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鞍山最后一个说书场将关门

鞍山最后一个说书场将关门

分享
2008118chinaNews

 

昨天中午12时,说书先生的最后一声惊堂木响过,“穆桂英拍马舞刀直取敌将首级”的情节被定格了,79岁的盲人吴老在女儿的搀扶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繁荣社区茶社。在这里,他度过了一天中最快乐的两个半小时。与吴老同样恋恋不舍地离开的还有十几位60岁以上的老“书迷”,他们隐约地感觉到,这种快乐时光不会太长久了。

由于资金入不敷出,再过两个月,茶社的主人贾坤女士即将把经营了三年的书场关门。“要是关门了,咱们鞍山再也没有听评书的地儿了。”吴老对记者说。

昨天听书的老书迷都是茶社的常客,他们来自鞍山的四面八方,北自沙河,南自明达,东自深沟寺,西自地号。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论严寒酷暑,几乎每场不落。“真舍不得让老人们没有评书听,可实在没有办法,总不能每天往里搭钱。”贾女士说。

书场设在铁西区繁荣街19栋一个约30平米的临街门市里,条件很简陋,暖气片一点也不热。里面摆放着十几条长条凳。

舞台正中挂着一把大扇子,一副对联分列两旁,上写“暖风微微说今古 竹彩萧萧慢品茶”。除此没有任何装饰品。每位听客面前都放着一壶茶水。台上说书先生声情并茂,台下听客聚精会神。茶社里很肃静,除了说书声和品茶声,听不到任何嬉笑嘈杂的声音。

79岁的张绍仁老人说,他喜欢这种有点文化品位的场景,更喜欢中国的传统艺术“评书”。张老是从师范学院离休的老干部。据他讲,在场的听客半数以上都是有一定文化底蕴的老知识分子,其中还有几人是从教师岗位上退下来的。大家多年来在这里听书听上瘾了,几天听不到惊堂木响,就觉得闹心。说书先生程女士告诉记者,她走遍了东北其他城市的书场,鞍山的这个书场相对比较狭小简陋,与“评书之乡”的美称很不协调,但这里书迷们的热情让她感动。

业主资金入不敷出 书场面临关门

茶社主人贾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4元钱一张票,每天平均十几个人,收入五六十元。房租每月1000元,说书先生一场书需支付三四十元,另外还要承担说书先生的吃住费用,加上取暖费、水电等各种杂费,“算起来不赔钱就不错了”。现在租的房子明年三月份到期,贾女士准备到期后就把书场关了。

社区很想帮一把 但无能为力

茶社的所辖社区是利洲社区,社区赵洪杰书记听说书场要关门,觉得非常惋惜。她说,繁荣地区的评书艺术曾经辉煌过,已故老评书艺术家杨田荣,现在全国鼎鼎有名的单田芳、刘兰芳,都是从繁荣地区走出去的。原来的工人剧场曾经是东北乃至全国最大的书场。繁荣地区曾有很浓厚的评书氛围。近些年,随着多种形式文化娱乐的兴起,评书慢慢被冷落了,只在部分老年人中还留存着听评书的习惯。社区曾打算扶持书场,但无能为力。社区的条件有限,两间办公室都是从别的单位借的,更不用说腾出场地分给书场了。

如何能让鞍山最后的书场得以继续存在下去,并再次走向繁荣,您可帮忙想想办法,给书场出个好点子。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