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辩论中的美国的大规模枪击和...

辩论中的美国的大规模枪击和精神疾病的关系

分享

【新三才首发】由于美国人在周末遭到两次大规模的枪击事件,导致至少33人丧生。因此,这些悲剧是否起因于获取枪枝的方式、未经检查的精神疾病或无数其他因素的结果的问题再次引起立法者、专业医疗人员和政治权威人士之间的歧见。

川普总统周一迅速地称大规模枪击案的凶手为「精神病的怪物」,强调这是「精神疾病和仇恨扣动了板机」,这话随后立即引发了反击。

「责备精神疾病导致我国的枪枝暴力是最简单且不正确的,它违背了现有的科学证据」,美国心理协会的执行长阿瑟埃文斯(Arthur C. Evans)在一份声明中说。「估计世界上有6.5亿民用枪枝,而美国人拥有其中将近一半的数量。获得这种最终的致命工具意味着无论是在大规模射击还是在某人自己的家中,死亡的发生率都会更高。」

大部分针对事发经过的描述,都否定了精神疾病是事发原因的见解,而是认定太容易取得枪枝方为正解。

德州大学医学分会的行为健康研究人员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了一项研究,其结论是「与公众认知相反,大多数检查过的精神健康症状都与枪枝暴力无关。相反,获取枪枝才是罪魁祸首」。研究人员表示,只能找到在大规模枪击与精神疾病之间关系紧密的「微小证据」。

美国联邦调查局对2000年至2013年的63起主动射击事件进行的研究,只能证实25%的主动射击事件凶手已被诊断出患有任何类型的精神疾病,并推测「正式确诊的精神疾病对于任何类型的暴力事件而言不是一个非常具体的预测因子,更不用说是有针对性的暴力了」。

此外,许多人还认为,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更有可能成为暴力事件的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阻止大规模枪击事件最明显的解决方案是防止使用攻击性武器。完全停止使用」,佛罗里达州的医生和生物技术顾问,Dena Grayson博士说。「普通公民根本不需要拥有战争用的武器。」

然而,其他专业人士认为,否定精神疾病是罪魁祸首并不准确,并说将资源投入到对其治疗是至关重要的。

「任何意想拿起枪并且计划杀死另一个人的人显然是患有精神疾病。这可能是由于吸毒成瘾或许多其他精神疾病,如抑郁症和反社会人格障碍」,加州临床心理学家和行为治疗师卡蒂莫顿(Kati Morton)说。「精神疾病确实有其作用,这就是为什么改善我们的心理护理体系可以帮助我们更早地发现警告标志。」

路易斯安那州杜兰大学创伤学研究所主任查尔斯菲利利(Charles Figley)指出,大规模枪击事件和精神疾病之间的联系主要集中在射击者「由于无法辨别是非对错,因此导致行为能力减弱」,但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它是否是精神疾病,或者是以自私和不人道的方式行事,来伤害他人」。

近年来的一系列民意调查 —— 从盖洛普到华盛顿邮报 —— 也发现大约有一半的美国人将枪枝暴力归咎于精神疾病,并且「心理保健系统未能识别出对他人有危险的人」,他们支持「太容易获取枪枝」的论点。

「在某些情况下,未经治疗的精神疾病会加剧反社会人格特质,导致妄想思维,助长不合逻辑的决策,所有这些都会导致人们选择伤害他人的手段来危害别人」,检察官且是行为专家并身为《红旗》的作者温迪帕特里克(Wendy Patrick)指出,「从另一方面来说,有很多精神病患者甚至永远都不会伤害一只苍蝇」。

因此,试图阻止患有精神疾病的人获得枪枝,这事充满了复杂性。

全国精神疾病联盟(NAMI)也认为,制定基于精神疾病的新的联邦或州枪枝法律「可能会对人们在最需要寻求治疗和帮助的时候制造更多障碍。」

按照目前的情况,联邦法律认为「任何人出售或以其他方式处置任何火器或弹药给任何已知或有合理理由相信该人已被裁定为精神缺陷或已被任何精神机构认定过的人」都是非法的。

包括纽约州,佛罗里达州,加利福尼亚州和伊利诺伊州在内的17个州制定了一些「红旗法案」 ―― 也称为极端保护法,允许执法部门或亲属向法院申请,针对被认为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威胁的人至少暂时地禁止使用枪枝,包括那些非自愿性进入精神病院的人。然而,批评者哀叹联邦制度依赖各州报告此类案件,以便将其添加到背景调查系统中,各州照章办事的可靠性基本上是很难说的。

「解决与精神疾病相关的枪枝暴力的方法在于改善获得治疗的机会,而不是让人们首先就产生避免寻求治疗的行为。NAMI倡导联邦与各州政府,来资助专注于早期识别,早期干预和基于证据的健康治疗的计划」,该组织表示。「投资研究以更好地识别预测枪枝暴力的特征也是必要的。」

此外,临床心理学家、律师兼FBI学者的Lisa Strohman 博士断言,制止下一场悲剧的解决方案不在于枪枝管制,而在于为潜在的攻击者进行标记并提供必要的协助。

「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大规模射击事件的凶手是孤独的白人男性,并且在网络论坛中寻找到了归属感,这些论坛充斥着激进或支持这些暴力和歧视的意识形态」,她补充说。「这不是枪枝管制问题,这是一个心理健康问题,我们政府缺乏责任心来认知有办法追踪这些激进团体。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平时让有针对性的广告发送给我们,我们知道业者可以追踪所有内容,而却不要求他们负责追踪这些激进的搜索。」

然而,专家们还提醒说,单单将枪枝从没有记录的可疑人员手中拿走,或者对那些表现出激进迹象的人进行强制治疗,这是一个滑坡式的退步,最终可能导致大规模对美国公民侵犯隐私和违宪的行为。

但是,在枪枝取得与精神疾病争论的裂缝之间的,是那些指出藏在大屠杀背后的其他因素持续性的摧毁著美国社区的人。

「大多数患有精神疾病的人都没有能力组合其动机、方法和机会来执行大规模谋杀。我所看到的是那些清醒、失望、沮丧和被社会孤立的人」,枪械教练兼全球风险分析师Dennis Santiago解释道。「从长远来看,改变社会态度以超越自私的权利是消除大规模谋杀的根本原因的唯一途径。」

专家指出的其他因素从视频游戏和暴力电影到扭曲的国内恐怖主义意识形态和愤怒,或其他不属于精神疾病临床诊断的问题。

但考虑到辩论中的强大分歧,许多人预计不会有太大变化 ―― 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实在是太两极化这个问题所以得不到真正的解决方案」,蒂姆拉金(Tim Larkin),一个前美军特种作战人员补充说。「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接受训练来应付这类主动射击事件。」

Hollie McKay 自2007年以来一直是《Fox News Digital》的一名记者。她在战争地区广泛报导了包括伊拉克,叙利亚,叶门,阿富汗,巴基斯坦,缅甸和拉丁美洲在内的全球冲突,战争罪行和恐怖主义。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