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奥地利领袖库尔兹 或引领欧...

奥地利领袖库尔兹 或引领欧洲兴衰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塞巴斯蒂安·库尔兹(Sebastian Kurz)是奥地利保守派领导人。31岁的他是奥地利传统右派主席。自他上任奥地利人民党领导人以来,他就把整个党派引向了极右翼,反移民的政党,并且表示迫切需要打击非法移民并维护奥地利的传统文化。

库尔兹的雄心壮志使他成为了一个历史性的人物。他曾坦言,他的目标是将其影响力超越国界。他的这一番话并不是白话。他已经开始影响了德国。年轻的奥地利人影响着德国保守党内权利纷争。这场权力的争夺,由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巴伐利亚姊妹党基督社会联盟展开。库尔兹则支持后者,因为社会联盟有着更严格的移民政策。他希望能与义大利右翼民粹主义莱加北党一起形成一个「意愿轴心」,去打击奥地利、义大利以及德国的非法移民。今日,库尔兹还担任了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这使他能够在今年剩余时间内设定欧洲大陆的政治议程。他宣布将保护欧洲内陆和外部边境设为首要任务之一,这也贯彻了他的座右铭「保护欧洲」。

库尔兹的政策已经在体现在欧盟领导人近期达成的移民协议中,即通过在欧洲建立新的「控制」中心来解决庇护和住房问题,并在欧洲以外建立移民中心来劝阻移民,并让海外移民中心成为移民欧洲的第一站。库尔兹在推进这两项提案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在促使欧盟中间派和民粹主义人士达成妥协。这一成就也凸显了库尔兹所提倡的奥地利传统,这种传统也常被库尔兹政府用作政治桥梁。这也使他被新任美国驻柏林大使理查·格雷内尔誉为「摇滚明星」,并被德国极右派称赞为「真正的朋友」。

库尔兹在维也纳的梅德林区长大,在这里奥地利社会民主党和自由党占据着主导,同时也是人民党支持者的聚集地。他的私人住宅仍然在这个区域。继维也纳市议会之后,在担任奥地利人民党青年党的领导后,他于2011年4月,在24岁的时候成为了州政府秘书长,在任职期间推动了对奥地利清真寺外国资金的禁令,并为奥地利伊玛目提供免费的德语课。

年轻时上任库尔兹受到了人民党内许多人的指责,一些党内人员甚至拒绝跟他一起拍照。他被媒体和反对派嘲笑,说他太年轻了,缺乏经验。据他的一位顾问说,这段经历成为了库尔兹永久的伤痕,也教会了他控制政治言论和资讯的重要性。

他在2013年被任命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外交部长,很快成为了奥地利人民党最受欢迎的政治家。在2015年移民危机期间,就安格拉默克尔「Willkommenskultur(欢迎文化)」政策公开发起挑战,并在2016年关闭了巴尔干路线。巴尔干路线是叙利亚难民前往欧洲的主要干道。这些政策使得库尔兹在保守党派和欧洲极右选民中名声大噪。尤其是在中欧,许多人已经开始对德国和法国提倡的自由移民政策深表质疑。

正是这一次出色的表现展示库尔兹超强的政治能力。库尔兹清楚的了解因为移民和难民问题带给其他党派领导人的焦虑。正如保尔·罗泽梅尔(Paul Ronzheimer)在他的书《塞巴斯蒂安·库尔茨传记》中所写的那样,「巴尔干路线的终结最终使塞巴斯蒂安·库尔茨成为奥地利的政治明星」。

库尔兹在2017年5月担任人民党主席后,立即将其矛头转变为了促进自身的政治运动。罗泽梅尔写道:「与法国的艾玛纽埃尔·马克龙不同,马克龙并没有引领新的政治运动,只仅仅改变了党内结构。」从党内结构来看,虽然库尔兹所领导的这场运动并不完整,因为党内仍然是由各种分散的组织和地区党领导,但它却是库尔兹宣传保守主义的关键。

在奥地利,库尔兹竞选总理的做法与众不同,他并没有强调自己的丰功伟绩,而是将一些重复出现的问题归结为了几个关键字进行强调——反移民、反政治化伊斯兰教,经济领域内的个人责任。毫无疑问库尔兹采取的是保守政策,他以社会保守主义,法律和秩序为中心,并打算将他的政党推向右翼——这与默克尔在2017年的竞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默克尔则针对了中左翼的选民。库尔兹认为奥地利人寻求的是在旧机制下一种新型的领导方式,即使人们不确定这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政策。2017年10月库尔兹选举的胜利印证了他的说法,这也使的右翼自由党的联盟。

但是,即使库尔兹施行的是一种轻微民粹主义,但他的立场既不反对制度也不反对欧盟;人民党继续支持欧洲一体化。与极右翼极端分子不同,尽管当前的政党和媒体已合作数十年之久,他并不质疑现有的政治制度或独立媒体的价值。他的大多数立场都与奥地利和德国传统保守派保持一致。实际上,库尔兹的经济政策已经成熟,包括经济自由化、放松管制、改革奥地利福利体系,以及减少公共部门。

然而,他的政策与传统中右翼也略显不同。库尔兹对国家安全站在不妥协的立场,并将移民问题列入其中,这使他的政党更接近匈牙利欧尔班·维克多和其他极右的政客。政治学家彼得·菲尔兹迈尔指出,库尔兹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而非教条主义者。大多数奥地利政客,包括那些了解他的人,都相信奥地利总理为了赢得选举胜利,而放弃了自己立场。同样,如果库尔兹如果感到有政治优势,他也会选择再次转变。根据菲尔兹迈尔的说法,「库尔兹的保守主义是灵活的」,「他的基本思想主要受机会主义和他本人政治抱负所影响。」

奥地利政治分析家汤玛斯·霍弗(Thomas Hofer)认为,库尔兹通过在中右翼保守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之间建立新的立场,「确实在欧洲体现了一种新型的政治保守主义。」「他以民粹主义的方式辩护,但比右翼民粹主义代表更加友善。」霍弗引用了库尔兹对待移民和福利政策时的态度,解释作为一名财政大臣,他试图在强硬派和温和派之间达到共识。「因此当国家政策需要转型时,库尔兹可以作为欧洲其他保守派的榜样。」与此同时,霍弗告诫说,将库尔兹的战略直接套用在其他国家并不一定能成功。因为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库尔兹本人特殊的沟通技巧以及遇到挫折时勇于面对的能力。

采访中,库尔兹党内人士反复强调着他对欧盟外交的政治立场。尽管他与欧尔班(Orban)关系密切,他们也努力强调着他支持议会自由民主。欧尔班宣称自由民主时代已经过去。事实上,自由奥地利尼奥党的领导人马蒂亚斯·斯威兹(Matthias Strolz)在曾在一场演讲中职责库尔兹寝室了议会民主。他说:「整个共和国都已被灌醉,人们会在宿醉中惊醒过来。」使他担心的是奥地利人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生活在一个非自由民主的国家。

这种恐惧部分是由于库尔兹对自由民主党(Freedom Party)的冷漠和无视。事实上,库尔兹主要的一个政治能力就是知道在何时需要保持沉默;他良好的沟通能力更多基于他的沉默而不是发言。对于自由民主党的许多右翼极端主义事件,作为财政大臣他常常保持沉默。根据奥地利毛特豪森委员会编制的一项研究,自2017年12月自由党进入政府以来,右翼极端主义,包括反犹太主义的情况,显著增加。就一些问题,库尔兹则选择逃避公开评论此类问题。他还在很大程度上选择公开忽视涉及BVT丑闻,以及涉嫌由自由党人取代其领导地位的企图。当他对政治敏感问题发表评论时,库尔兹也经常含糊其辞,这不仅给他带来了一个「沉默的大臣」的名字,还使得在推特上创建了一个名为#AnswerLikeKurz的标签,嘲笑他无法回答问题。

但是,如果库尔兹的目标是消除人们对自由党的支持,那么他的做法对其联盟来说是非常有利的。自由党不得不支持人民党经济自由化的议程,不能再公然聚集经济民粹主义支持者。自由党也站在了与先前完全相反的立场,它不得不支持常年一直反对的「欧盟-加拿大自由贸易协定」。这使得该党受到奥地利媒体的强烈谴责。民意调查数字也同样反映了这种不满情绪。虽然近两年来自由党一直领先于保守派和社会民主党,但自2017年10月立法选举后,民主党则跌至第三位。

由于奥地利相对较小的国土面积,以及该国站在中立的立场,库尔兹作为欧洲政治思想领袖的野心很可能会实现。正如英国历史学家戈登·布鲁克 – 谢泼德(Gordon Brook-Shepherd)所说,布鲁诺·克雷斯基(Bruno Kreisky)被认为是二战后奥地利最伟大的总理,他并可以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之一。」但是作为一个奥地利人,他的国家相对于这个人实在太渺小了。国家的基础实力的薄弱,以及中立的立场剥夺了他在西方军事和经济委员会的话语权。新奥地利政府和库尔兹将面对同样的问题。从长远来看,奥地利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规模太小,无足轻重,无法成为欧盟的主要大国。

这一点我们可以在库尔兹出名的项目中获得印证:关闭地中海移民路线。鉴于奥地利是一个内陆国,它并没有海军实力,因此无法参加封锁欧洲堡垒项目。 该国对欧洲海岸警卫队的人力贡献,也是同样微乎其微,超过370名的工作人员中只有7名来自奥地利。维也纳也表示没有意愿大幅增加欧盟外部安全的财政支出。事实上,尽管库尔兹强调要重视法律、秩序和国家安全,但是奥地利在军事和警力方面的资金明显不足。就移民危机而言,如果世界再一次掀起像2015年的移民潮,奥地利将无法保障其边境安全。尽管奥地利似乎在过去几个月中已成功克服困难,但是奥地利仍然有个不可逾越的临界值。因此奥地利需要欧盟强大的力量并支持其它计画。

对于库尔兹,真正的考验将来自经济和政治危急之时。目前在这方面,他是非常幸运的:奥地利显示出稳定的经济增长率,失业率正在下降;奥地利还没有成为任何大规模恐怖袭击的对象;以及自由党政治权利的衰弱。但随着英国即将推出欧盟,以及仍未解决的移民政策,欧洲另一个危机可能正在急速逼近。到那时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位年轻总理真正的领导能力。

(编译:金叶)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分享

Notice: wpdb was called incorrectly. wpdb must set a database connection for use with escaping.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3.6.0.)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39

Notice: wpdb was called incorrectly. wpdb must set a database connection for use with escaping.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3.6.0.)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39

Notice: wpdb was called incorrectly. wpdb must set a database connection for use with escaping.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3.6.0.)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39

Notice: wpdb was called incorrectly. wpdb must set a database connection for use with escaping.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3.6.0.)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39
前一篇文章美国贸易战对盟国渐缓 将更聚焦中国
下一篇文章卡地亚Coloratura珠宝:色彩飨宴

Notice: wpdb was called incorrectly. wpdb must set a database connection for use with escaping.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3.6.0.)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39

Notice: wpdb was called incorrectly. wpdb must set a database connection for use with escaping.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3.6.0.)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39

Warning: mysqli_real_connect(): (HY000/2002): Connection refused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538

Warning: mysqli_real_connect(): (HY000/2002): Connection refused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538

Notice: wpdb was called incorrectly. wpdb must set a database connection for use with escaping.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3.6.0.)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39

Notice: wpdb was called incorrectly. wpdb must set a database connection for use with escaping.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3.6.0.)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39

Warning: mysqli_real_connect(): (HY000/2002): Connection refused in /home/virtual/jm3new/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538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