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史无前例:东京奥运门票大热...

史无前例:东京奥运门票大热门

分享

【新三才首发】因受到史无前例的需求的影响,东京奥运筹备会7月4日表示,他们将在下个月为日本居民举办另一场门票抽签活动。上个月有数百万的日本人,当他们空手而返,拿不到明年奥运会的门票时,都失望了。

受到史无前例的需求的影响,东京奥运筹备会周四表示,他们希望下个月再次为日本居民进行门票抽签活动。

上个月有数百万名的日本人在明年奥运会门票抽签中而空手而返。

坏消息是 ―― 尽管最后一刻改变了规划――大多数申请人都会再次失望。

由于授权售票的经销商 ―― 在日本以外地区出售门票的奥运票务代理――也在全球公开销售,因此根本没有足够的奥运门票可以满足日本和其他地方需求的飙升。

生活在大东京的3,500万人在推动着需求的增加,与上一届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次的门票不是尚未售出就是赠送观赏。

东京的发言人Masa Takaya告诉美联社说,「公众的需求确实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他还说筹备会对此感到「非常满意」。

Takaya表示,另一个向所有日本居民开放的门票抽签将在今年年底举行,因为筹备会重新调整了他们的规划。

Greg Harney是Cartan Global的高级顾问,Cartan Global是拉丁美洲大部分地区和加勒比地区的授权经销商。他将参加他的第19届奥运会,而这是第一次如此盛况空前。

Harney告诉美联社说:「以前我从来没有像这次东京奥运一般,那样地对参加奥运会感兴趣。」

Takaya没有说到目前为止在日本售出了多少张票。他说他会在星期五提出这个数目。

筹备会表示,所有赛事的门票约有780万张。然而,之前奥运会的一项估计表明,其中高达25%的数目将立即消失,给了赞助商、国际联合会、200个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以及政要等等。此外,东京表示,为外国买家预留了20-30%的票。

美联社非正式的估计显示日本居民可能有4到5百万张门票。这应该算是相当优厚的了。

筹备会上个月表示,已有750万日本居民登记申请抽签。如果每张签仅申请六张票 ―― 而且看起来有些低估――则需求量将是供应量的10倍。

TicketManager的首席运营长Ken Hanscom在采访中告诉美联社,「这可能是最受欢迎的奥运会,也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赛事之一」。

他在洛杉矶的公司不买卖奥运门票,但管理公司客户的门票。

加拿大籍的日本律师Alexander Dmitrenko表示,他申请了24张门票,但只取得了两张。虽然如此,他还是很激动。

「我很幸运。我要去观赛了。」他说。

CoSport是一家处理美国和其他国家销售的授权票务经销商,它已经延迟了门票的分配,并向客户发送电子邮件说明门票的短缺。

「感谢您对2020年创纪录的东京奥运会的兴趣,我们需要延长处理时间,以确保稳定和公开地获得有限的国际门票的分配。」

需求肯定会助涨黄牛票的气焰。

日本上个月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卖黄牛票。违者罚100万日元(9,100美元)罚款或一年监禁,或两者并罚。

但是,这项法律存在着很大的漏洞,它不适用于免费发送的或当成礼物赠送的门票,或者不记名的门票。这多来自于国际奥委会,200个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或主要奥运赞助商的许多门票。

日本筹备会已经有超过60家当地赞助商参与其中,他们为当地的运营预算投入了30多亿美元。 此外,三家著名的日本公司都是主要的长期奥运赞助商,他们是松下、丰田和普利司通。

筹备会希望通过门票销售筹集约8亿美元,这占其执行预算的很大一部分。

StubHub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的线上票务交换公司,已经处理过以往奥运会的门票。它认为日本新的黄牛票法案极为紧要,这可能会影响StubHub这次处理门票的能力。

StubHub体育部门总经理 Jill Krimmel 告诉美联社, 「遗憾的是,日本这项法律在人为控制票务市场方面存在缺陷,而粉丝可能会受到负面影响。相反的,StubHub认为安全、透明、竞争激烈的市场最适合粉丝及赛事。」

三年前,在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上,国际奥委会委员爱尔兰的Patrick Hickey因涉嫌卖黄牛票而被捕。他被国际奥委会停权,但他仍然是会员并且否认有任何的不当行为。这并不是国际奥委会或国际足总的高级成员第一次涉嫌在黑市上牟取暴利。

(编译:心宇)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