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重庆耕地两本账 相差千万亩...

重庆耕地两本账 相差千万亩(图)

分享

【新三才网讯】重庆市的耕地面积有着“两本账”:一本是农业部门掌握的农户承包耕地面积1986万亩(即农户土地承包权证上的面积。因以前作为收取农业税的标准,俗称“计税面积”),另一本是国土部门测

绘出来的实际耕地面积3358万亩,二者相差高达1370万亩。

基层干部群众认为,农户承包本上的面积小于实际面积,对农户个人而言,侵害了其财产权,特别是在征地补偿、土地出租、种粮补贴时难免吃亏,引发矛盾;对国家而言,“糊涂”的耕地面积,不利于建立切实的耕地保护政策和粮食安全战略。

现状


耕地面积统计“账实不符”

重庆农村耕地面积统计“账实不符”,存在着“计税面积”和“实际面积”两种口径。开县农工委书记熊良体介绍,县农业部门统计年报上全县耕地面积(计税面积)为77万亩,县国土局统计上报的实际耕地面积是130余万亩。

南川区国土部门掌握的实际耕地面积为105万亩,而农业部门的“计税面积”却是58万亩。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权籍科科长易伯泉说:“差距在平坦地区、丘陵地区、高山地区有所不同:平坦地区少一些,在10%-20%;丘陵地区差距在20%-30%之间,高山地区在50%以上。”

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耕地保护处处长田宏说:“”耕地两本账”的情况基层都心知肚明。国土部门掌握的耕地面积是通过测绘与卫星遥感相结合的办法丈量出来的,比较准确,也是对外发布的数据。但是”计税面积”由来已久,在农村基层广泛认可。”

原因


耕地“两本账”的三大病因

基层农村干部和农业专家分析,造成当前农村耕地上报计税面积与实际面积不符现象主要有三点原因:

首先,丈量方式简陋造成的面积计算不准。熊良体说,当年搞土地承包划分地块时,农村丈量工具落后,不是用绳子拉,就是用竹竿量,误差很大。

其次,按传统习惯,因土地肥瘦有别采取折算统计造成的数据失真。比如一些丘陵山区,平坦的农地一般是“4挑1亩”(1挑100斤稻谷),山区坡陡地按“5-8挑一亩”。

三是以前在征收农业税的时期,为了少缴农业税,故意瞒报、少报土地面积。九龙坡区白市驿镇高峰寺村耕地的账面面积为1700多亩,但实际则有2500多亩。

影响


“对上误决策,对下害群众”

重庆市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琼说,“耕地两本账”使一些惠农政策难以落实。

基层将“实际面积”多于“计税面积”的部分称为“帮忙田”,这就导致一些“三农”数据有了“水分”。南川区农委副主任冯光辉举例说,南川区去年稻谷产量18万多吨,如果按“计税面积”统计,亩产在700斤左右;如按实际耕地面积统计,亩产只有300多斤。“帮忙田”给单产注了一倍的“水”。

“有了”帮忙田”,我们县的农业复种指数高达280,达到了先进水平,可实际上只有210。”开县农工委书记熊良体说,“这种”农业科技高水平”对上误导决策,对下祸害群众。”

回应


年底前消除“耕地两本账”

“耕地两本账”造成农民利益受损的现象,已引起重庆市的高度重视。重庆市已经开始试点,并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全部完成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承包地确权面积与国家第二次土地调查耕地面积基本相符,从而消除“耕地两本账”现象。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