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日本钻石公主邮轮检疫期满 ...

日本钻石公主邮轮检疫期满 过程却饱受争议

分享

【新三才首发】停泊在日本东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为期两周隔离期已于2月19日结束,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数千名的乘客和船员将在横滨港下船,返回日本各地与各国。但迄今总共超过621名确诊,以及有两名乘客已死亡的现况,却让日本在这次的邮轮隔离中饱受争议。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表示,钻石公主邮轮已经成为新型冠状病毒的孵化器,而不是用来防止疫情恶化的隔离设施。截至2月20日,在3,711名被隔离的乘客和船员中,已有621例确诊,占全船人数近1成7,这也使该船成为中国境外感染最多的地点。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虽然日本政府一再捍卫检疫的有效性。但是一些科学家认为实际上可能不那么严格。隔离行动松懈的一个可能迹像是,三名在船上进行隔离检查的日本卫生官员也被感染。

「我怀疑人们没有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彼此隔离。」英格兰东英吉利大学的医学教授保罗·亨特(Paul Hunter)博士说。

日本神户大学感染症专科教授岩田健太郎早前也曾登船了解病毒传播机制,并于日前发布影片指防控措施极差,他说他自己曾在SARS期间到中国了解疫情,也曾到非洲了解伊波拉疫情,但这次他对船上的情况感到害怕,觉得船上人员防疫意识很差,他之后因提出意见被赶下船。

日本卫生大臣加藤胜伸(Katsunobu Kato)2月18日对记者说,所有留在邮轮上的乘客都已采集了样本,测试结果呈阴性的人将从2月19日开始下船,届时他们已经进行了14天检疫。

加藤说:「他们都希望早日回家,我们希望能帮助他们,使每个人都能顺利回家。」

不过由于涉及的人数众多,预计整个下船过程将持续到2月21日。

伦敦国王学院的爆发专家纳塔莉·麦克德莫特(Nathalie MacDermott)博士说:「显然隔离没有奏效,现在这艘船已成为感染源。」她说,病毒传播的确切机制目前尚不清楚。

麦克德莫特说:「我们需要了解船上的隔离措施是如何实施的,船上的空气过滤是怎样的,船舱是如何连接的以及废物的处理方式。」

她说:「还可能存在我们不熟悉的另一种传播方式。」她指出环境传播的可能性以及「深度清洗」整艘船以防止人们接触被污染表面的重要性。

在2002年至2003年爆发SARS的期间,专家们发现,在香港有300多人就是由于某屋苑的污水系统故障而被感染的。麦克德莫特说,钻石公主号上可能存在类似的问题,但需要进行全面调查。她说:「如果隔离得当,没有任何理由会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钻石公主号上的一些乘客称这艘船为「浮动监狱」,不过他们仍每天被允许戴着口罩在甲板上行走,并被告知与他人保持距离。

医学教授亨特说,病毒的持续传播可能是由于守法性问题。他说:「在船舶环境中实施检疫非常困难,我绝对确定有些乘客认为他们不会让任何人告诉他们他们可以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

亨特说,对隔离区没有遏制该病毒的传播感到「非常失望」,不幸的是,一些返回其本国的乘客现在将面临第二次隔离期。

他说:「鉴于病毒会继续传播,我们必须假定每个离开船上的人都可能受到感染,因此他们必须经历另一个为期两周的隔离期。」「不这样做将是鲁莽的行为。」

日本卫生官员称,在该船上进行14天隔离检疫是适当的,其根据的理由是最初由中国武汉撤侨回日本的500名民众只有一位检测为阴性,而在政府机构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之后,就没再发现任何确诊案例。

这些官员还为船上采取的预防措施辩护。他们说2月5日之后,大约有1,000名机组人员就被告知要戴口罩、洗手、使用消毒喷雾剂,并在停止餐馆、酒吧和其他娱乐场的活动。当时,据报导第一批10人被感染,并正式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

并指示乘客要待在自己的船舱内,不要四处走动或与其他乘客联系。那些住在无窗舱房的乘客每天可以出去在甲板上散步或运动约一个小时。

为期两周的隔离主要是针对乘客,机组人员则一直与同事共享双人房,他们继续运送食物、信件、毛巾和便利设施给乘客,并进入客舱进行为客人提供清洁服务。船员们还自己煮饭,并在船员食堂里分组吃饭。

「与乘客不同,机组人员共享他们的房间,他们共享食物,这就是为什么即使隔离开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仍被感染的原因。」世界卫生组织前区域主任尾身茂(Shigeru Omi)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尾身说,隔离是早期被认为有效的措施之一。他说,但是这种病毒已经传播到日本各地社区,那里已经出现了无法追踪的病例。「现阶段,病毒的传播将不可避免,这就是为什么隔离无效的原因。」他说,现在的重点应从边界控制转移到防止在当地社区蔓延。

其他科学家说,应该从一开始就将乘客从船上移开。纽约大学医学院生物伦理学教授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说:「船是病毒孵化器的臭名昭著的地方。」「只有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才会让人们一直待在船上。」

卡普兰说,第二次隔离是有道理的,但是日本官员们从一开始就做得很糟糕,并且无法说明如果原计划失败的后果。他说:「失去公民自由和迁徙权力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您想保护某种疾病的传播,那么再进行两周的隔离检疫并不是一个不适当的负担。」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