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评论:新型冠状病毒已致死上...

评论:新型冠状病毒已致死上千人,但中国讲真话了吗?

分享

【新三才首发】新型冠状病毒的诊断数量每天都在增加,由于中共当局对相关信息的压制,我们还有很多未知的事情。

许多专家说,这种来自中国武汉的病毒正在变成一种全球性流行病,其死亡率(根据官方统计)约为2%。相比之下,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死亡率为2.5%。西班牙流感是全球性的灾难,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次武汉病毒会一样吗?

位在上海隔离区的美国人Frankie Huang在《纽约时报》上写道,问题就在于大家太信任中国官方数字:「昨天,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有人注意到,官方数字中死亡占总人数的比例自1月30日以来,每天比例一直精确地保持在2.1%。『这种神奇的病毒非常擅长数学运算!』当我盯着这些数字时,我不禁皱起眉头。我忘记了,中共对每条新闻都必须经过审查,以了解如何利用它来加强政权的统治。 …我非常想在千百万人丧生之际相信中国政府。」

封闭的沟通渠道

好吧,也许中国官员在撒谎,但也许他们是在说实话,至少是尽其所能。但是,尽管中国政府对问题的范围无疑比我们其他人了解更多,但对所发生的事情的了解可能比我们想知道的要少得多。人们常常害怕举报坏消息,因为政府有惩处举报者的历史。

云南省警方惩罚医务人员分享他们所在地区发生的情况的信息。而且,首先说出需要紧急行动并与医护人员分享他观察结果的李文亮医生,当时也被因散布谣言而遭到谴责,这可能导致大众拖延了几周后才认真对待问题。李文亮上周去世,享年34岁,显然是被他的病人传染了此一病毒。

中国政府继续审查新闻和社交媒体。这不仅使世界其他地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使政府本身更难以跟踪实际发生的事情,也无法由底层人士向上级报告来了解实情。

在某种程度上,这对任何组织都是一个问题。向高层报告的人通常会尽量使事情扭曲。如果报告需要经过几层管理者,最终结果可能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

在缺乏言论自由或新闻自由的独裁或极权国家中,这是一个更大的问题。一方面,这种对表达的控制有助于巩固当局的权力地位。另一方面,这也使当局对重要的事态一无所知。如果没有办法让信息最终传达到向上报告的各级别管理人员手中,那么高层管理人员就无法知道他们是否被告知真相。

健全的组织系统可确保坏消息总能从最底层流向最上层。无法做到这一点的系统变得越来越脱离现实和不稳定。

如果我是中国领导人,我会担心。

问题可能更严重

同时,对于我们其余知之甚少的中国人来说,问题是这种疫情有可能变得多么严重。好吧,正如弗兰基·黄(Frankie Huang)指出的那样,我们不能总是相信中国人在说什么。但是从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在做什么的程度来说,他们似乎很害怕。

目前他们有超过数千万人处于隔离状态。这个沉重的步伐,这已经严重损害了中国本来已经疲软的经济。但与此同时,中国一直无视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帮助。是因为他们不需要帮助,还是因为他们希望保留秘密?目前,还没有办法知道。

我们可以希望先进国家的卫生和医疗,可以让疫情不会在中国以外失去控制,这是中国目前强烈缺乏的。但是还需要几周的时间,我们才能确定这次爆发的严重程度。结果可能甚至会使中国人感到惊讶。

即使事实证明这不是一场特大灾难,武汉病毒仍正在提醒人们,相互关联的全球经济既有好处,也有弊端,而且我们对新疾病暴发的准备还不够。希望可以从这次经验中汲取教训,并且不要付出太多。

本文作者Glenn Harlan Reynolds是美国田纳西大学法学教授,《新学校:信息时代将如何拯救美国自身的教育》一书的作者,也是《今日美国》撰稿人之一。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