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香蕉、社会主义和柏林围墙

香蕉、社会主义和柏林围墙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30年前的这一天,将东德人局限于国家监视,集中控制和经济剥夺的隔离墙被自由所取代。

柏林围墙为我们提供了一项自然的实验——表明哪种政治制度最能使人们蓬勃发展和繁荣。东柏林和西柏林给我们讲述了两个城市的故事,这两个城市是由有着共同的历史和文化的相似人物组成,这些人一度被隔离墙所隔离,却过著完全不同的生活。

我(本文作者:罗米娜·博西亚,Romina Boccia)在西德长大。柏林围墙倒塌后,许多家庭离开了东德前往繁荣的西德来寻求更好的生活。我的许多同学都是那些来自东德的人。

这些同学之一是罗米(Romy)。她很高,有一头棕色的长发。她喜欢吃香蕉。

香蕉,在我西德的童年时代就一直充裕而廉价。我们这些在西方长大的人把它视为理所当然。然而,对于罗米来说,无论何时她想吃,或想吃多少香蕉都可以,是西方生活的重要特征之一。

她告诉我们,在墙后(东德),香蕉是一种稀有的奢侈品。在商店收到香蕉发货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可以通过长长的队伍来辨认出来。她妈妈也常常排著队,但所有香蕉都在轮到她之前就卖光了。

直到今天,当东德人看到一条长长的队伍时,他们常常会说:「这里有香蕉吗?为什么这条队伍排这么长?」

稀缺与富裕是社会主义国家与经济自由国家区分开的主要对比之一。

生活在尊重个人自由,尊重私有财产并允许市场自由运作的民主国家中的人们通常享有丰富的生活。即使在其他地方种植香蕉,他们也可以廉价地获得大量香蕉。自由企业系统是交付满足人们喜好的商品和服务的最有效手段。

相比之下,由于被误导号称可以经济自由而支持中央集权社会主义经济的人反而常遭遇匮乏的情况。

在共产主义的东德,人们将简单的香蕉视为稀有的异国情调。而在当今社会主义和腐败的委内瑞拉,人们沦为一餐只能吃着本土的香蕉,其他都没了。

由于肉类短缺,委内瑞拉的餐点越来越多地只剩下木薯或香蕉,肉类产品受到严格的价格控制。饥饿和营养不良正在上升。委内瑞拉人报告称,在短短的一年内(2017年),平均体重减轻了24磅,有人将其称为「马杜罗饮食」。

中央控制经济破坏了工作和投资的动力。它们还会使有关生产什么和生产多少的重要市场机制短路。所有这些行为最终都导致​​稀缺和浪费。

这两种政治制度之间的另一个明显对比是,人们是否可以自由地行使自己的个性、发表言论和旅行的自由,或者他们是否受到政府的命令,因异议而被迫害和被俘虏。

自由市场民主制的特征是高度的个人自由。另一方面,东德建立了大规模的监视系统,以确保其人民的一致性。目的是防止任何尚未完全接受国家几乎完全控制的思想的人行使基本的个人权利,包括移民的自由。

除了政府的官方间谍机构外,许多东德人还通过举发邻居和朋友来承担自己的「公民义务」。

通过诉诸嫉妒之类的人为恶习,并通过让个人美化国家,社会主义带来了最糟糕的人民。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无论多么残酷和邪恶,都只是为达目的的手段。

30年来,包括德国和美国在内的许多民主市场经济体正在经历社会主义的复苏。

如今,与那时一样,它们通过限制市场和没收财富来承诺提供光荣的社会计划和更大的平等。不幸的是,这种神奇的思维吸引了许多社会后段的人,以及尚未看到社会主义来临的残酷现实的年轻人。

德国的历史只是一个有力的提醒,说明社会主义是行不通的。无论在哪里尝试都失败了。它没有带来繁荣和安全,而是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衰败、绝望和奴役。

各地自由的人们最好明智地研究柏林围墙后面的生活,以避免重蹈覆辙。

本文作者罗米娜·博恰(Romina Boccia)是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格罗弗·赫尔曼中心(Georger M. Hermann Center)联邦预算的主任。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