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要闻 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前线...

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前线(13):全球控诉中共究责行动展开

分享

【新三才首发】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谴责中共处理武汉肺炎疫情严重不当引起全球大流行的爆发,并呼吁世界其他地区「采取行动」来要求中共对此负责。

中共习近平政府被指控在武汉肺炎的早期使医生和批评家禁声,而在中国造成至少数千人丧生,以及当今的全球大流行。现在,中共正在采取同样的掩盖策略,号称已经在中国解决该病毒问题了,并且把自己包装定位为在对抗武汉肺炎方面领先的国家,甚至提出毫无根据的主张,声称美国已成为危机的根源。

反过来,美国川普总统将武汉肺炎称为「中国病毒」,并表示「世界为[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博尔顿在3月21日呼吁全球正视与追究中共应担负起在病毒传播中的作用。他说:「中共压制了武汉肺炎的举报人,驱逐了记者,销毁了样品,拒绝了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希望提供的帮助,并掩盖了死亡和感染的事实。事实是,这一事件掩盖了一切。中共有责任。世界必须采取行动,追究他们的责任。」

「通常,像中共这样的政权都具有主权豁免权,无论其行为如何,其政府都不会被送交正规法院或承担责任。」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起诉恐怖组织和人权问题国家的以色列律师尼塔娜·达山·莱特纳(Nitsana Darshan-Leitner)表示。

「然而,可以提出这样的论点,就像对恐怖主义的支持(在法律上可采取行动)一样,政府如此鲁莽地无视和疏忽并掩盖有可能在世界范围内蔓延的流行病,可被追究法律责任。」莱特纳说。「掩盖重大致命医疗危机的政变和蓄意行为并非主权国家或负责任领导人的受保护行为。」

根据莱特纳的说法,如果像化工公司、医院或卫生保健工作者这样的私人团体了解到一种危险和高度传染性疾病,然后故意掩盖其存在并向公众隐瞒,那么他们显然将面临刑事和民事责任责任。

她继续说:「为什么地方政府或国家政府会有所不同?显然,中共签署了条约,并根据国际法有义务报告该病毒而不予以掩盖。」「中共不但没有引起国际上的警惕,更试图将其隐藏在世界范围之外,这是应该要被究责的。」

诉讼已经开始。

3月19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伯曼法律集团(Berman Law Group)对中共提起了集体诉讼,称其政府未能报告该疾病,随后迅速采取措施遏制了该疾病,从而创造了「巨培养皿」。

投诉称:「中共和其他被告知道COVID-19是危险的,能够引起大流行,但行动迟缓,众所周知,把他们的头埋在沙子里,和/或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掩盖它。」「被告的行为已经造成并将继续造成人身伤害、死亡和其他损害。」

英国南汉普顿大学本月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中共当局比他们实际所做的提前三周采取行动,则病原体的地理扩散将大大减少,病例数将减少95%。

位于纽约的戴蒙·麦卡锡律师事务所的国际争议专家兼合伙人朱利娅·阿比斯曼(Juliya Arbisman)指出,根据国际法,尤其是贸易法,国际法对国家和个人投资者针对国家的主张存在广泛的可能性。

她说:「这些可能归结为预先存在的法律机制处理这类现代问题的能力。」「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案例,一些国家坚持要求中国履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规定的义务,阻止人们从事濒危物种的交易和食用,这很可能证明了武汉肺炎受感染的人。」

人们认为,武汉肺炎是从中国武汉的海鲜批发市场中诞生的,那里监管不善的活畜市场与非法的野生动植物贸易混在一起,为病毒从动物宿主变为人类的环境创造了环境。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提到受到审查的医生时声称,北京初期的隐瞒活动「使世界社会付出了两个月的时间」,并加剧了国际影响。此外,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领先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将其称为「人类历史上最糟糕的掩盖案之一」。

「国际卫生条例(IHR)是应防止国内突发公共事件成为国际问题的规则。该全球卫生法要求成员国将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通知世界卫生组织。」美国企业协会(AEI)的国际法和国家安全专家艾瓦纳·斯特拉德纳(Ivana Stradner)表示。「中共延迟报告疫情违反了国际法。」

从她的角度来看,美国各州可以在国际法庭起诉中共,以违反其根据《国际卫生条例》报告武汉肺炎爆发的义务。

斯特拉德纳继续说:「中共的行为是对全球安全的威胁,违反了《联合国宪章》第七章,该章授权联合国安理会采取行动,以维持或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各州,特别是美国政府,可以通过采用自卫原则来应对武汉肺炎的爆发。」

加拿大国际人权,难民和移民律师戴维·马塔斯(David Matas)被任命为参加联合国设立国际刑事法院会议的加拿大代表团成员,他强调说,中国作为缔约国此外还要遵守《生物武器公约》。

「《公约》第一条规定,本《公约》的每一缔约国在任何情况下均绝不保留微生物或其他生物制剂或毒素,无论其来源或生产方法如何,其种类和数量均无预防,保护性理由。或其他和平目的。」他说。「我认为,不举报是违反《公约》的一种保留形式。美国也是该条约的缔约国。如果美国发现中国的行为违反了其根据《公约》规定产生的义务,美国可以向安全理事会提出申诉。」

迄今为止,美国和其他全球机构要求调查中国致命暴发的起源的请求已被北京驳回,北京坚决否认对这次暴发有任何不当或不当处理。

莱特纳进一步强调说,她认为这是「严重违反义务和习惯国际法的行为」,如果事实证明掩盖了事实,则有可能在国际法院提起诉讼。

「国际法院的建立是为那些认为自己受到严重伤害并有针对其他国家的诉讼因由的国家寻求赔偿的论坛。这将是一个政府不计后果地影响并严重伤害国家的典型案例。她说。「问题在于,中国将不得不同意由国际法院来审理此案,而由于如此之多的人员伤亡,数万亿美元的损失以及武汉肺炎造成的全球经济破坏,北京将永远不同意审理此案。」

联邦律师,佐治亚大学法学院教授蒂特斯·尼科尔斯(Titus Nichols)辩称,按照国际惯例,外国政府不受公民诉讼的影响。但是,根据1976年《外国主权豁免法》(FSIA),个别家庭有可能对中国政府提起诉讼。他说:「该法案是对外国主权者或其机构和工具提起诉讼的主要手段。」

但是,即使家庭成功了,并下达了经济赔偿令,要从中共获得赔款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国际律师事务所哈里斯·布里肯(Harris Bricken)的创始人丹·哈里斯(Dan Harris)断言:「起诉处理武汉肺炎之类的政府,在世界上几乎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是一场成功的诉讼。」「中共政府在中国境外没有太多资产,法院也不会让你在中国追求中共政府资产。」

(编译:王明真)

(责任编辑:姜启明)

(文章来源:新三才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