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艺术的形与意(1)

艺术的形与意(1)

分享

【新三才首发】几十年前一件新事物出现,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资讯流动大众才能知道或接受,现在的人所能接收到的信息量大而快,正面或反面的声音都会给人更多的思考,有助于人们的正确判断。外星人、UFO、人的灵魂、神佛世界等已经被大众认知和接受了。都知道中国古时被称为神州,中国的文明史似乎与神学很近,被中国人引以自豪的国粹中那些“说不清、言不明”,或将信将疑的部分都有着神学的烙印,几千年文明历史的长河跌宕而又绵长,人一生几十年的学习研究精力,即便使出全身解数,也只能是在此撷取几朵浪花而已。

中国的修炼文化中有很多宇宙观、自然说的描述,道家易学认为这个世界是对立、统一又可相互转化的循环运动集合体,蕴藏在自然规律背后的阴与阳,是推动自然运动变化的根本,是事物产生、发展、成熟、消亡的原动力。在信神的环境下,人们会相信阴阳律动的循环往复,使得这个世界生生不息;可是今天我们了解到的古人敬天拜地,在自然面前不敢造次的敬畏行为,多半有了迷信、艺术加工,甚至有了愚昧的味道;现代人自誉掌握了科技,不再迷信和具有能够改造自然能力的同时,都感觉到了一种说不清的失落,这种失落感让人们意识到历史走到今天,人类的文明确实衰落了,要恢复还没有完全跌落的文明,智慧的人们又不约而同地投向了中国传统文化中“阴阳”与“虚实”等曾被遗弃的遗产文化中。

传统文化中,见得着、摸得到的物质性资产,即 “阳”的文化被继承的很多,如武术的招数动作,中医的药材药方,中国画的笔墨技巧……,但好多“虚”的文化则被遗忘或被抛弃,致使这个宇宙缩影般的阴阳律动失衡了;如武术运动中只重“术”,不重视心法提高,使得肌体的生物性机能的极限,不会使运动着有质的改变;中医望、闻、问、切等技术手段后的心法是靠师父带徒弟的方式延续著,并没有留在书本上,也没有真正流传下来;中国画的历代绘画大师们,带徒弟传授技法后面的技巧或心法也没有健康地延续……,人们享受着物质利益带来好处的同时;那些看不见、摸不著,又在生活中挥之不去,还能维系社会、人类、宇宙正常律动的“阴”和“虚”的部分则被漠视和遗弃了,今天的东西方社会动荡,人心浮躁,要扭转这个局面的理学家、社会学者、人类学家们再一次将目光投到了古老中国的“道德”二字上。

历史的步伐似乎在加快,五十岁以上的人对“虚”的文化较为能接受,是因为其成长经历中有这个影子,几百年来人类传统文化被破坏一路下来至今,加快了的历史步伐也让人们加快了遗忘的速度,不同年龄段的代沟在加深,对世界及人之为人看法的距离在加大,以前确信的事情慢慢变成了神话或不会存在的传说。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笔者看到一人用食指对着一块砖发力转动,一会儿这块转就被转透;2003年笔者在黄海中一个小岛的庙里画画,我将离开庙外出时,岛外距此百余海里的一个人就会知道,会匆匆赶来入庙,后来听在此我的学生说,这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在庙里到处大吵大叫,隐隐约约能听明白几句,说谁动了他的什么,他来要重新召唤回来……,我还在回岛的船上将回到庙里时,他便匆匆收拾东西离开……,超出常人能力的现象很多,今天慢慢成了不可信的假像或神话,如:不接触对方身体就会将对方击倒,百步穿杨、金钟罩、铁布衫;根据一根缠绕在患者腕子上的细细红线,就会诊断出患者的病情;依据与形又不拘泥于形所产生的中国画画意比较摄影和写实绘画的“真和像”,有了另一种韵味儿……,这些渐渐被当成了神话。

中国传统艺术、技术领域的师者被称为师父或师傅,师傅传授自己一门的技法,师父更要传授心法,即使有时是单一授业,但都得要对徒弟大负责的,这种大负责是指授业的同时要传“道”,这种“道”后面有着严格的家法式的范律,这种范律又多是道德层面的可与不可,徒弟越过底线,师父(傅)有权和有能力废除徒弟的技能,甚至生命。今天中国的有些行业,还是讲师承的,越过构成其艺术的基本属性,便不成为这门艺术。如武术、戏剧、中国画、中医、音乐、烹饪……。而西方的大学校式教育的师者叫老师,学者叫学生,此境状下的老师对整体学生学业负责,多是技能技术的传授,学生若违规老师会将学生推给社会处理。

中国画特有的笔墨纸砚和颜色工具,尤其国画特有的画理画论要求非常严格,尽管近百余年的劫难,中国画仍还在保持着自己的纯洁性,外不可干。当然有些画家学者在极力改变中国画的属性,如摒弃构成中国画最本质的笔法墨法、将西方光影透视和塑形方法引入中国画、丑陋类似冥界的形体、动物内脏似的线条和色彩……像一群饿狼围在羔羊周围。

如果用散点透视的方法用丙烯颜料画在油画布上、在宣纸上用毛笔蘸上油画色同样都画不出中国画;即使用中国画工具,没有中国画理念的西方绘画大家,一样也画不出真正的中国画;如1715年来中国居住了四十多年的意大利画家郎世宁,在大量的画作中还是难见中国画的韵味儿。

近三二十年,中国的传统文化被质疑,就连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也对自己祖先遗留下的、令西方人也顶礼膜拜的文化怀疑或反对了;如要用格斗的输赢确定太极的真伪和价值;用美国某机构的药检标准确定中医中药疗效;用西方绘画理论核准中国画造型以及艺术价值……等等冲击中华民族文化中精髓部分的现象越来越多,当然,传统文化中历来都是精华糟粕并存的,确实有打着传统文化的招牌虚假欺骗现象的存在,这些干扰也许是传统文化承传中的一个劫数吧。但智慧的人们还是能从繁乱的社会现像中辨出真伪,正本清源的。

中国画造型的准确问题,很多人有着自己的认识,任何艺术都要依据物象形体表达主观意图,画的“像”是一切绘画艺术的根本,这是习画者走向专业化的第一道门槛,中国画也不例外,但是中国人对“像”的理解有着另一种外延含义。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国宝级作品很多,元代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是少见的精品(见图1);该画左圆为位于济南附近黄河北岸的鹊山,右尖者为居于黄河南岸的华不注山,两山相距很远,但赵孟頫在1295年将二山画在纵28.4公分、横90.2公分的画上,并有机处理的看似很近,这种造像并不是臆造和浅显的画不像,人们对此也不会对形与地理位置的对错、进而对其艺术性产生质疑;文人画中的河泽、山川在现实中一般都找不到或都不像,诸如此类的艺术处理在中国画领域比比皆是,包括人物画。

图1:元代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

再如山西永乐宫纯阳殿的壁画(见图2),元代画工们将吕洞宾一生的大事均画在一幅画中,多次出现吕洞宾,人体比例也不是黄种人的“立七坐五蹲三半”,用西方的焦点透视评价会说形不准,这种散点透视的浪漫处理,就是中国画的内核。从徐悲鸿开始,王式廓、蒋兆和以及留学西方研习西方绘画的一些画家们一直在实践著,要将西方的光影和比例植入中国画,也创作过很多很辛苦的作品,结果难以服众;熬中药前将草药用“X”光消毒,煎出来的汤药药效会改变;西方认为维生素一样的红萝卜换成青萝卜做药引子,药效可能相反;昆曲中加进巴洛克音乐的唱腔,苏州人会认为不是昆曲。

 

图2:山西永乐宫纯阳殿的壁画

 

(作者:曹醉梦)

(责任编辑:香香)

【新三才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