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专栏:从自由到社会主义到社...

专栏:从自由到社会主义到社会崩溃

分享
委内瑞拉空荡荡的超市货架

【新三才编译首发】社会主义的谈论突然到处都是。然而,从自由社会到社会主义的旅程并非一蹴而就。这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总共只需9个步骤,通常从缓慢开始,以匆忙结束。

以下是这些步骤:

步骤1. 大规模政府支出。

社会主义国家将政府置于其经济的中心,并拥有庞大的支出计划。

20世纪90年代初,瑞典经常被称为社会主义国家,政府支出超过其经济的70%。在杰佛逊总统(注:美国第三任总统)领导下,政府支出约占经济的2%至3%。今天,美国的政府支出占36%。然而瑞典现在已经远离社会主义,其政府支出份额已经减少到只略高于50%。

政府教育、退休和医疗——几乎从摇篮到坟墓的支出——是未来社会主义国家的三大基石。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经说过,你可以创造一个依赖政府的大多数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现在正在推广「普及儿童保育」,这将扩大这种依赖性。

步骤2. 减少激励措施的大规模税收制度。

增加的税负与支出密切相关。纵观历史,税收制度从简单开始,然后越趋复杂和繁琐。

根据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Will Durant)的说法,罗马在戴克里先(Diocletian)领导下的社会主义结束时,税收「上升到男人失去工作或赚钱动力的高度,并且形成一部分律师寻找逃税的管道,另一部分律师制定法律以防止税收逃避。」这导致罗马人逃离,寻求「野外的避难所。」

我们有一个如此复杂和漫长的税法,很少有人可以自己纳税。更令人不满的是,政客们还威胁要大幅提高所得税、没收财产税以及对那些想要离开该国的人进行处罚。

步骤3. 减少经济增长导致经济停滞。

在过去20年中,以社会主义和半社会主义国家为特征的欧盟几乎没有经济增长。在过去60年中,虽然我们的政府支出增长到占整体经济的36%,并实施了数万亿元在管理上,但我们的经济增长率从平均4%下滑到2%。

步骤4. 赤字。

在半社会主义国家希腊,曾经处于失败状态的边缘,政府债务占经济的百分比接近180%。这就像你的信用卡债务几乎是你收入的两倍。在美国,该债务比率在过去十年中持续爆发,上升至近106%。

步骤5. 政府印钞。

政府没有因赤字或债务而受到打击,而是通过印钞来支付计划费用。通货膨胀是政府增加货币供应超出经济增长需求的结果。在社会主义委内瑞拉,预计2019年的通货膨胀率将至少达到百分之一百万。换句话说,它钞票上的面额甚至比印刷它的纸张还不值钱。

步骤6. 政府固定物价并限制货物买卖时间。

戴克里先为古代的社会主义罗马设定了工资和价格控制。在今日的委内瑞拉,人们只能在某些日子购物,购物中心每周只能开放两天。不讲今天,在20世纪70年代,我们曾经有过天然气配给和两位数的通货膨胀时期。

步骤7. 地下经济增长。

税收、支出、通货膨胀和政府监管越多,地下经济就越庞大。人们转向易货系统,因为纸币变得毫无价值。在希腊,据说地下经济超过实际经济的20%。相比之下,美国的比例约为5-6%。

步骤8. 阶级战开始撕裂社会结构。

历史上,阶级战(富人和穷人阶级之间的斗争)在经济停滞不前时开始萌发。如果伴随着严重的财富不均,那么在经济长期停滞期间会达到一个危险的顶点。

在古希腊,柏拉图描述了「两个城市…一个是穷人的城市,另一个是富人的城市,两个城市互相交战。」杜兰特则认为,「穷人计划通过立法和革命来掠夺富人,富人为自我保护而组织起来对抗穷人。」古希腊的痛苦阶级战不仅包括政府的再分配,而且还包括对「嫉妒民主作为权力赋予」的不信任——如果我们放弃选举团,那么在美国就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步骤9. 社会不和谐。

同样在古希腊,当透过立法来移转富人财富还不够时,债务人就会谋杀了像米蒂利尼那样的债权人。今天,委内瑞拉几乎完全陷入社会崩溃,在这个社会主义独裁政权以及不断增长的警察国家中,面对空置的商店货架,少量药品,甚至更少的社会秩序时,成千上万的人寻求逃离该国。

这些是步骤。它们不一定按顺序发生,通常串联发生并且没有时间表。虽然他们需要时间来发展,但我们在委内瑞拉已经看到,最后的匆忙可能非常迅速。

一直以来,政府的力量通常由人民的投票发起而持续增长,但权利却相应减少。然后,就是通过武力来维持社会主义。

目前,美国并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经济活力仍然极大地分散——这是国家稳定的必要条件。但是,我们有越来越大规模的政府计划。如果支出增加,按照过去20年的增长率,最终就将会出现社会主义。「人人享有医疗保险」的采用,估计每年耗资3.2万亿美元,这将使我们的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远高于50%,并使我们的债务更加爆炸。

当然,历史不是如预期般的直线发展。聪明的领导人会把文明从错误的决定中拉开——正如他们今天在瑞典所做的那样。

另一方面,古罗马和希腊民主的垮台仍然对大政府发出严厉的警告。

总而言之,只有傻瓜才会匆忙投入更多的政府支出和不可挽回的依赖政府。智者应该寻求减少政府干涉,以避免过去的社会主义错误。

(作者:Tom Del Beccaro)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