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万象 评论:新冠病毒疫情真相比报...

评论:新冠病毒疫情真相比报导的要糟

分享

【新三才首发】中国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造成的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均远超过其官方报告。

一天之内,报告的感染和死亡总数分别增加了44%和23%,显示中国的疫情爆发正以指数级的速度增长。但这并不是「因为爆发的形式发生了任何变化」,相反,这仅仅是因为「(中国)政府改变了追踪确诊病例的标准。」

中国的官方统计数字一直低估了现实。甚至在其调整数字之前,几周前的情况就已经暗示「疫情正在蔓延,远远超出了官方的病例数」。

造成这种低估的原因很多。

首先,目前流行的COVID-19诊断测试的准确度可能只有30%到40%。一些接受诊断测试的人被错误地清除,并被错误地从官方数据中排除。

其次,诊断测试材料本身是稀缺的。测试针对最明显症状的患者。但是此病毒携带者可以是无症状的。而且它们甚至在发病之前就具有传染性。

第三,中国医院已经不堪重负。有些人被拒之门外。其他人则等待了好几天都看不上医生。最严重的病人甚至可能太虚弱了,而无法去医院看病。其他人因等待时间和人手不足而无法接受治疗,因此他们自我隔离。但是,只有那些接受过治疗并且对该病毒的检测呈阳性的人才有机会被纳入官方统计。

第四,资源和公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武汉这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城市,据报导该地区发生了第一批新冠病例。但是,武汉周边与湖北省有数千万人,那里的医疗服务水平更低。在武汉都还未能结清所有疑似案件的情况下,武汉郊区一定存在更多未清案件。

第五,除了这些后勤挑战之外,政治还妨碍了准确的评估。中国共产党政府是一个集权的一党制国家。该党通过保证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来证明其垄断地位。疫情爆发的新闻会威胁这两个目标,因此,该党视压制坏消息方面为其生存之道。

「政治问题在任何时候都是最根本的重大问题。」湖北省省长王晓东说。

例如,李文亮医生在医院公开发现该病毒之前就注意到了该病毒。他告诉他的同事要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

因此,当政府当局得知李医生的发现时,他们并不是来处理该病毒,而是处理了李医生。让他因散布「谣言」而被捕,并被迫签署虚假的供认。官方则表示没有病毒。

几周后,李医生死于COVID-19。

同时,另外两个也暴露了这种病毒影响的人,陈秋实和方斌,从武汉内部上传了视频。政府当局对其进行了追踪并使其消失。陈秋实的家人认为,即使他看起来很健康,也应该已经与COVID-19患者一起被隔离。

数十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将异议人士视为「邪恶」病毒,加以隔离和消除。受害者包括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和人权活动家,他们只是呼吁中国自己的法律从虐待官员中获得救济。中共就对其开枪了。

在这种环境下,检查是规则。持不同政见者是例外。

事实上,中共当局对COVID-19的实际反应,正表现出严重性远超过让公众所认知的程度。中共当时只承认有17人死于该病毒,却祭出隔离大约6000万人的手段,要知道这样的决定代表着至少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如果要说中共会为数十人甚至数百人的生命,就承受这样的经济损失代价,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要知道中共通常不在意国内的公共卫生。空气污染每年导致约160万人死亡;中国约有一半的水受到污染而无法接触;食物中毒是经常发生的;假婴儿配方奶粉害死许多婴儿;每年大约有25万人死于交通事故等等。

要使中共当局对COVID-19做出如此大的回应,真正的死亡人数一定已经远超过地方官员的掩盖能力,并且已经说服中国最高官员这代表着生存威胁。

毕竟,在COVID-19爆发之前,中国最大的新闻就是其对新疆维吾尔人因其宗教和种族所采取的古拉格式的劳改集中营。

连毛泽东当年在进行文革种族灭绝的过程中,也没有突然经历「疫情」的时刻。

这当然不意味着中共政府对COVID-19采取极端措施是错误的。相反,这只更加表明问题比中共所公开承认的还要更严重。

本文作者卢·奥洛夫斯基(Lew Olowski)为美国著名律师与评论家。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