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荷兰绘画史上最重要的10位...

荷兰绘画史上最重要的10位大师(组图)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多数人都熟悉林布兰(Rembrandt)或维米尔(Vermeer)等荷兰名画家,其实,在16至17世纪艺术风潮中,荷兰大师辈出,举例如下:

【图1】林布兰(Rembrandt van Rijn; 1606-1669) ── 《自画像》(Self Portrait with Two Circles)

林布兰也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最著名的肖像画家,用明暗对比,诚实地呈现残酷的现实,正如他最著名的作品《自画像》一样。许多学者和艺评家对他的绘画数量有不同的意见,但都是一个很惊人的数量:约45幅绘画、30幅版画、7幅素描。这些呈现艺术家在岁月的蹂躏下仍然没有任何虚荣感,也令观赏者为之动容。他画的圣经场景和版画也都很精湛,这些肖像画也是他的遗产。

【图2】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 1632-1675)──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维米尔在他有生之年并未受到注意,直到后来才逐渐被视为是一位大师。他像荷兰绘画黄金时期的许多名人一样,在画布上忠实而美丽地呈现光明的魅力。在他最著名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作品中,可以看到这一点。该画作中,各种面料的光线相互作,用以及珍珠耳环上的精彩反射,使它成为西方艺术杰作之一。维米尔的作品通常采用窗户作为工具,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描绘光线透过窗户的景象。

【图3】老布鲁格尔(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约1525-1569)── 《雪中的猎人》(Hunter in the Snow)

老布鲁格尔反对在他当时流行的意大利风格,而是追随早年博斯(Hieronymus Bosch, 1450-1516)时代的哥德式风格。他的早期作品中也都有博斯的标志,但是由于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等人对基督教道德观的变化而趋缓和,并形成另一种独特的风格,把人与自然视为完美的平衡,同时又不失其各自的独特性。

【图4】扬斯特恩(Jan Steen, 1626-1679) ── 《快乐的家庭》(The Merry Family)

斯特恩是一位风俗画家(其流派排名第三,仅次于史诗画和肖像画),他避开了当时流行的把农民浪漫化,而在作品中引入若干的不洁来反映人类日常生活中的不洁。而在荷兰语中,仍然保留「扬斯特恩家庭」(Jan Steen household)一词,其意味着一个混乱,但充满生机的家庭。

【图5】博斯(Hieronymus Bosch,约1450-1516)── 《人间乐园》(Gardenly of Earthly Delights)

博斯作为荷兰绘画史上独特的人物,兼具和谐与恐怖,表现在他著名的三联画《人间乐园》中反映的那样。左边是天堂,右边是地狱,这幅惊人而可怕的超现实主义,影响以后几个世纪的许多创作者,从哥雅(Goya)到达利(Dalí),再到大卫林奇(David Lynch),到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乐队。这也是荷兰艺术史上一个引人注目的异常现象。

【图6】莱顿(Lucas van Leyden, 1494-1533)── 《玩牌者》(Card Players)

作为与博斯同一时代的人,莱顿以自己的方式呈现同样的激进。毕竟,他是第一批在风俗画(genre painting)领域工作的荷兰画家之一,并在此后的两个世纪中共同成就出一个新领域。此外,他还是铜版雕刻大师,在荷兰雕刻师的地位,就像丢勒(Dürer)在德国一样。在一个只为富人提供绘画的时代,莱顿的版画成为众人熟知新兴荷兰风格的重要途径。

【图7】哈尔斯(Frans Hals, 1580-1666)── 《弹鲁特琴的男孩》(Boy with a Lute)

哈尔斯的年龄比同一时代的林布兰(Rembrandt van Rijn)大,但是如果没有他的作品,很多伟大的作品也不可能出现。通常,哈尔斯的作品比其他人的更宽松,更自由。他带来活泼的动感和长久的品质,他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笑容骑士》(The Laughing Cavalier)。如果没有这一点,林布兰的肖像不会有当今的声望,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的肖像画也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图8】特尔布吕根(Hendrick Terbrugghen, 1588-1629)── 《以萨出售他的长子继承权》(Esau Selling His Birthright)

特尔布吕根带来义大利画家卡拉瓦格(Caravaggio, 1571 – 1610)对荷兰绘画的影响。作为荷兰乌得勒支卡拉瓦格画派(Utrecht Caravaggism)的一员,特尔布吕根为荷兰的画布带来光影互动。例如在特尔布吕根去世几十年后的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 1632 – 1675)的画布上可窥见其影响。特尔布吕根主要从事著名的史诗绘画,为沉闷乏味的传统画带来柔和、活力。虽然我们只能看到他一个短暂十年的绘画生涯,却是荷兰绘画发展的关键十年。

【图9】卡尔夫(Willem Kalf, 1619-1693) ─ 《静物》(Still Life)

虽然为静物作画,在传统中被视为最低阶的绘画工作,但是卡尔夫在描绘光影的专业,被许多人誉为「维米尔的静物」(the Vermeer of still life)。通过绘制所谓「华丽的静物」(ostentatious still lives),展现其精挑细选的物品、闪亮发光的展现技巧,这可以从他最好的作品《静物》中看出。

【图10】鲁伊希(Rachel Ruysch, 1664 – 1750)─ 《花蓝》(Basket of Flowers)

虽然女性的绘画创作往往未受重视,但是鲁伊希却获得国际声誉。在她长期的职业生涯中,专注于花卉画作,充满色彩的活力、明暗的微妙作用,展现荷兰黄金时代的绘画风格。虽然性别将她限制在被视为最低阶的绘画中,但她的成功证明了她的伟大。

(作者:Agnieszka Sural)

(译者:汪水)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