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新冠状病毒正被严重低估

新冠状病毒正被严重低估

分享

【新三才首发】中国拥有15亿人口,拥有强大的军事资源和聪明的头脑,中共当局能够在数小时内封锁天空、道路和街道。但面在2019新冠状病毒(武汉肺炎)当前,尽管还有其他选择余地,中共却采取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隔离手段。

虽然,世界再三向中国要求提高透明度,中共对这种新一代的病毒仍只提供了部分事实。

真实数字可能高达6位数

随着感染的迅速蔓延,中国新冠状病毒爆发的确诊人数已远远超过了SARS。

截至2月2日,中国公布的总感染人数达到了14396例,死亡304例。其他国家确诊例包含台湾10例、泰国19例、日本20例、新加坡18例等,菲律宾也在2月2日出现一名患者死亡,为中国境外首名死亡病例,目前全球确诊病例已达14574例,死亡305例。

香港病毒学家管轶说,整个武汉的封锁可能为时已晚,无法控制病毒的传播。武汉当局说,在农历新年和疫情爆发之前,有500万人离开了这座城市。

但是,该病毒正在疯狂传播。1月31日,美国官员宣布疫情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同时宣布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塔克拉拉举行的第七例确诊病例。

但是确定的数字可能只反映出令人恐惧的冰山一角。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估计,上周以来已有超过75,000人被感染。CBS新闻2月1日报导说:「现在,如果那是真的,那将证实许多人已经感到担忧──北京的数字被严重低估了。」

中国顶尖的大学研究人员最近发表了一份报告,得出的实际感染人数约为20,000。有些人声称这个数字更高。1月27日,一名武汉护士坚持认为此次疫情比官员们承认的要严重得多。她说:「目前,包括武汉乃至中国在内的湖北省,已有9万人感染了冠状病毒。」

香港大学(HKU)学者的数据驱动数学模型将其数字定为43,590,并预测,仅在4月下旬至5月初之间,仅在重庆这个特大城市,每天的感染病例就可以看到150,000例新病例。

世卫组织宣告全球公共卫生紧急情况

实际上,更高的数字可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揭露。

Shi是英国居民,在农历新年期间返回武汉与住院的老年母亲同住,她说,她在母亲的医院感染病毒后发烧。经过9个小时的测试──鼻腔擦拭以排除流感,CT扫描以检查她的肺部,并进行了血液检查──医生宣布她以及她67岁的父亲患有冠状病毒,但由于第四,最权威的测试无法提供,他们只能被视为可疑患者。Shi在全武汉找不到一家可以提供最终试剂检测的医院。

香港大学的科学家认为,一次PCR快速检测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完成,因此胸部X光检查和血液检查都是浪费资源。大多数中国医院缺乏检测或纠正这种绝大多数新感染的能力,中国许多人在长时间的检测延迟中苦苦挣扎,甚至根本没有得到检测,可疑患者没有被纳入官方统计。最重要的是症状会潜伏长达两周或更长时间。

病毒的最初温和性引起了专家的关注,因为这意味着人们可以在数周内未发现任何症状的情况下传播该病毒。中国当局报告说潜伏期长达两周。

尽管目前死亡率很低,但是如果没有适当地控制病毒,可能会使最脆弱的人群(通常是最年幼和最年长的人群)处于高风险之中。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1月30日将疫情归类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称「整个世界需要保持警惕」,而不仅仅是中国武汉的震中。

新病毒已在中国和全球至少23个国家传播,在国外已确认178例,其中包括美国,加拿大,香港,日本,越南,韩国,台湾,意大利,法国,德国,芬兰,尼泊尔,柬埔寨,新加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泰国,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印度,菲律宾和澳大利亚。

美国和英国已发出强烈警告,禁止中国旅行。各国政府正在收紧边境,蒙古、菲律宾、香港,哈萨克斯坦、澳门、尼泊尔、朝鲜、俄罗斯、台湾、越南和美国限制了中国公民的入境。

包括加拿大航空、印度航空、芬兰航空、荷航、汉莎航空、美国航空、英国航空、国泰航空、达美航空、芬兰航空、香港航空和联合航空在内的十几家航空公司已暂停进出中国大陆的航班,其暂停时间为从2周到3个月(直到4月)。

1月28日,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Carrie Lam)公布了旅行限制清单,但拒绝遵守居民完全关闭边境的要求。这引发了周六部分边境关闭时医生的罢工。

冠状病毒:天然的还是人造的?

那么,这种病毒是从哪里来的呢?在1月29日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中,科学家指出,蝙蝠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又被称为2019-nCoV)的宿主。

然而,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丹尼尔·露西(Daniel Lucey)说,根据这些最初的临床病例,人类的首次感染必定发生在2019年11月或更早的时间。该病毒可能在12月下旬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被发现的情况下悄然传播,在那里出售了各种野生动物。

露西在接受《ScienceInsider》采访时说:「中国一定已经意识到这种流行病并非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他说,《柳叶刀》中的数据也对中国提供的初始信息的准确性提出了疑问。最初,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将这41例患者确定为唯一确诊病例,在1月11日至18日之间,计数仍保持不变。该委员会一再指出,已有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证据。

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政治专家玛丽·加拉格尔(Mary Gallagher)表示,武汉当局极有可能漏报数字。她说:「这不一定是中央政府的阴险命令,这几乎就像是一种潜规则,坏消息要尽可能多地掩盖。」

不到三周后,中国发生了另一番故事。1月20日,中国任命的专家钟南山说,确实有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证据。一个月后,确诊病例已达五位数。

以色列的生物战和军事情报专家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透露,实际上,这种致命病毒的真正起源可能与北京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武汉的病毒研究所恰好是全国唯一能够处理致命病毒的场所。

肖汉姆对《华盛顿时报》表示:「就研发而言,该研究所的某些实验室可能至少在附属方面参与了中国(生物武器)的研究,但还没有成为中国生物武器联盟的主要设施。」肖汉姆说。「原则上,病毒的向外渗透既可能是泄漏,也可能是正常情况下离开有关设施的人在室内未被注意到的感染。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就是这种情况。」

2016年的文件确实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已经研究冠状病毒很多年了。如果未经证实的报导属实,这将不是中国研究机构第一次泄漏致命疾病。2004年3月,SARS病毒从北京国立病毒学研究所逃脱后,有9人被感染,其中1人死亡。

「我被迫以执法者的身份来思考这种病毒为何在中国的旅游中心爆发。武汉实际上是一个连接中国所有主要城市的现代化铁路枢纽,它已经成为中国的心脏。」巴基斯坦政治家雷曼·马利克(Rehman Malik)参议员在其博客文章《冠状病毒:是自然还是人造生物战的产物?》中写道。

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美国卫生官员1月30日报导了美国首例人际传播冠状病毒的病例。该患者不是中国人,是60多岁的女人的丈夫-这是芝加哥第一个报告的受害者-她是从武汉旅行回来的。伊利诺伊州公共卫生部的流行病学家詹妮弗·莱登(Jennifer Layden)博士说,她已经住院了,但状况似乎很好。

如果携带冠状病毒的人在他人附近呼吸、说话、咳嗽或打喷嚏,则可能通过落在人或表面上的呼吸飞沫携带病毒发生人对人的传播。

「我们知道这可能令人担忧,」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博士说。他说:「但我们的评估仍然是,美国公众面临的直接风险很低。」

美国官员禁止在过去两周内曾来过中国并且不是美国公民的直系亲属或永久居民的外国人入境。此外,人类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说,过去两个星期来美国进入中国湖北省的任何人都将被隔离2周。

国家卫生中心国家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博士说,美国卫生官员1月31日下令从武汉撤离的195名美国人进行联邦检疫,他们将留在南加州的军事基地直到2月中旬。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

同时,在中国,已经沉重的卫生系统在严重难以控制的健康危机的重压下显示出承受不住的迹象。「确实有很多人不能住院,但是指责护士毫无意义。没有床,没有资源。」一名武汉护士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像其他许多人一样,她在家里也被自我隔离。

医护人员处在临界点;她医院的500名医护人员中大约有30名已经住院,而且医疗资源和床位都非常不足。她说,由于隔离衣极少,工作人员在轮班结束时要对它们进行消毒,以便第二天再穿。

另一名工作人员回答说:「只有人们快死了的严重情况才有机会住院。」

(作者:Patricial Kingswell)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分享
前一篇文章两分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