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 香港观察:躲在制度保护伞后...

香港观察:躲在制度保护伞后的梁振英

分享


免费电视牌照争议继续拖累政府和行政长官梁振英的民望。

【新三才讯】香港电视网络不获发免费电视牌,事件困扰特区政府一个月,仍然未有平息迹象。官方的解说一直未能令质疑者信服,批评的焦点是指政府黑箱作业,要求官方公开完府整的发牌准则,说明为何出局的会是在公众眼中准备功夫最足的香港电视,而政府也一直以行政会议讨论内容须保密作挡箭牌,双方呈胶着。

免费电视牌照争议继续拖累政府和行政长官梁振英的民望,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11 月12日公布最新的民调结果,梁振英的支持评分创上任以来新低,继上次调查跌破45分警戒线,跌至44分之后,今次又显著跌2.8分,降至41.2分!

梁振英11月16日到香港电台出席节目,响应市民质询,就遭到一名参加者周先生单刀直入问:“倘若他日政府推行不利民政策,例如重23条、国民教育,届时政府是否又可以以行政会议保密为由,拒绝向公众交代,损害公众的知情权?”

梁振英则以陪审团制度比喻行政会议,“陪审团退庭商议,然后将结果告知法官,但不会将理由告诉法官和法庭”,他强调只要现有的制度不变,行政会议就会这样运作,不会作交待。

当被多名民质疑民望不断下滑,应当下台,梁振英即以攀比法为自己解窘,称民调亦显示立法会议员的得分亦不高,但他不会因此要求立法会议员辞职。

当天梁振英回答了多条问题,以以上两条为焦点,而梁的回筨均令人失望。

以首条问题为例,曾为行政会议成员的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日前就说过,即使有行政会议保密制,政府也可公开不发牌给香港电视的理由,因为保密制是针对议程、文件,讨论内容及行政会议成员提出过甚么意见,但作出决定的理由则可以披露。

民望流血


示威者指责香港政府发放牌照过程是“黑箱作业”

且不要说王永平的公开表态已狠批了政府,政府事事以制度、法律作为挡箭牌,本身已予人作风官僚、示人以弱的感觉。

早前的李概侠事件就是最明显例子,有市民李慨侠入禀法院,挑战政府不发牌予香港电视的决定,官员其后被传媒要求交待不发牌理由,即以李慨侠入禀案已进入司法程序为由,拒绝交待,于是李慨侠宣布撤回入禀,以免让政府有籍口逃避,李的撤回入禀令政府陷于尴尬。

无疑,对一个普通市民来说,能够行事符合法例和制度已是无可厚非,但对高层政治人物来说并不足够。政治很大程度是观感问题,在发牌风波上政府被怀疑处事不公义,以政治审查刻意踢走未能令中央放心的香港电视主席王维基,暗地打压言论自由。

这种质疑在过去一个月有如滚雪球越滚越大,令政府民望流血不止。因此政治领袖要做的,并非享受法律和制度赋予们的緎默权,而是主动出击扭转民情,避免“政府不公义”的观感深入民心。

狼味不足?

但是,梁振英却没有展现一个政治领袖的气魄,似无良策去扭转舆情,而是继续以制度和法律为由享受缄默权。梁的策略似乎是希望让时间冲淡一切,但是,有没有考虑“政府不公义”的观感深入民心后须要付出的政治代价?

至于梁振英以立法会议员民调得分也很低为自己解窘,这简直就像鲁迅笔下的遗老遗少,每当有人批评中国地方脏,他就说西方也有虱子;每当有人批评缠小脚不人道,他就说洋女人也穿高跟鞋。

去年梁振英与唐英年角逐行政长官,坊间曾以狼猪之争形容,喻梁振英精明勇进但野心奸险,唐英年平庸保守却坏不到那里去。但从近期梁展现的被动怯懦,他身上还有多少狼味?

读者反馈

在自由民主社会,法律和行政制度的设计和订定必以保障公众利益为大原则和前提。因此, 行会的保密原则也不例外, 主旨是要让行会成员为公众利益畅所欲言。很明显, 如何尽量达致公众利益才是根本。

今次拒绝发牌给香港电视的决定, 显然与公众期望有很大落差, 而官方的解释不单牵强而且逻辑混乱, 所以梁有责任按民众及议员要求进一步提供资料和解释, 而非用行会保密为由拒绝交代。

梁的做法不仅是躲在制度背后, 更是玩弄制度, 剦割制度的原则, 践踏制度的精神。

很明显, 梁的就任绝非是为了维护香港的利益。他的行为已清楚表明他是代表中共利益治港的特首, 而且是一个非常劣质的干部特首。

——香港仔, 香港

任何制度都不可能尽善尽美,有心人要钻空子找保护伞并非难事。梁振英坐上特区行政长官大位,接下香港行之已久、行之有效的制度,操作起来却荒腔走板、无视程序正义、颠倒黑白是非、礼崩乐坏,以君临姿态视规矩程序制度如无物,就任短短一年中,尽显中共那套弄虚作假狡狯无耻的本色。香港现行的制度,并非为保护这个梁振英而设计的,只不过此人以制度之名,刻意把这个制度扭曲,运用语言伪术,施卑鄙无耻的手段,行不公不义的作为,善尽主子交付之责。与其说梁振英躲在制度保护伞后,倒不如说他躲在中共保护伞后来得贴切真确。

——孟光, Hong Kong

不要整天抱怨生活,生活根本就不会知道你是谁,更别说它会听你的抱怨。

——澳门最新娱乐城,

我好记得李鹏飞曾评论过2012年行政长官选举,认为有人不择手段去选行政长官。

当一个统治者要去到东闪西躲,甚至要利用公信力较低的杂志对付政敌的时候,基本上,这位统治者已完了,除非有其他实力例如军事、宗主国的支持。

因此就算楼主提及的人兄再狼,他永远不是一只狼,他只是引狼入室的一只羊。当一只羊再没有作用的时候,真正的狼会如何处理,大家心中有数。

——PLAN, 香港

请不要忘记, 梁振英的权力来源是北京, 他对香港人的民情是毫不在乎的, 当选翌日即亲赴西环中联办谢票已表明态度。

过去一年的表现更加说明, 祗要梁按北京的旨意办事, 其身边的保皇党无论如何也要支持。所以梁独断独行, 根本不必理会保皇党的意见。

梁早将泛民主派定性为敌我矛盾; 与传统亲中阵营(尤其是唐系)的内部矛盾亦已变成完全决裂; 他对媒体的关系已到了”阔佬懒理”的地步; 跟政府内部的关系已近乎零 (更可能是负数)。

梁的唯一靠山就是北京, 祗要他能证明香港是一个乱局, 甚至可能是一个反共基地, 他便有存在价值, 所以他的傲慢与霸道既有原因, 也有目的。但民情绝非他的考虑。

——香港仔, 香港

 

(文章来源:BBC中文网)

(责任编辑:Alan)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