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我的中国学生不想让你谈论香...

我的中国学生不想让你谈论香港。显然,我们对他们教育失败了。

分享

【新三才编译首发】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留学多年,却没有接受民主价值观。那是我们的失败,而不是他们的失败。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写了几篇专栏文章来支持香港的抗议者。每次发表之后,我的邮箱都会充满了来自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的愤怒信息。他们写道,香港正在威胁中国的统一与安全,自由主义的西方人也是如此,这些中国学生对民主和人权有着偏颇的想法。

但是这些人都已经在自由的西方世界求学。显然,我们在教育他们这方面做得仍不够好。

看看中国学生最近在我们校园里对支持香港声音的讽刺。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收集签名来支持香港抗议活动的学生们,被他们的中国同学夺下了他们的旗帜、摔断了旗杆,并将其扔进了垃圾桶。中国学生还代表香港敦促大学官员取消校园集会。

耶鲁大学的香港支持者报告说,中国学生们在网上骚扰了他,而大学为他提供了安全保障。在哥伦比亚,参加一位香港抗议领袖演讲的中国学生们站起来唱中国国歌,以表达他们对北京的支持。

中国学生支持中共

当然,那是他们在美国求学期间的权利,但这不是他们的政府在中国所承认的权利。在中国,政治言论受到严密监控和限制。简而言之,中国学生正在行使自由的权力,来支持一个敌对自由的政权。

这反过来反映了他们在这里所接受教育的失败。我们的整个通识教育体系都以民主生活的技能和习惯为前提:理性、文明和思想的自由交流。如果中国学生在美国待了几年,并决定不喜欢民主,那么我们一定没有对此提出足够的说帖。

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许多中国学生都是封闭与孤独的。我们想说,民主始于国内,但我们并没有真正欢迎在这里求学的超过36万中国人。

耶鲁大学研究人员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美国校园中有45%的中国学生有抑郁症状,而29%的人则表现出焦虑症状。当与全部整体学生中只有13%的人表示抑郁和焦虑来比较时,这些数字真是令人惊讶。

英语(障碍)是中国学生最常遇到的问题。由于他们来自要求死记硬背的教育体系,因此他们也为需要分析和辩论的作业而苦苦挣扎。

然而,最重要的是,中国学生感到与美国同侪之间是分离的。在2017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员Kun Yan发现「与美国人交朋友」和「与美国人成功交流」是中国学生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与美国人的社交场合中,他们通常无法分辨细微的差别和幽默感,而美国人也似乎很少努力将他们视为朋友。因此,他们经常只能通过手机和网路与美国境内的其他中国人或在家中与家人聊天。

而且大多数人主要还都只看中国媒体,这为他们提供了稳定的国家宣传管道。

更好地推广民主

所以,我们应该对于中国学生们经常与其政府论调站在同一立场而感到讶异吗?我们几乎没有做任何把他们融为一体的努力。我们只有很高兴地接受中国学生的学费,他们每年为美国经济贡献超过300亿美元。但是我们却不愿意为了使他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而努力。

这需要我们在中国学生到达美国时就提供语言和文化的衔接课程,以及他们在此求学期间持续的提供英语教学。我们还应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心理健康服务,包括精通中文的治疗师。

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建立结构化的对话,让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互相搭配,来讨论文化、教育以及(当然)政治。一些中国学生肯定会继续重复中共领导人的口号,中共和其官方媒体将中国政权所谓的「稳定」与西方的「混乱」作了对比。但是其他中国学生会欣赏民主的优点,而这正是中共所不想要的。

我们喜欢吹捧大学的「多样性」,包括不断增长的国际学生人数。但是,如果来自国外的新学生只是重塑自己母国的社会模式,他们将不会学到新东西。我们其他人也一样,将会失去很大的机会。如果我们真的相信民主,就应该与我们的留学生们一起实践民主。然后希望最好的体制最终能胜出。

本文作者乔纳森·齐默曼(Jonathan Zimmerman)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教育和历史。他是《业余时间:美国大学教学史》的作者,该书将于明年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出版。

原文出处:UAS Today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编译首发)

分享
前一篇文章超级英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