说的就是塞戈维亚古罗马引水渠。《职方外纪》一书出版于四百年前,可以说是最早的旅游指南之一。其中还有对托莱多古城和罗马城的描述,有一段是这样的——“罗马曾建一大殿,圜形宽大,壮丽无比,上为圆顶,悉用砖石,砖石之上,复加铅板,当瓦顶之正中,凿空两丈余以透天光,显其巧妙,供奉诸神于内,此殿至今二千余年尚在也。 ”不用说,这段写的是罗马的万神殿。还有一段——有博乐业城,昔有二大家争为奇事,一家造一方塔,高出云表,一家亦建一塔,与前塔齐。第彼塔直耸,此则斜倚若倾,而今已历数百年未坏,直耸者反将颓矣。这里说的大概是比萨斜塔了。
 
如今,我们不可能凑钱在西湖上弄一条自己的船了。但可以去万神殿和塞戈维亚古罗马引水渠去看看。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