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新三才精华回顾: 正在崩溃...

新三才精华回顾: 正在崩溃的欧洲 还能再次走向成功吗?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你相信欧洲正在没落吗?从北约组织内持续的争吵,不当的移民管制,及东欧日益增长的专制主义迹象表明,欧洲正在走向没落。

有人说没有失败哪会有成功。是的,过去70年来欧洲一再失败著,而这些失败一直都成为了欧洲成功的基石。但今天情况有所不同。这一次的失败可能会导致欧洲彻底崩溃。

当今的欧洲可以分为:1945年二战后的欧洲,1968年后主张人权的欧洲,以及最终冷战后形成的欧洲。这三个阶段的欧洲在今天看来都面临着挑战。

以二战后的欧洲为例,当时的欧洲还可以清楚的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带来的灾难,因此他们决心要防止下一场战争(即核子战争)。尽管大多数人普遍认为欧洲大陆将不可能发生重大战争,但是当1990年南斯拉夫陷入混乱时,欧洲人再一次陷入了恐慌。

从上不难看出,二战后的欧洲已经已经变得不堪一击。对于年轻的一代来说,二战已经成为了一个古老的历史。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是对的,他说:「我们正处于历史的尽头,过去对现在来说无关紧要。」欧洲的年轻一代被动学习著历史,却没有在历史上思考。在互联网时代,国家也失去了对公民教育的主导;通信技术的革命可以说一把双刃剑,虽然年轻一代的沟通比上一代更为频繁,但他们却主要与同龄人交谈,不能从上一代人中吸取经验,这样的沟通可以说是毫无意义的。

另外两个因素也同样破坏了今天欧洲对二战记忆。首先,战争幸存者已经逐渐消失,其次,对于从欧洲大陆以外来到欧洲社会的大多数难民和移民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是他们的战争。在谈到「战争」时,对叙利亚难民只意味着阿勒颇的毁灭,而不是华沙或德累斯顿的毁灭。

当世界变的越来越危险,美国也不再对欧洲进行保护,欧洲也将面临崩溃,因为欧洲人还在幼稚的相信世界是和平的。尽管有人已经提出忠告,但布鲁赛尔坚持认为军事实力已经过时,软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这种转变的战后思想使得欧洲变得越来越脆弱。今天战后的欧洲已经不能再视为是一个和平的力量,它逐渐成为了一个无法自卫的欧洲。(对于掌握这一现实的德国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另一个欧洲也同样失败了,它便是1968年后的人权欧洲,一个强调少数族裔权利的欧洲。1968年最主要的成就就是欧洲开始用最底层群众的眼光去重新审视这个社会。这种意识转变主要源于民主意识的全球扩张。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当时的欧洲那边是——包容。

近几十年来欧洲社会戏剧性的人口和社会变化已经威胁到了那些多数人——那些拥有一切,因此害怕失去的人,他们构成了欧洲政治的主要力量。这些受威胁的多数群体在投票时,他们开始会想像一个未来,即他们将成为他们自己国家的少数群体,他们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也将从此受到威胁。如果自由主义者完全忽视或嘲笑这些恐惧,那将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错误。因为在民主社会中,认知力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许多越来越受欢迎的政治运动都非常关注多数人的权利,特别是他们的文化权利。多数民族坚持认为,他们有权决定政治团体人员并保护自己的文化。在这方面,2015年的移民危机是欧洲民众看待全球化的转捩点。它标志着1968年后人权欧洲的结束以及1989年后欧洲某种观念的失败,因为人们正在目睹一场共识的崩溃。

与此同时,难民危机是欧洲的911事件。如果说911事件推动了美国人对美国的看法,那么移民危机则迫使欧洲人质疑他们之前对全球化的态度。

难民危机也引发了对1989欧洲共同体的质疑。这不仅是因为东,西欧不同立场,而是因为它揭露在种族和文化多样性以及移民问题上存在着两截然不同欧洲。

讽刺的是虽然在20世纪初,中欧和东欧是这片大陆中最多样化的部分,但现在它却变得极为一致。与此同时,尽管今天的西欧正专注于如何整合越来越多生活在他们国家的外国人,中欧人却正在尽力改善年轻人为了生活向西迁的趋势。当西欧正在努力处理多元化的问题,东欧人则正在努力应对人口减少。这里不妨让我们参考一下一些资料,在1989年至2017年间,拉脱维亚人口减少了27%,立陶宛23%,保加利亚21%。人口老龄化、低出生率和无休止的外迁是中欧和东欧人口恐慌的最终根源。实际上,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东欧人前往西欧的数量要远大于叙利亚战争中的难民数量。

然而,归根结底,中欧自由主义崛起的核心不在于对移民态度的差异,而在于拒绝一味模仿。

在1989年之后的20年里,后共产主义中欧和东欧的政治哲学可以概括为一个方针:模仿西方!这个过程有着不同的名称——民主化、自由化、扩大、融合、欧洲化——但后共产主义改革者追求的目标很简单:他们希望他们的国家变得像西方一样。这涉及学习自由民主制度,运用西方政治和经济方法,以及支持西方价值观。人们普遍认为模仿是通向自由和繁荣的最短途径。

欧洲不再被共产主义者和民主主义分开。它被模仿者和被模仿者分开。但是通过模仿西方模式来进行经济和政治的改革存在着很多道德和心理上的缺陷。模仿者的生活不可避免地混杂着不足、自卑、依赖、失去认同的感觉。模仿者永远不会是快乐的人,因为他们从不拥有自己的成功。

第一个欧洲,战后的欧洲,正在失败,因为战争的记忆正在消退,因为它促成了一个无法自卫的欧洲。第二个欧洲,1968年后的欧洲,也正在失败,因为它是少数民族的欧洲;它仍然试图找到一种方法来解决多数人的要求和保护他们的文化,而不将民主变成排斥的工具。1989年后的欧洲失败了,因为东欧人不再想模仿西方或被西方评判,他们想建立一个自己的模式。

欧洲的失败意味着欧洲的崩溃是不可挽回的吗?这我们还难以判断。但这确实意味着欧洲应该投资其军事能力,并停止将美国的安全保证视为理所当然。同时,就像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欧洲自由民主国家在消除极左翼和满足主流民众要求方面取得成就一样,它也应该像极右翼一样采取措施。

七十年前,欧洲奇迹般地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破坏变成了和平基础。它成功地将1968年反体制愤怒转变为政治进步。它在欧洲统一不到20年的时间里取得了成功,相隔50年的冷战。如果欧洲能够将这么多失败变成成功,那么我们是否也要相信它也同样能再一次获得成功?

(编译:金叶)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