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最高法院重新审理密西根州禁...

最高法院重新审理密西根州禁止“平权法案”

分享

民众排队等候最高法院10月7日开庭审理

【新三才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星期二重新审理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或称禁止种族隔离法案)议题。但是这一回问题不再是大学入学许可的核定是否以种族的不同作为考量。而是这个案子考验选民可不可以利用公投封杀禁止平权法案政策。

2003年高等法院支持密西根大学法学院的平权法案政策。异议人士第二天就发动公投阻止这项政策。2006年选民进一步压倒性地投票通过提案修正密西根州的宪法不准高等学府应用平权法案政策。

密西根的各州立大学与学院迅即停止以种族与祖先不同广结善缘,使得注册入学的少数民族大减。但是到了2012年一个联邦上诉法庭却裁定公投本身就是种族歧视,于是美国联邦法庭就介入审理这个议题。

近年来法庭里的保守人士越来越怀疑以种族作为根据的政策是否妥当。一如2007年大法官约翰.罗拔斯的名言『制止以种族为依据的歧视的方法就是不再以种族的不同来歧视人们』(学生家长控告西雅图学区)。

『要以平等对待还是要以禁止隔离来制造不平等』?

密西根州检察总长比尔舒特认为这就是密西根州的选民所做的事。『占人口总数百分之58的密西根州公民所做与所要说的就是因为你的种族不同或者肤色有异而给予不同待遇是不对的』他说『本案的旨意就在于平等对待所有人。』

但是公投的反对者却认为投票动议操弄整个体系。他们指出其他各州的入学许可政策是由三个州立大学所推选出来的董事所制定。事实上,支持平权法案人士所见到的是有些学校董事的选举是以是否支持平权法案政策为考量。他们辩称一旦这个程序行不通州政府的立法机关就会把决定入学许可的权力交付给其他机构。否则这个州政府的立法机关也会提出另一套加强区分的办法-例如,给予高中毕业成绩在前百分之十之内的学生保送进入大学。

美国民间自由联盟的马克罗森保说『他们无法夺取我们的政策制定程序,也不能夺走我们制定高等教育体制的方式。』『种族政策只有一套,入学许可的审查却可以有许多套,任由挑选。』

马克罗森保拟于星期二告诉大法官公投提案通过之后少数族群想要重新采行平权法案政策就得再次修正州立宪法。他强调这项工作极为艰辛而且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想到密西根州有百分之79是白种人,就知道这有多困难。相对而言,其他密西根州的公民想要更改大学入学许可的挑选方式就很容易-譬如说,优先录取校友子女-他们只要游说学校董事就行了。

他说『一谈到种族议题他们就制造了一个隔离与不平等的体制。』

不单单是密西根州一地而已

星期二的议题不仅仅是密西根州的平权法案公投而已,还可以追溯到1969年之后最高法院的一连串裁定。这些裁定建立了所谓的『政策制定程序的教条』打击针对少数族裔的州立公投。譬如说,就有一个案例是州内的公投决议取消当地的公共汽车不得隔离不同族裔学生的相关规定。

舒特却认为这些政策制定程序的教条『不合时宜』而坚持无论如何他的密西根州公投是不一样的。

舒特说『其他的案例不以法律之下人人平等为前提。我们采行的原则却是平等待人。』

此案的主体无疑就是高等教育体系里的平权法案。2003年最高法院支持密西根州方案之时投票比数是5比4。大法官珊卓拉.戴.奥康诺的所谓『多数意见』强调禁止种族隔离法案仅宜暂时采用。25年之后将不再须要采行种族偏好。

但是珊卓拉.戴.奥康诺已经退休,继任的大法官是山缪.亚力多。众所周知他对禁止隔离政策很憎恶。在上次审议期中费许控告德州大学一案里重提此案之时这位大法官竟然将该案发回下级法庭重新审理,使得许多人都瞠目结舌。

大多数观察家都期待这种发回下级法庭重新审理的情况不会再发生在密西根州的公投议题上。机率上大家都看好大法官会维持原议。

新闻背景(摘自维基百科)

在美国,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是指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在法律要求的平等机会。这些措施是为了防止在“肤色、宗教、性别或民族出身”上对雇员或就业申请人的歧视。

例如美国劳工部提供的平权法案包括宣传活动,有针对性的招聘,员工和管理的发展,以及员工的支持计划。

推动平权法案,目地在于纠正历史上与之相关的有明显歧视的缺点。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平权法案逐渐变成为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平权法案采取了一些政策,如种族配额或大学入学的性别配额,被批评为“逆向歧视”(Reverse Discrimination)的一种形式。

起源

美国最高法院于19世纪中叶就开始了依据宪法的保障原则来保护黑人公民权利的行为。

兴起

平权运动是20世纪60年代伴随黑人运动,妇女解放运动等民权运动兴起的一项政策与运动,1965年由约翰逊发起,主张在大学招生、政府招标等情况下照顾如少数民族、女性等弱势群体,是一个特定时期“种族优先”的法律。

争议

随着时代的变化,平权法案的含义也在不断的变化,从字面理解,Affirmative Action起初旨在支持帮助少数派。

赞同者认为“平权法案”可以消除歧视,避免历史倒流,从而达到平等。

而反对者认为:即使由于个人命运的不幸,也不允许普遍优待公民中的一个群体。

教育领域的争议

由于平权法案的推行,美国教育领域的形势有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现象时有发生。比如,有的教育和研究项目,走到了不是少数裔就不能申请进入的境地。对少数裔的优惠,在某些方面似乎过了头。以著名的密西根大学为例,新生的入学总体评分,必要的毕业考试SAT成绩,满分占18点,而少数族裔种族优惠分就占20点。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非常用功的非少数裔青年,在SAT考试中得到满分,1600分(大概在0.5%左右),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那么他/她将在总分上低于一个没有SAT成绩的少数裔青年。当然这是理论上的逻辑说法。但是,过中的问题已经清楚地表现出来了。密西根大学两个白人学生在2005年为此诉诸法律,状告学校当局,歧视白人学生。几经周折,这个案子最后上诉到了联邦最高法院。由于明显的不合理,近来,几个重要大学先后取消或者是修改了若干“歧视”多数裔学生的项目。其中包括MIT,普林斯顿,依阿华,北卡等等。

有人认为,这种平权运动矫枉过正,形成了一种“逆向歧视”。加州大学首先将废除平权法案提上议案,并在1995年正式停止实施在招生中优惠少数族裔和妇女。
(译自NPR, 责任编辑:张弘)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