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学 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 ...

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 艺术总监谈莎剧的普世

分享

【新三才讯】2016年4月23日是英国文豪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4.23)逝世400周年。台北艺术节艺术总监耿一伟曾经参与了多次「儿童莎士比亚夏令营」的活动,他表示选中莎翁的剧作为素材是因为他的作品触及了许多人性的深刻部分。

以下就是耿一伟在接受清华大学外文系助理教授梁文菁访谈的部份内容︰

◎您之前参与了多次儿童莎士比亚夏令营,请告诉我们那是什么样的活动?

▲当时是跟人本教育基金会合作,他们暑假都有夏令营活动,请我去开课,我的想法是以莎士比亚为主题,有一个小小莎士比亚工作坊,后来他们还常常叫我去带老师,再让老师去带。当时想法是这样:怎样找一个素材,而且它已经有很多资料、又有普世性?那时讨论很久,我觉得做莎士比亚是最好的。 最大的原因是,莎士比亚故事有卡通、各式各样的绘本等形式,有很多儿童可以看的资料。这些小孩子利用这些莎士比亚的题材去做一些演出,他们以后长大,随着生命经验的不一样,也可以对莎士比亚有不同程度的了解。 我那时做的比喻是,我把他们带到游乐园门口,他们在游乐园门口玩了一下,但是他们长大了,还可以再去。比如,对于小孩子最重要的是故事,可能对他们来说还没办法体会文学性。但慢慢地等他们到国中,如果有兴趣,再真正去读剧本,就可以学到文学性的东西。甚至到了高中、大学,他可能去接触到原文。

每年夏令营都会挑一个剧本,让学生作为主要制作的方向。小孩子很容易理解莎剧的故事,因为莎剧的故事情节可以很容易讲完,这代表莎剧基本上是一种大众剧场的东西。我们做过一个练习,是表演练习里面会有的,用一分钟讲一部莎剧里面在讲什么。用演的再加讲的,你会发现其实一分钟就足够。《罗密欧与茱丽叶》、《哈姆雷特》、《威尼斯商人》、《冬天的故事》,一分钟都可以讲完。

有两件有趣、让我印象深刻的事可以讲。第一个是,莎剧里面有很多可以让儿童接近的角色,像是很多在谈母子或父女之间的关系,所以小孩子对《李尔王》,尤其是女孩子对《李尔王》非常有感觉:爸爸为什么要测试我爱不爱他,对他们来说这故事很有感觉。另外有一次,有一组厉害到把两个故事结合在一起,好像把《威尼斯商人》跟《仲夏夜之梦》结合成一个故事,前端和后端是借钱,中间是在森林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小朋友做莎剧,可以把莎翁去神秘化。我举个例子,昨天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哈姆雷特》来台北演出,总监多明尼克•壮古(Dominic Dromgoole)做演前导读,提到剧本里有很多的台词不全然是莎翁自己亲笔写,有时是演员记录再抄下来。我认为以前的莎剧比较接近现在的电影剧本,莎士比亚是导演兼制作人,还是编剧,是个很爱钱的人,所以里面有很强的商业性,会随着卡司、演员而去改变台词的写法。比如说,《哈姆雷特》后面会讲哈姆雷特你很胖,主要原因是当时跟莎剧合作的重要演员是个胖子,或者《李尔王》里的弄臣,是为了当时剧团的团员、一个很重要的喜剧角色,为他而设计。你必须要去想像,他是一个制作公司,他会依据他们的需要而改变角色。随着他的团越来越大,故事里的老人就越来越多,主角越来越以老人为主,所以莎剧其实是个非常生活的东西。

◎ 这让我想到,2014年吕柏伸导演帮两厅院策划了《莎士比亚•台湾制造》的展览,我帮忙规划了一些周边活动,其中一项是请山宛然的黄武山,跟小朋友以《仲夏夜之梦》的布袋戏为题材,做一场工作坊,那场非常受欢迎。通常免费活动都有人报名不去,但那场连备取的都出现了,小孩都玩得很开心。

▲我常常跟大人讲,比如说,小朋友爱看的卡通《狮子王》,是改编自《哈姆雷特》。我们有很多例子,西方一直把很多莎翁的戏剧改成现代版的电影。就文学上,莎翁可以给我们的启示是,一个传统的东西如何持续地保有生命。我觉得传统如果要能够延续,有些东西必须要丢掉。

像昨天看的《哈姆雷特》,男主角是一个黑人,他也可以说他是哈姆雷特,但他爸爸可能是一个白人演的,这不重要。他说他是哈姆雷特就是哈姆雷特,京戏里面一桌两椅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因为他只留下文本,把表演跟演的方式及导演全部都开放,所以可以跟现代的观众对话。对莎士比亚时期的观众来讲,台上的演员角色服装,和台上谈的事件和议题都是属于同个时代。所以对他们来讲,不会觉得莎剧是传统戏剧,他会觉得莎剧就是《娘家》、《夜市人生》。

莎剧今天之所以有生命,是因为今天推动莎士比亚的人,他们很乐意看到日本人用歌舞伎、能剧的方式来演莎剧。他们不会说,「你们破坏了我们的传统」,他们会说,「很棒!你们给予我们的传统新生命」。传统要延续,势必要在现在找到能对话的方式。

◎ 您在教书时也会教编剧,您自己也出了编剧的书。最近您也推荐了一本莎士比亚编剧的书给大家,为什么?

▲ 这本书(《与莎士比亚同行》)的构想很简单,主要用莎翁的编剧技巧去谈电影。我自己觉得,莎翁之所以有现代生命,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电影。因为电影常有主要情节跟次要情节,靠蒙太奇手法剪辑。而莎翁的剧本本身就是非常电影性,因为它也有主要情节跟次要情节。

莎剧天生有一个非常好的体质,它跟现在的电影媒材相得益彰,找到一个新的生命。而且因为莎翁没有版权问题,有很多材料都是不用钱。英国人不会因为你把莎翁用一个原住民的版本,还是要用一个台语的、客家戏的版本,在那边抗议,他们都很欢迎,所以我觉得很棒。踩在莎翁上,既可以找到自己又可以找到全世界,莎翁有他的普遍性在这里头,因为他触及了人性的深刻部分。电影是现代最重要的媒材,台湾都说要讲电影产业,可是其实就电影来讲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上游嘛,就是关于编剧这件事情。

大家都不要忘记一件事,西方在还没有电影之前,已经有一个非常强的两千年的讲故事传统;而且可能在四百年前,就有莎翁这种很适合马上就可以改编成现代故事的东西。我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怎么样可以协助现在的读者去觉得莎士比亚很有趣,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协助他们去看,你看《阿凡达》、《铁达尼号》,每部电影后面其实你都可以看到莎士比亚耶。

 

 

出处︰《与莎士比亚同行:著述、演绎、生活》
责任编辑︰汪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